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78章 浮夸

第578章 浮夸

    什麼是對,什麼是錯,總逃不開成敗功過。

    克羅米的身體已經處于崩潰邊緣,與不可視之物的戰斗直接損毀了它存在的根源。

    但是它並不後悔。

    艾澤拉斯的文明從起源到現在,不過三萬余年。

    雖然克羅米沒有讀過道德經,說不出無名萬物之始有名萬物之母這樣高度精煉的語言,但是對于這其中的本質,卻是用身體去感受過。

    所有的物質形態生命,都有其天生的缺陷,這是物質的本質決定的,稱其根源也好,原罪也罷,都沒問題。

    就好比鋼鐵雖然堅硬,卻怕氧化,樹木雖然繁茂,卻怕野火。

    正因為做不到全知全能,所有所有的有形生命都是經驗主義者,只能從已知去推測未知。

    最經典的例子,盲人摸象。

    對于無法理解的事物,只能用能夠理解的事物去變形想象。

    這當然是非常棒的想法,非常秒的方法,是認識世界的重要訣竅。

    但是那只是“你”認為你理解的事物,而並非事物本身。

    所以克羅米無法用語言告訴告訴卡洛斯自己到底發現了什麼,想要告訴他什麼。

    因為卡洛斯根本理解不了。

    原本卡洛斯應該能理解的,這正是他的特殊之處。

    克羅米沉思過後,小心翼翼的抬頭仰望天空,似乎明白了什麼。

    能夠做到這種程度的,只有……

    而能夠與之對抗的,艾澤拉斯這顆星球上只有上古之神。

    想要告訴卡洛斯真相,只能通過上古之神的低語。

    所以哪怕明知前方是萬丈深淵,克羅米也跳的義無反顧。

    在知道了真相之後,生死早已無足輕重。

    我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你的身上了。

    此刻的克羅米,雖然存在的根源幾乎被摧毀,但是能力卻強大到超脫了青銅龍的設定。

    比如,它直接從命運的層次影響了耐薩里奧的心智,令他從假死潛伏的深岩之洲冒險來到了奧特蘭克。

    燃燒理智的最後一次嘗試。

    奎爾薩拉斯的艦隊已經準備就緒,卡洛斯招募的軍隊也就是各就各位,兩千巨魔早在一個月前就接到命令穿越了奧特蘭克山脈前來匯合。

    而城外關鍵位置的守軍也接到了攝政大公爵嚴守駐地的命令。

    在霧氣彌漫的清晨,奧特蘭克的王做好了攻打自己都城的準備。

    “父親?您怎麼!!!”

    奈法利安驚詫異常的看著推開自己房間大門的那個男人,說不出話。

    不管奈法利安還是耐薩里奧,都不是以德報怨的爛好人,卡洛斯在當初黑石山之戰干了什麼,十多年的時間足夠黑龍軍團查驗清楚。

    而失去了國王的奧特蘭克,正是黑龍眼中一塊美味的蛋糕。

    或者說,正是因為卡洛斯的失蹤,才使得黑龍軍團沒有直接對奧特蘭克這個人類國度進行武力報復,而是設法滲透利用。

    負責這一切的,正是黑龍王子奈法利安。

    所以對于父親的到來,黑龍王子驚詫異常。

    “那個卡洛斯巴羅夫回來了。”

    耐薩里奧輕描淡寫的說道。

    “需要召集軍團嗎?”

    奈法利安畏懼于父親的威勢,小心的詢問。

    幾年時間而已,父親愈發的強大了。

    曾經妄想超越父親耐薩里奧的黑龍王子越是進步,越是發現自己與父親的差距。

    那是不可逾越的高山大海。

    “不用,你自己應對就好,我這次來,只是想看看,不要暴露我的存在。”

    說完,耐薩里奧坐在了之前只屬于兒子奈法利安的座位上,一動不動如同雕塑。

    奈法利安見父親沒有更多吩咐,就離開了“自己”的房間。

    一定有什麼自己不知道的事情發生了,得去探查一番。

    奈法利安這麼想著,直接利用魔法幻化了衣冠,前往了王宮。

    守衛王宮的士兵們恭敬的立正站好,斧柄頓地,盔甲與武器同時發出清脆的聲響,向當前熾手可熱的議政大臣普瑞斯托伯爵行禮。

    黑龍之王耐薩里奧精通魅惑法術,他的魅惑法術對于凡人物種效果好到近乎人格修正的程度。

    作為黑龍之王的長子,奈法利安同樣精通魅惑法術,雖然沒有自己的父親那樣夸張,但是一樣效果拔群。

    至少整個奧特蘭克沒有人對普瑞斯托這個形式感到奇怪。

    哪怕是從自己兒子那里知曉了“普瑞斯托家族等同于黑龍”的阿歷克斯巴羅夫攝政大公爵。

    “維克多,這麼早求見,有什麼事情嗎?”

    攝政大公爵的眼中充滿血絲,頭發泛著油膩,很明顯一夜未眠。

    “城中的氛圍有些不太對勁。”

    “你听到了什麼風聲嗎?”

    對于奈法利安的說法,阿歷克斯反問道。

    老東西!

    奈法利安強忍住放翻隱藏于暗處的幾個法師然後直接對阿歷克斯巴羅夫進行洗腦的沖動,思索片刻後回答。

    “那些貴族不太安分。”

    “沒有關系,汝的忠誠我看到了,會如實稟報的。”

    說著,阿歷克斯推開窗戶,遠眺著霧氣彌漫的睡眠,只留給奈法利安一個背影。

    如實稟報?

    卡洛斯巴羅夫已經秘密返回奧特蘭克了?

    奈法利安思索著自己父親沒頭沒尾的話語,思考著這其中隱藏著什麼深層次的含義。

    同一時間,提里奧弗丁率領著提前上岸的先頭部隊已經完成了對港口碼頭的封鎖控制,耐心等待著運兵船的到來。

    同一時刻,克羅米拖著行將消散的身體來到耐薩里奧面前。

    “我知道青銅龍里出了個小瘋子,卻沒有想到你會這麼瘋。”

    耐薩里奧饒有趣味的看著克羅米說道,他能看出克羅米現在的狀況。

    “你是對的,但是做錯了。”

    克羅米說著,掏出了自己的心髒遞到了耐薩里奧面前。

    “我知道你看過一萬年後的未來,我也看了。偉大的黑龍之王,你是對的。”

    失去心髒後,克羅米身體崩潰的速度更快了。

    而听到這里,耐薩里奧收斂了嘴角的嘲笑。

    “但是如果繼續往後看,你就明白,你錯了。”

    說完,克羅米如同砂石一般風化消散,只留下一顆微弱跳動著的巨龍之心。

    耐薩里奧對眼前這一出感到困惑,下意識的握住了即將墜地的巨龍之心,然後閱讀了克羅米殘留其中想要自己觀看的畫面。

    “啊~~~~~~~~~~”

    耐薩里奧強忍住了爆發的沖動。

    “克羅米你算計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