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76章 日出

第576章 日出

    紅日照遍了東方,自由之神在縱情歌唱。

    看吧,千山萬壑,鐵壁銅牆。

    老子的隊伍才開張,就有十七八條船,好幾千桿槍。

    艦隊已經出發,自奎爾丹納斯沿著海岸線往南,從洛丹米爾河入海口逆流而上,途徑洛丹倫城以及達拉然最後抵達奧特蘭克。

    雖然會引起沿途諸國的猜測,但是誰也不會去干涉奎爾薩拉斯的行為。

    因為除了卡洛斯,其他人根本猜不到阿納斯塔里安這是想干什麼。

    光芒萬丈的高等精靈,自然高人一等。

    在真相浮出水面之前,卡洛斯只要不走出船艙,誰又能猜到奧特蘭克的國王此刻正在銀月城的戰艦上。

    狐假虎威,不過如此。

    至少卡洛斯心里有數,在自己取回權勢之前,自己還不是老虎。

    強國之路與強者之路步調一致。

    奧特蘭克獨特的地形天然如此,自己還是聯盟大元帥的時候,就積極的為王國謀劃著未來。

    安哈多爾如此,希爾布萊德亦是如此。

    失去的十年虧嗎?

    看角度吧。

    經過幾個月的時間沉澱,卡洛斯逐漸掌握了自己從麥迪文那里獲取的力量。

    雖然有諸多疑問,但是卡洛斯姑且認為是麥迪文給自己的。

    這力量毫無疑問的強大,如果瓦里瑪薩斯還敢站在卡洛斯面前,卡洛斯敢把它的天災之翼撕下來揉成側漏之翼;如果奈法利安敢問卡洛斯這一招叫什麼,卡洛斯不介意教授它什麼叫做宇宙cqc;如果希爾薇摩根再敢霸王硬上弓,卡洛斯已經無所畏懼……

    捫心自問,這力量不是苦修十年可以得到的。

    但是代價呢?

    得到了力,卡洛斯失去了勢。

    因為自己而凝聚的奧特蘭克精神,也隨著自己的失蹤而逐漸消散。

    希爾布萊德拓荒因為各方勢力的利益糾葛陷于停滯,安哈多爾的開發也因為老岳父的干涉而面目全非。

    卡洛斯在匯總情報之後,無奈的發現,自己與老爹無數個日夜規劃出的大奧特蘭克計劃,本質上已經破產。

    之前因為吉爾尼斯的存在,洛丹倫對于奧特蘭克還諸多忍讓,當吉爾尼斯退出聯盟開始閉關鎖國,奧特蘭克就成為了洛丹倫主要的猜忌對象。

    退出是不會退出的,聯盟這一輩子都不會退出的。

    與吉恩格雷邁恩不同,阿歷克斯巴羅夫作為奧特蘭克的真正掌權者,深刻的明白退出聯盟的後果,明白一時的爽快會帶來怎樣的後患無窮。

    而呆在由泰瑞納斯主導的聯盟內部,奧特蘭克又能有何作為?

    無。

    吉爾尼斯為何退出聯盟?

    主要原因有三個。

    論國力,吉爾尼斯與激流堡相差無幾;論財力,戰爭開始前拓荒銀松森林的政策消耗了吉爾尼斯人大量的積蓄;論戰損,作為堵住獸人北上的中堅力量,吉爾尼斯半數國土執行了焦土政策。

    從國內看,三大家族與格雷邁恩家族的爭權奪利削弱了吉爾尼斯的整體實力,原本就奉行孤立主義的吉爾尼斯人對于吉恩在聯盟內話語權的不足非常不滿,吉恩的統治基礎有動搖的跡象。

    從外部環境看,泰瑞納斯對于吉恩的明抬暗踩造成的後果就是吉爾尼斯的政治孤立。

    從經濟角度看,沒有了戰後瓜分奧特蘭克的行動,各國相當于內部消化戰爭帶來的創傷,等于誰出力越多損失越大。這時候洛丹倫人多的優勢就被無限放大。

    在這種情況下,泰瑞納斯復興暴風城、修建守望堡以及關押獸人大建看守所的行動,就成為了壓垮格雷邁恩的三根稻草。

    要繼續爭奪聯盟話語權,就必須出錢出力,然而對于經歷了第二次獸人入侵這樣一場無利可圖的戰爭後,已經動搖了國內基礎的吉爾尼斯拿什麼和狗大戶米奈希爾家族爭?

