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80章 天國再會

第580章 天國再會

    阻止了手下人跟進,卡洛斯一個人踏進舊屋。

    與外表的斑駁破損不同,進入大門後,並沒有那種久無人居的霉朽氣味。

    當推開主臥室的門,靜止的時空和失控的重力無不訴說著這是青銅龍的手筆。

    是誰?

    是克羅米。

    用 眼子想也不會是其他人。

    它想要干嘛?

    引我到這里來,卻不見蹤跡,這撇犢子玩意兒想要干嘛?

    卡洛斯按耐下內心的煩躁,開始檢查環境。

    沒有。

    正常。

    還是沒有。

    一切如常。

    這就是個被丟棄的藏身之所?

    卡洛斯仔細的搜尋過後,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但是這本身就是最大的異常。

    費那麼大工夫把自己引過來,就是為了說那三個字嗎?

    逗你玩!!!

    不可能的,克羅米搞事的外在行動下,無不是隱藏著深層次的原因,單純的搞事,這不是它的風格。

    所以一定有什麼自己沒有發現的。

    卡洛斯心念一閃,身形疾動,將之前懸浮半空之物全部歸位,然後力量發作,將這些雜物全部拉到地上,接著查看他們的形狀是否象征隱喻著什麼。

    其結果是……想多了。

    難道還要考慮空氣阻力和體積踫撞?

    今非昔比的卡洛斯已經擁有這種力量,也就不介意燒燒腦子再來一次。

    其結果是……想太多了。

    深吸一口氣,卡洛斯矗立原地,思索著自己的解題方式是否出了問題。

    終于,卡洛斯想到了一個可能。

    克羅米不會是使用逆向思維把我困在這了吧?

    被禁錮的時光,房間之外,時間的流速可是正常的!

    卡洛斯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離開了這里,卻沒有任何異常發生,自己的手下們轉過身看著他,眼中是探尋的意味。

    “如果有人尋來,放他進來,不用刻意阻攔。”

    卡洛斯吩咐一聲,再次進入充滿謎題的房間。

    好像又猜錯了。

    克羅米到底想告訴我什麼?

    經過幾個月的時間,卡洛斯對于現在的自己到底有幾分實力,心里已經有了數,能夠令自己如此在意的事情,一定不是小事情,所以他寧願在決戰前夕冒險進入奧特蘭克城,也一定要搞清楚。

    就在卡洛斯沉迷于解密游戲的同時,奈法利安已經發作了。

    帶頭沖鋒從來不是他的風格,煽動混亂才是智者的選擇。

    阿歷克斯巴羅夫攝政大公爵看上去是個溫文儒雅的長者,卻從來不是個見不得血的老好人。

    從他將自己掌控的勢力以及所有巴羅夫家族的死忠全部召集到王宮就可見一二。

    緊緊關閉的王宮大門仿佛在告訴那些野心家,去鬧吧,去跳吧,不必理會我。

    當初的王師已經不可查,卡洛斯聯盟大元帥的身份也足以鎮壓下不和諧的雜音。但是在他失蹤之後,試圖為艾登翻案的人也不再少數。

    畢竟開了個壞頭,巴羅夫家族用血與刀換來的王冠告訴了其他人,原來王位是可以這樣得來的。

    那些淺薄的家伙看不到聯盟的整體形勢,看不懂泰瑞納斯的想法,只知道吾可取而代之。在詛咒教派以及黑龍軍團的慫恿下,奧特蘭克看似平靜的政壇,實際上處處都是火藥桶。

    黑龍軍團是那種吃了虧就認慫的組織嗎?

    在查清事件起末後,奈法利安就開始著手報復行動,對于奧特蘭克的滲透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原本,黑龍王子是準備給這個渺小王國降下毀滅的烈焰,但是在滲透中,奈法利安詫異的發現卡洛斯仇人是真的多,小小一座奧特蘭克城至少四分之一人口都是居心叵測者。

    這就有意思了。

    于是,奈法利安親自參與了這場游戲。

    一場誰將成為最終贏家的游戲。

    那還用問?

