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26章你距離傳奇只差一把火之高興的距離

第226章你距離傳奇只差一把火之高興的距離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白水河之戰,從戰果上看,聯盟統計陣亡者超過兩萬,六支主力兵團撤銷建制,僥幸逃生的士兵也幾乎精神崩潰,談論起當時的戰況就面露驚恐神色。

    從這一戰的結果上看,部落似乎已經不可阻擋了。

    如果不是烏瑟爾力挽狂瀾,聯盟簡直就顏面無存。

    作為泰瑞納斯的心腹死忠,烏瑟爾忠實的履行著自己的騎士之道。雖然平時手下也很恭敬的尊稱他為“烏瑟爾大人”,但是私下對他的非議也不少。

    死腦經,死板,刻薄,棺材臉。

    如果不是烏瑟爾能夠嚴于律己一視同仁,早就被士兵在背後打黑槍了。

    但是這一戰,在漫天流星的尖嘯轟鳴下,在狼騎兵伴著地獄火的沖擊下,在被絕望所籠罩的白水河畔,光明使者之名響徹群山。

    忘記了那一年的花開,忘記了那一年的無奈,唯有一片光明海。

    獻祭之焰配反魔法外殼,狂暴之力加高大體型,平均體重五噸以上的地獄火帶著無與倫比的威勢碾壓了聯盟的士兵。

    縱然有無畏的勇士舍身而上,但是被魔能浸透的岩石又豈是普通刀劍所能輕易摧毀得了的凡物?

    邪能之焰灼燒著勇士的身體,巨大的身軀摧毀著抵抗的意志,拖著巨大焰尾的地獄火不斷從天而降,大地在顫抖。

    已經有士兵絕望的扔掉武器跪地等死,口中痴痴的粘著母親或者愛人的名字,放棄了生的意志。

    是烏瑟爾,那個在其他人看來有些刻板教條的家伙,帶領著自己的弟子們迎了上去。

    “啊,是烏瑟爾啊,雖然查過我的崗,收過我的書,罰過我的餉,告過我的狀。其實還是個很不錯的家伙啊,他迎著夕陽奔跑的身影,讓我想起了逝去的青春。”

    不少人抱著這樣的想法看著烏瑟爾沖了出去。

    然而,預料中的被血肉橫飛沒有出現。想象中的英雄末路沒有出現,出現的是那一片光明海。

    如同大海般恢宏,如同太陽般光輝,名為烏瑟爾的聖騎士被聖光寵愛著。

    普通士兵拼盡全力,在被獻祭之焰燒焦之前也就能敲掉這些岩石怪物一層外皮。但是這些凶殘嗜血的地獄火在烏瑟爾面前。沒有一合之敵。

    邪能和聖光,作為混沌和秩序的究極力量體現,從宇宙誕生那一刻起便勢不兩立。

    如遇凡人而言如同天災一般的燃燒岩石怪,被烏瑟爾一錘接一錘的砸成碎片。

    雖然那時的烏瑟爾並不知道摧毀燃燒核心就能破壞地獄火,誕生聖騎士有自己的思維方式。

    既然找不到要害,就把你砸個粉碎。

    于是,洶涌而磅礡的聖光摧毀著所有妄圖砸扁了烏瑟爾的地獄火。

    雖然烏瑟爾帶給了所有人驚喜,但是聯盟的敗局已定,烏瑟爾的搏命反擊不過是給了大家一個逃命的機會。

    “撤退!”

    終于,軍團長們認識到事不可為。下達了撤退命令。

    但是獸人不是蠢貨,借著秘密武器帶來的震撼,瘋狂的配合著惡魔的力量收割著戰功。

    聯盟一方的撤退,僅僅比潰敗好那麼一丁點。

    因為烏瑟爾守護的那座橋梁,沒有任何獸人能夠通過。

    初春的白水河水流湍急,河水冰冷刺骨,試圖通過河流的地獄火統統被洶涌的河流帶走,堅硬的岩石皮膚也在劇烈的溫度變化下皸裂。

    簡單搭建的便橋不斷被獸人摧毀,無路可逃的人類士兵們試圖跳河逃生,然而他們並不比地獄火強到哪去。冰冷的水溫迅速帶走了他們的體溫,除了少數擅長水性的幸運兒,更多的跳水者無非掙扎過,然後沉沒。