    退出,可能是最好的選擇。

    那麼巴羅夫家族呢?

    又能好到哪里去。

    硬扛著罷了。

    僅僅是修建守望堡,各國抽調的資金就是一大筆錢,再加上獸人的安置問題……

    哪怕兩次大清洗,也阻擋不住野心家如同韭菜一般一茬又一茬的生長。

    被高山和湖泊切割成南北貫通的長條形狀,從凱爾達隆到安哈多爾再經過奧特蘭克城最後至南海鎮,因為開發希爾布萊德的計劃受挫,巴羅夫家族根本無法有效掌控希爾布萊德,卡洛斯曾經預想的新都城現在影兒都沒有一個,反倒是隨著生產的恢復,奧特蘭克城的重要性愈發凸顯。

    畢竟凱爾達隆那地形,卡洛斯從小居住的湖心堡更是阿拉希帝國時代就是作為重要的要塞存在,雖然易守難攻卻並不適合作為大規模墾荒的場所,還是作為夏季避暑的觀光聖地存在吧。

    安哈多爾雖然適合開拓,但是西面無險可守,與洛丹倫王國一但交惡,一日可下。

    經過第二次獸人戰爭後,奧特蘭克從當年的邊緣城市變成了溝通南北的重要樞紐。

    這個變化也逼得阿歷克斯巴羅夫在聯盟內部變得愈發保守,除了沒有退出聯盟,國策上與吉爾尼斯相似度越來越高。

    因為發不起安家費的大哥,總會被小弟說對不起。

    大哥對不起,你擋了我的路。

    十年時間,雖然不至于人們遺忘偉大的騎士王,但是奧特蘭克國內,那些別有用心的家伙已經開始串聯。

    畢竟,當年用來交換布瑞爾的安哈多爾是一大片荒蕪的沼澤地,是泰瑞納斯用來卡凱爾達隆與奧特蘭克城通路的卡子。而現在的安哈多爾每年產出的糧食價值五十萬枚金幣。

    而安哈多爾的所有權,名義上是卡洛斯與嘉麗雅共有。

    畢竟,當年的希爾布萊德地契爭奪戰,巴羅夫家族雖然沒有勝出,卻也沒有輸,至少中南部的大片土地,實質上歸奧特蘭克所有。

    失去卡洛斯的奧特蘭克看似孱弱,卻有著超過十萬的常備軍,已經豐厚的“遺產”。

    明眼人都知道,吉爾尼斯實質上是被泰瑞納斯逼走的,短時間內再逼迫奧特蘭克,會造成極為惡劣的影響,所以洛丹倫睿智的主宰者選擇了暗地里使絆子。

    畢竟時間站在他這一邊。

    洛丹倫王國的縱容,加劇了奧特蘭克國內的動蕩,阿歷克斯巴羅夫已經整整七年沒有離開過奧特蘭克城了。

    因為他害怕自己前腳離開奧特蘭克城,奧特蘭克後腳就會分裂。

    一個動亂的奧特蘭克,非常符合詛咒教派的胃口,在政治陰謀家與宗教瘋子的握手言和下,甚至還有黑鐵矮人和巨龍的影子。

    槍打出頭鳥,你卡洛斯當年鬧得歡,現在慢慢拉清單。

    各方勢力角逐奧特蘭克的結果,就是奧特蘭克城的動蕩不安。

    哪怕名義上十萬大軍也鎮壓不了的動蕩不安。

    卡洛斯沒有多余的精力和這些跳梁小丑玩什麼排排坐吃果果的政治游戲。

    他回來了,就是要一掃這奧特蘭克的烏煙瘴氣。

    所以,兵臨城下再說。

    怎麼能給詛咒教派的家伙打怪升級的機會?

    我卡洛斯曾經的小弟要殺也是自己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