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83章 事故會

第583章 事故會

    nbsp; 刺殺,一波接著一波,然而一波不如一波。

    也不難理解,畢竟暗殺這種事情不講究個三局兩勝田忌賽馬,就是個一錘子買賣。最強的最厲害的第一批已經被老佛爺跳劈了,剩下的都是些不死心的家伙來踫運氣。

    但是架不住煩躁啊。

    出城是不可能出城的,這輩子都不可能出城的,攝政大公爵都還在王宮花天酒地,我們領什麼兵出什麼戰。

    原本還因為卡洛斯激進的戰術而憂心忡忡的提里奧.弗丁在發現城牆上的守軍甚至不敢搭弓射箭壓制挖壕溝的民夫後,終于發現自己的淺薄了。

    這奧特蘭克自有國情,哪里需要自己這個前壁爐堡小領主去猜人心。

    可能在奧特蘭克城物資告急之前,戰爭的態勢都會是這樣一種操蛋的現狀吧。

    城里的人听著,你們二十萬人被我們四千大軍包圍了!

    在這場重心並不在戰場上的戰爭里,提里奧.弗丁決定放棄思考,就按著卡洛斯的吩咐來吧。

    這它娘打的什麼仗,我怎麼就看不懂了啊!

    對于奧特蘭克城這座大型要塞式的城市,封鎖了唯一的大門,就等于封鎖住了整座城市。但是這種要塞式的城市,唯一的大門都是極端堅固的,比如鐵爐堡。

    正因為預計打不下來,所以卡洛斯才向奎爾多雷精靈借艦隊,準備從海上方向玩奇襲。

    但是……

    但是……

    海上沒有一點動靜,城門已經被我給封鎖了。

    老夫打仗少,你們不要陰我。

    提里奧.弗丁因為壓力太大,已經游走在自閉的邊緣。

    若把城外卡洛斯的軍隊叫做國王軍,那麼城內的王國軍的動向則更加的詭異。

    負責城防的膽戰心驚,瘋狂呼叫增援,卻得不到回應;負責城內巡防的被嚴令不許出營,等待命令;貴族們的私兵不見蹤影;捍衛王宮的大門緊緊關閉。

    甚至城內的老百姓都不知道究竟是什麼人打過來了。

    這打的什麼仗啊,別說提里奧.弗丁看不懂,阿歷克斯.巴羅夫也沒看懂。

    自己兒子在玩什麼ど蛾子,現在攻破城門守住城門順著中央大道一路閱兵一樣的推到王宮,自己大門一開,吧啦吧啦的宣揚一番只除叛逆不傷無辜……

    這不就結束了嗎?

    人呢。

    數月的密謀策劃,事到臨頭,最該登高一呼的那個人哪兒去了?

    不光是期待著卡洛斯回歸的人們在困惑,奈法利安以及那些等待著高呼“偽王”的野心家們也在疑惑。

    我十八般陰招千萬個屎盆子都準備好了,你人呢?

    卡洛斯人哪兒去了?

    當然是在和大佬談人生。

    卡洛斯看不透耐薩里奧的真實狀況,不知道克羅米陰了大表哥一手,只當自己轉角遇偶像,你問他感不感動?

    當然是不敢動。

    耐薩里奧倒是看透了卡洛斯的底細,然而奇異的血脈悸動加上自己糟糕的狀態,耐薩里奧更是不敢動手,被打死在這就搞笑了。底氣不足的黑龍之王也就沒有實用壓迫恐嚇的手段,難得的懷柔起來。

    因為時光小屋隔絕于世界之外,哪怕外面已經開戰,卡洛斯與耐薩里奧依然談笑風生在克羅米的算計之下。

    “神之血?听起來好厲害的樣子。”

    听到卡洛斯的感慨,耐薩里奧反而露出了苦笑。

    不過大表哥就是大表哥,其他人苦笑都是很苦逼的模樣,他依然風華萬代。

    “神之血,源初之血,是恩賜,也是原罪啊。你知道人類的起源嗎?”

    知道啊!

    “不知道。”

    卡洛斯唯心的回答。

    “帝國的記載最早是起源于阿拉希,但是能和神扯上關系,想來您準備告訴我的肯定不是索拉丁大帝的風流史吧。”

    耐薩里奧忍不住又笑了笑,套我話是吧,遂了你的願。

    “你知道我們的世界,有幾種神嗎?”

    問完這一句,耐薩里奧並沒有接著說下去,卡洛斯只能開動腦筋答話了。

    不能亂說話啊,一言不合,怕是今天走不出這個房間了。

    “半神和真神?”

    听到卡洛斯的回答,耐薩里奧不屑的啐了一口。

    “半神、真神和loa神?”

    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耐薩里奧認為自己已經知道了卡洛斯的學識,也就不再賣關子。

    “我們的世界,神分為三種,第一種名為造物主,是他們創造了我們的世界。第二種,是為古神,雖然……”

    想了想,耐薩里奧略過了這個雖然沒有細說。

    “第三種,名叫艾露恩。”

    “這個我知道,月神!”