    最後。越來越多的地獄火聚集在一起,試圖用數量湮沒烏瑟爾。

    獸人們遠遠的看著,他們尊敬強者,卻從不憐惜仇敵。

    在地獄火大軍蹣跚的步伐下,大地顫抖著。然後,在危難關頭。烏瑟爾回應了所有的期待者,直徑超過一千碼的超大規模神聖風暴洗禮了,亮瞎了獸人和地獄火的眼楮。

    如果地獄火有眼楮。

    烏瑟爾是抱著舍生取義的決斷戰斗的,但是,他活了下來。

    已經忘記了自己是怎麼撤出戰場的,但是那時高昂的斗志還殘留心中,讓他久久不能平靜。

    “烏瑟爾大人,洛薩元帥希望您盡快前往他的營帳。”

    傳令兵用最恭敬的語氣向烏瑟爾行禮並傳達了洛薩的命令。

    烏瑟爾用自己的行動完美的詮釋了自己的聖騎士之道,光明使者的稱號已經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明白了,我會盡快過去。”

    依然謙遜且禮貌的回應了傳令兵,烏瑟爾從懺悔冥想中醒來。

    仿佛打開了某扇門,烏瑟爾對聖光有了更深刻的領悟,更正了以前一些偏執的看法,整個人顯得更加的隨和而謙遜,無時無刻不在散發著耀眼的光輝。

    披上肩甲,帶上戰盔,烏瑟爾用最完美的姿態離開了自己的棲所。

    “烏瑟爾大人。”

    “是烏瑟爾大人。”

    “快看,是烏瑟爾大人。”

    一路上士兵們的尊崇和敬佩讓烏瑟爾感到自豪和驕傲的同時,也體會到了沉重的壓力。

    禮貌的回應了每一個士兵的問候,烏瑟爾來到了洛薩的營帳。

    “我們的英雄,我很抱歉,原本應該讓你得到更多的休息時間,但是聯盟需要你。你,準備好了嗎?”

    營帳內,加文拉德、賽丹.達索漢、提里奧.弗丁、穆拉丁.銅須、卡德加全部列席,奧蕾莉亞.風行者身邊還有兩個烏瑟爾從未見過的高等精靈在場。

    雖然不知道具體情況,烏瑟爾還是堅定的回應了洛薩的期待。

    “時刻準備著。”

    “很好,我們的英雄,很好,我的英雄們。”

    洛薩滿意的點了點頭。

    “白水河戰役的失敗,我們在五天內後撤了六十公里,但是這點距離遠遠不足以讓我們擺脫來自部落新武器的威脅。然而來自奎爾薩拉斯的盟友們為我們指引了正確的道路。地獄火,那種可怕的怪物並非不可匹敵的,它有著自己的弱點。”

    洛薩說完後。對著奧蕾莉亞點了點頭,然後奧蕾莉亞對自己右手邊的人使了個眼色。

    “在我們奎爾多雷精靈的古籍里,有對這種怪物的記載,這種名為地獄火的可怕怪物與其說是生物。不如說是一種擁有智能的兵器。描述它的書籍有厚厚的一本,我就不仔細和各位戰斗在最前線的英雄們贅述了,我就說點對你們有用的。首先,地獄火對于普通士兵來說太多危險,不裝備魔法防護裝備的話。燃燒的邪能火焰對士兵們是致命的。其次,事後我們用魔法檢查了戰場,沒有發現相應規模的空間震蕩現象,所以那種規模的地獄火不是直接從虛空中召喚來的。最後,多個白水河戰役的幸存者都在描述提到過,當時的天空中好像有個黑點。綜上所述,我們有理由相信獸人是提前準備好這些地獄火,然後再想辦法把這些怪物砸在了我們頭頂。”

