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81章 對不起,你是個好人

第581章 對不起,你是個好人

    魔法世界千千萬,艾澤拉斯單獨算。

    為什麼?

    因為這是一個低文明的高魔世界。

    這是一個閃耀著人性光輝又擁有真實神靈的世界。

    這個世界擁有著永恆之井和世界樹,隔壁軍團大佬都饞哭了。

    這個“獨一無二”的世界如此美好,難道不值得我們付出生命去捍衛去保護嗎?

    突然,卡洛斯似乎想到了什麼。

    出發點。

    自己是什麼時候忘記了最初的夢想?

    自己是什麼時候變成了“別人”眼中的英雄?

    自己究竟是為了什麼而戰?

    克羅米留下的這個小小的房間里,卡洛斯絞盡腦汁也沒有發現什麼有價值的線索,于是他將注意力放在了房間本身。

    在這個被切割出現實世界獨立于時間流之外的小小碎片里,卡洛斯暫時中斷了與世界的聯系。

    于是,他突然發現了。

    自己變成了那種為了別人的期待而活的人。

    一個可怕的念頭差點擊穿卡洛斯的心理防線————我被人格修正了。

    這是比記憶編織更可怕的玩意兒。

    拿瓦里安說事兒,被奧妮克希亞俘虜後,瓦里安烏瑞恩被黑龍公主洗腦,卻意外的被分離成人格沖突的兩個人,各自擁有一部分記憶。從此,普瑞斯托女伯爵掌控了暴風城的政權。

    這其中涉及的魔法便是記憶編織,通過修改記憶而改變一個人。

    而人格修正則更進一步,也更可怕。

    說好的春夏秋冬盡享人間繁華呢?

    什麼時候開始,自己從一個為家人而活,為自己而戰的低俗穿越者變成了一個艾澤拉斯的崇高戰士?

    並非說這樣的轉變不好,只是卡洛斯在這個過程中完全回憶不起自己的心路歷程。

    沒有一絲猶豫,也沒有一點點掙扎。

    簡直就是理所當然的。

    就仿佛自己時常調侃的大宇宙意志要你這麼做。

    克羅米留下這麼一小片空間碎片,就是想要我發現這個嗎?

    鬼知道啊!

    條件不足,什麼都無法確定,但是卡洛斯已經一背的冷汗。

    這其中的驚恐在于對自我的否認。

    我做出的決定真的是我自願做出的嗎?

    我,是為了自己而活嗎?

    甚至說,這個房間其實本身就是一個陷阱,為了擾亂我的心智。

    一門之隔,外面戰爭一觸即發,自己掌控著數萬人的生死,卡洛斯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準備最後進行一次冥想。

    在他探究神秘的時候,提里奧弗丁等人卻遭遇了巨大的危機。

    來自暗影之刃的暗殺。

    奧特蘭克城理論上的城防力量足夠碾壓卡洛斯潦草拉扯起的軍隊。

    但是理論終究只是理論,各方勢力本身就面和心不和,借助奎爾薩拉斯的艦隊,卡洛斯成功的隱藏了自己的戰略目的,根本沒有給自己的反對者媾和的時間,所以才會出現現在幾千人壓迫的幾萬人喘不過氣的情況。

    因為卡洛斯的軍隊知道自己該听命于誰,而奧特蘭克城內思緒一片混亂。

    這時候,暗殺成為了所有人的第一選擇。

    不管是真是假,只要“卡洛斯”死了,那麼問題就解決了。

    很簡明扼要的想法不是嗎,我解決不了問題,就殺死問題本身。

    于是,提里奧弗丁等人便有些狼狽不堪。

    茶水里有毒,影子里有刀,侍從被龍人替換,別有用心的加入者帶領軍隊嘩變。

    一時間,卡洛斯陣營一股子藥丸的景象。

    到處都是撕心裂肺的喊叫,火光拌雜著鮮血淋灕,似乎已是窮途末路。

    提里奧弗丁一記聖光友情破顏拳將隱藏在自己影子里的刺客狗頭錘爆,然後提著大劍離開了大帳。

    惱怒的同時,他也有些釋然,因為這場突如其來的騷亂證明了卡洛斯說的是真的。

    拉扯起這支軍隊,固然是對卡洛斯的信任,很多人也是疑惑和猜忌的。

    獸人都打跑了,哪里還有什麼敵人?

    許多人面上不說,私下卻把這一次的行動當成了奧特蘭克內部的爭權奪勢。

    但是暗影中的敵人來襲,證明了一件事。

    那就是卡洛斯口中妄圖顛覆聯盟的敵人是真實存在的。

    透過現象看本質,那些嘶嚎和暗殺嚇不倒經歷過戰火的老兵。

    你們以為我是誰?

    我可是提里奧弗丁!

    卡洛斯把軍隊交給我,不是讓你們用來顯威風的!!!

    賽丹達索漢已經帶人去鎮壓叛亂的部隊,提里奧弗丁正面迎上體型高大的龍人,沖上去就是一招跳劈。

    制造混亂的手段不外乎瞎g8叫和放火投毒這些招式,提里奧弗丁光是听聲音就知道來襲的敵人只是虛張聲勢,人數並不算多。

    所以,他準備肅清叛亂。

    “將軍,騎兵叛變了,達索漢指揮官陷入了包圍!”

    嗯?

    提里奧被一聲傷痕的傳令兵咋咋呼呼的嘶喊震了一驚。

    然後本能的感到不對。

    不是對于伊米爾的叛變感到好奇,而是那一聲將軍。

    因為自己被白銀之手除名,也失去了壁爐谷領主的頭餃,隊伍中的其他人都稱呼自己聖騎士閣下或者弗丁大人。

    將軍……

    心有所感,提里奧裝作驚慌的模樣走到傳令兵面前。

    “什麼情況,說清楚!”

    但是傳令兵看上去已經奄奄一息,示意提里奧把耳朵湊過去。

    弗丁照做了。

    于是,當提里奧弗丁握住偽裝成傳令兵的龍人手腕時,龍人的利爪離他的心髒只有不到一厘米的距離。

    “狂妄!”

    弗丁扭轉劍柄,用平衡錘一下又一下的砸在龍人的臉上,將暗殺者砸出春暖花開的特效,深深的震懾了周圍的人。

    “聖光在上!”

    弗丁松開武器高高的舉起雙手,潔白的光束直上雲霄,在巨大的沖擊之後,龍人的變形術被破解,暗影力量的使用者被染上聖光的印記。

    “肅清作亂者!”

    提里奧弗丁第一次使用這個法術,消耗有些大,強撐著氣場發出了必殺的指令。

    這是卡洛斯開發出的聖光法術,對于暗影的使用者效果拔群,在明確敵人是誰之後,混亂得到遏制,剩下的就是殺的事兒。

    提里奧弗丁沒有辜負卡洛斯的信任,以自己敏銳的洞察力和高強的實力穩定了軍心。

    而卡洛斯依然深陷謎題,沒有找到答案。

    此時,天快亮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