    卡洛斯本著小不忍則賣大萌的理念,裝萌新接話。

    然而耐薩里奧根本沒理他。

    “造物主不是一個人,或者說一個神,它們是名為泰坦的種族。古神,年代久遠,流傳的記載不多。而艾露恩,不僅僅是你口中的月神那麼簡單。”

    這個用真話騙人的老騙子,有點干貨啊。

    卡洛斯露出了好奇的表情。

    “看你的氣質,也是出生大富之家,應該听說過天崩地裂吧?”

    耐薩里奧這句話一出口,卡洛斯就開始瘋狂腦補了。

    我tmd都自報姓名卡洛斯.巴羅夫了,你現在這人設是幾個意思,裝隱士高人神秘老爺爺?沒認出我,我不信的啊!但是這是幾個意思,不打算動粗的?還是等著我自報身份順勢拿下?真的沒有認出來套我話,我不信的啊!

    南無加特林菩薩在上,卡洛斯的大腦何止一息三千六百轉,簡直快趕上天河9號了,剎那之間,預演了諸多可能性,然而他面對的是龍,是龍王,是耐薩里奧,是艾澤拉斯史上最強生物,根本猜不透啊。

    于是本著小心無大錯的原則,回答道。

    “听說過,好像什麼炸了,炸出現在的世界。”

    耐薩里奧沒有想到自己會听到如此的粗鄙之言,作為大地的守護者,永恆之井大爆炸對他來說和“親媽爆炸”並沒有本質區別,不過轉念一想,眼前的終究只是凡王,就忍住了發作的怒火。

    “你就當那是個神話故事好了,以那個事件為時間節點,艾露恩的行為明顯的出現偏差,也就是說艾露恩至少有兩個。”

    大佬,要不要這麼勁爆,你這已經屬于自爆了啊,這根本不是凡人所能了解的知識,至少麥迪文都不知道,我要怎麼接話啊!

    雖然很在意,但是我感覺你下一刻就要動手了啊,我該怎麼辦,在線等,急!

    卡洛斯的緊張引起了耐薩里奧的緊張,但是自己鋪墊了這麼久,話不說清楚不是白費勁嘛。

    耐薩里奧強壓下被卡洛斯刺激到的神經,佯裝無事發生的樣子繼續說下去。

    “你流淌著艾露恩的血脈。”

    瓦特哎呦說啥呢?

    我爹媽尚在,怎麼就和月神扯上關系了,你這是說我媽出軌?不對,艾露恩是女神,我爹……沒那本事啊!

    卡洛斯是真的被扯懵逼了。

    “屬于星神的艾露恩的血脈。”

    什麼星神,月亮是衛星不假,你們巨龍的記載是個什麼玩意兒?

    “用你能听懂的話講,就是大地母親。”

    卡洛斯差點一記跳劈砸耐薩里奧頭上,你說誰是牛頭人,還是你想代替大地母親忽悠著我?

    可惜他面對的是耐薩里奧,天然自帶听眾強制冷靜光環。

    卡洛斯只能在耐薩里奧說的都是真的這樣一個前提下去思考,得到的結論卻令他冷汗直流。

    曾經的艾澤拉斯有過一個“月神”艾露恩,永恆之井爆炸之後“月神”是死是活不知道,又多出一個“星神”艾露恩,她同時還是牛頭人口中的大地母親……這個“星神”代表的不是其他,正是艾澤拉斯這顆行星,艾露恩就是艾醬!

    這一聲大表哥……

    “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樣獲得的源初之血,但是很明顯,這絕不是家族遺傳,或者說人類就不可能遺傳到神之血。”

    耐薩里奧等了卡洛斯一小段時間思考消化自己的發言,然後繼續說道。

    “這是等同于根源的血脈,是最高的榮耀,也是苦難的起點。而你所說的半神,loa,不過一些大號的野獸,也好意思稱自己為神?荒謬。”

    對于耐薩里奧的不屑一顧,卡洛斯不知道說啥。

    上一個對半神對loa神看不上眼的光中之光此刻還在深海吃小龍蝦呢,對于人類而言,這些都是神啊。

    不過求生欲望極強的卡洛斯不準備反駁。

    “是榮耀,也是災厄,因為覬覦源初之血的存在太多了。”

    話說道這,便是迷之沉默,卡洛斯等著耐薩里奧繼續說下去,耐薩里奧則仿佛陷入回憶當中,一言不發。

    時間就如同定格一般。

    大約二十萬次心跳之後,耐薩里奧終于又開口了。

    “你的運氣很好,若不是源初之血……”

    話只說了一半,耐薩里奧轉身離開。

    “我們會再見的。”

    等耐薩里奧離開時光小屋,卡洛斯突然癱倒在地。

    這就是守護巨龍嗎?

    壓力實在太大了。

    “陛下?”

    見來客離開,守護在外的侍衛終于忍不住走進了房間。

    “什麼事?”

    卡洛斯緊繃的神經一時松懈下來,也顧不得形象了,躺著回應了侍衛的呼喚。

    “城外,已經行動了。”

    卡洛斯一驚,已經過了這麼長時間了嗎?

    “知道了。”

    從地上爬起來,奧特蘭克的王深呼吸兩口,將自己從神話的世界拖回現實,也離開了時間小屋,準備將戰斗進行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