    不知名的解說者說完後就退回了奧蕾莉婭身後。

    “我想大家都听明白了,召喚各位到這里來的理由只有一個,摧毀部落的發射場。距離部落的上一次進攻也有好幾天了。第二次地獄火攻勢迫在眉睫,但是我也準備好了足夠的火炮給那些家伙嘗嘗,想再復制一次白水河戰役,部落是痴心妄想。但是如果不解決部落的發射場,我們就只能一次又一次的被動挨打。所以,我需要你們,聯盟最強大的戰士們。我需要你們用最少的力量最快的速度去完成這個最危險的任務。”

    洛薩說完,雙腳立正,右手握拳,重重砸在左胸。行了個猛士禮。

    “拜托各位了。”

    “那麼洛薩元帥,部落的發射場在哪里。距離獸人的下一次進攻,時間越來越緊迫,我們可能沒有足夠的時間去排查。”

    烏瑟爾皺著眉頭問道。

    “自作聰明的獸人。哼。”

    洛薩不屑的說道。

    “他們以為自己掩飾的很完美,殊不知事出反常必有妖的道理。”

    洛薩讓出半個身位,示意所有人站過來。

    “這里,或者這里,這兩個地點中必然有一處是發射場,而另外一處。也是重要地點。所以我需要你們分成兩只突襲小隊,摧毀部落的痴心妄想。”

    洛薩說到最後,握拳重重的砸在了地圖上。

    作戰會議的最後,無非是分組問題,但是到最後,奧蕾莉亞提出以個新的想法,為什麼不合兵一處,先破一地。如果運氣好,選對了,可以用更小的傷亡完成目的。如果猜錯了,部落必然引起警覺,加強防守,這樣自然就減輕了前線壓力。

    發射場重地,必然重兵把守,根本沒有欺敵誘騙的必要性,想要攻破,只有精兵奇襲一個辦法。

    雖然奧蕾莉亞的說法也有道理,但是最後,大家還是決定兵分兩路。

    因為時間緊迫,誰也說不清楚地獄火的投射準備需要多久,行動越快越好。

    最後,烏瑟爾、提里奧.弗丁帶領白銀之手騎士團主攻一處,卡德加協助奧蕾莉亞、加文拉德還有其他人率領鐵馬兄弟會的精銳突襲一處。

    “奧蕾莉亞女士,我很抱歉,如果圖拉揚在的話,原本不需要您上戰場的,但是這樣的任務,需要的不僅僅是高強的武藝,更需要敏銳的思維。但是……”

    散會後,洛薩留下了卡德加和奧蕾莉亞。

    “不必道歉,洛薩元帥,奎爾薩拉斯已經加入聯盟,作為奎爾薩拉斯的將軍,我又怎麼會畏懼戰斗。”

    奧蕾莉亞自傲的回答道。

    而離開的烏瑟爾則在召集了白銀之手騎士團的骨干們傳達洛薩的命令。

    “亞歷山德羅,你可以不參加這次戰斗。”

    在剔選了人員之後,烏瑟爾最後對莫格萊尼說道。

    在白水河戰役,亞歷山德羅.莫格萊尼同烏瑟爾一起戰斗到了最後,雖然聖光之力賦予了聖騎士卓越的身體恢復能力,但是烏瑟爾知道莫格萊尼外衣下面綁著渾身的繃帶,所以還是說出了這句話。

    “不要侮辱我,光明使者,總有一天我也會擁有自己的稱號!”

    年輕的亞歷山德羅.莫格萊尼毫不猶豫的拒絕了上司的好意,渴望功勛的聖騎士毫不畏懼危險和挑戰。

    “如果卡洛斯和圖拉揚也在,我們初代聖騎士就再次齊聚了。”

    拍了拍莫格萊尼的肩膀,提里奧.弗丁岔開了話題。

    “圖拉揚和卡洛斯啊。”

    烏瑟爾不知道想到了什麼,長長的嘆了口氣。(未完待續。)

    ps︰  二戰的劇情逐步走向高潮,前期的鋪墊也已經完成。

    就這一章,我撕稿了三次,即使是這一章也不是非常滿意,但是再不更恐怕有觀眾老爺又要問候我進宮了,所以還是發了,各位勉強看吧。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