    當然是我!

    所以奈法利安第一個鼓動的,便是那些詛咒教派的支持者。

    那是些對神秘力量充滿向往的痴愚之人,自以為是的相信著會帶領他們進行“升華”。

    雖然愚蠢,卻很好煽動,卡洛斯聖騎士的身份就足以令這些家伙寢食難安。

    于是,在提里奧弗丁的隊伍剛剛抵達斯坦恩布萊德,距離奧特蘭克城還有幾個小時的路程時,他們已經開始上躥下跳。

    奈何阿歷克斯巴羅夫這根老姜是真的辣。

    不管如何應對,都是有利有弊有得有失的措施,結果攝政大公爵采用了最鐵血的舉措。

    放任不管。

    因為不管他做什麼,都會被針對利用,索性就什麼也不做。

    管他多少無辜平民會因為這場騷動而受傷死亡。

    管他多少貴族老爺會因為國王的歸來家破人亡。

    阿歷克斯巴羅夫在關上王宮大門那一刻,就將舞台讓給了這些野心家。

    奈法利安忍不住稱贊他,作為人類,真是非常棒啊。

    唯一的問題是,放棄了主動權,等于將所有的勝算都壓到了自己的兒子身上。

    如果卡洛斯巴羅夫以及他的軍隊輸了怎麼辦?

    在鼓動著別有居心的家伙們上下串聯,爭取著軍隊的支持時,奈法利安將自己的殺招,放在了卡洛斯身上。

    區區一個人類,何必如此費心費力?

    精神不朽,從身體上毀滅他就好了。

    精通刺殺之道的暗影龍人早已出發。

    並沒有將卡洛斯的反攻倒算當做一回事兒,奈法利安完全是為了得到父親的贊揚而裝作很忙碌的樣子。

    于是,天色漸亮,站在奧特蘭克城牆之上,已經可以隱約看到遠方的旗幟。

    奧特蘭克城內,屬于平民的區域一片死寂,連炊煙都欠缺幾縷,所有的房屋統統大門緊閉,窗戶被填堵沒有透出一絲光亮。而屬于貴族的居住區,車水馬龍,一片欣欣向榮的繁忙景象。

    “陛下在哪里?”

    畢竟奧特蘭克名義上有十萬軍隊,卡洛斯從來沒有幻想過小貓三五只打著自己的旗號就可以兵不血刃的開城。

    所以在奎爾薩拉斯做客的時候,已經有密使帶著他的書信去聯系奧特蘭克的實權將軍們了。

    當伊米爾急急忙忙的感到提里奧弗丁面前的時候,第一句話問的便是這個問題。

    然而提里奧弗丁只能回答他︰無可奉告。

    “提里奧閣下,你要明白,如果這是個騙局,你將死無葬身之地!”

    發出這樣的威脅後,奧特蘭克的騎兵大將離開了指揮大帳。

    同樣的疑問,從許多不同的人口中問出,提里奧弗丁也有些招架不住。

    按照計劃,許多卡洛斯的支持者如約而至,但是作為這支軍隊的絕對核心,卡洛斯卻玩起了神秘。

    “提里奧,你說卡洛斯到底在想什麼?”

    “我大概可以明白一點,他並不是十分的信任這些人。但是我好奇的是,他的信心從何而來。奧特蘭克的守軍在兩萬以上,如果不依靠這些如約而至的人馬,光靠我們兩三千人,別說攻城了,能不能活著離開奧特蘭克山脈都是個問題。”

    提里奧弗丁小聲的對賽丹達索漢說道。

    “何況,安哈多爾的守軍…你懂的。”

    “哎,我們只能相信卡洛斯啊。”

    無論卡洛斯又或是他的反對者們,都將自己的底牌藏在了層層黑幕之下。

    而卡洛斯,在數學無法解答自己的疑惑時,果斷的選擇了玄學。

    進入冥想狀態,卡洛斯向無所不能的聖光尋求答案。

    奧特蘭克城外,第一波刺殺如約而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