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84章 阿門,阿前,一顆葡萄樹

第584章 阿門,阿前,一顆葡萄樹

    提問凱爾薩斯哪里去了?

    提示1不在艦隊里。

    提示2沒有回達拉然。

    提示3沒有回銀月城。

    提示4不在圍城部隊中。

    提示5天國的樹洞王。

    現在,你猜到答案了嗎?

    猜你阿門,阿前,一顆葡萄樹喲,鬼知道是不是命運的編劇編著編著自己忘了卡洛斯身邊還跟著個精靈王子。

    當然不能啦。

    正確答案是,凱爾薩斯去啟封末日決戰兵器去了。

    當年初掌聯盟大權的大元帥卡洛斯巴羅夫同志沉迷巨大兵器的坑不可自拔,甚至干出了挪用軍費造鋼坦克的事兒,你們覺得他會放棄自己自己老巢繼續鼓搗嗎?

    不可能的,男人一輩子都不會長大的,唯一的變化只是玩具越來越貴而已。

    卡洛斯在“失蹤”前發回國內的最後命令便是給相關項目組的撥款通知。

    雖然失去了自己的支持,這個耗資巨大的計劃還是被老爹叫停了。但是兩台實驗原型機還是保留了下來被封存在奧特蘭克的雪原中。

    本著有苦力不用王八蛋的原則,卡洛斯說服了凱爾薩斯帶著人手去挖坑了。

    挖掘機技術哪家強?

    艾澤拉斯精靈王。

    不管是暗夜精靈的樹洞王,還是高等精靈的奧術傀儡,都是機甲技術的發展方向。

    本著兵力不足氣勢來湊的原則,凱爾薩斯其實也對卡洛斯的大玩具有那麼點興趣,就勉(心)為(癢)其(難)難(耐)的去了。

    當年主持計劃的侏儒工程師早已故去,但是他的兒子依然效力于巴羅夫家族,按照已經發黃的記事本中記錄的暗語解密出來,凱爾薩斯在向導的帶領下找到了位于一處永凍湖背陰處的地脈入口,同行的精靈侍衛先行探查後,迅速找到了人工開鑿的痕跡,確定沒有危險之後,凱爾薩斯踏入了卡洛斯的秘密工場,開始探尋聯盟曾經的秘密。

    “這是?”

    “這就是父親的遺物!”

    禿頂侏儒男比凱爾薩斯更加激動。

    當電閘被拉下,塵封于冰層之下的巨大車間再次燈火通明,燃油機氣缸發出的砰砰聲帶來電力的流轉,巨大的船帆布蓋住的是兩坨看起來就很虎的身影。

    凱爾薩斯的親衛費力的拉開帆布,卡洛斯的大玩具終于現出原型。

    玩機甲,凱爾薩斯不陌生。太陽井高地,奎爾多雷精靈的奧術機甲徹夜不停的巡邏守衛著永恆的光輝。

    但是銀月城的精靈科技與卡洛斯的蒸汽朋克明顯不是一個路數。

    銀月城的奧術機甲流,無非一個能量核心,一個骨骼框架,把能量調節器以及護盾發生器裝上去,再配上武器,就是一台奧術機甲,典型的馬大飛磚的路子。

    沒有高等精靈的能量核心技術,卡洛斯主持研究的機甲秉承了傻大黑粗的多鉚蒸剛風格,是那種一眼看去腦內會自動想起《地獄進行曲》的鋼鐵怪物。

    凱爾薩斯也不確定自己耳中傳來的“黨當,當擋蕩當,當當當蕩黨,黨當蕩當”是幻听還是眼前的鋼鐵巨獸發出的靈魂吶喊。

    凱爾薩斯只知道,這兩只怪物的軀體已經破敗了。

    沒有了聯盟的支持,光靠奧特蘭克的國力是無法支撐這種末日決戰兵器的研發。

    在卡洛斯失蹤在德拉諾後,圖拉揚根本沒有那種能力與威望繼續將聯盟的財力物力繼續往奧特蘭克抽調,僅僅依靠巴羅夫家族和卡洛斯鼓搗的兩個煉鐵廠,完全無法繼續這種研究。

    所以兩個半成品此刻只能安靜的蹲坐在支撐架上,俯視著面前的爬蟲。

    “塔隆尼庫斯,去檢查一下這兩個大家伙。薩古納爾,你也去幫忙。”

    命令自己的首席技術顧問和副手前去查看,凱爾薩斯扭頭向侏儒向導提問。

    “這兩個家伙叫什麼名字?”

    “額,讓我找找看。”

    侏儒連忙翻閱著自己父親的筆記。

    “有了,左邊這個手臂比較長的叫做,右邊那個駕駛艙位于腹中段的叫做。”

    “這不是卡洛斯的起名風格……”

    對于計劃有所耳聞的凱爾薩斯皺起了眉頭。

    “當時卡洛斯陛下已經不在了。額……我是說不再擔任指導職務。”

    侏儒解釋道。

    因為技術風格的不同,哪怕高等精靈掌握了核心科技,對于卡洛斯弄出來的技術黑洞,塔隆尼庫斯依然花費了接近兩個小時才弄清楚技術原理。

    “真是天才的設想和狗屎一樣的工藝。王子陛下,雖然兩台那個什麼……都因為封存不善損毀了,但是因為人類使用了通用標準構件,如果進行拆裝重組,換一個能量核心,還是能拼裝出一台能用的。”

    “那就去做吧,卡波妮亞,你也去幫忙吧,趕快完成奧術線路的鋪設。爭取在明天日落之前結束這里的工作。”

    凱爾薩斯僅僅將薩拉德雷留在了身邊,然後選了一張看起來還算結實的椅子坐下。

    原本,卡洛斯請求他來弄什麼末日決戰兵器,凱爾薩斯是拒絕的,不能你教我來我就來。

    但是卡洛斯說離開軍隊,給居心叵測者機會,你就可以守株待兔將敵人一網打盡嗎?

    凱爾薩斯覺得很有道理,就來了。

    但是很明顯,太陽王阿納斯塔里安對于奎爾多薩拉斯的掌控比想象中的強,即使真的有針對凱爾薩斯的暗殺者,幾百人的隨從依然還是顯得太多了。

    布置在秘密工場外圍的警報裝置沒有一個被觸發,凱爾薩斯有些小無聊。

    不過一個法師最基本的能力就是抓住一切空閑學習。

    在凱爾薩斯讀完第二本書的時候,兩個鋼鐵機甲已經被拆解成了零部件。

    當凱爾薩斯讀完第五本書的時候,以相對完整的構架為主體的組裝開始了。

    當凱爾薩斯覺得眼楮干澀的時候,組裝接近尾聲。

    融合了精靈科技的巨大鋼鐵機甲在佔星術士卡波妮亞的主持下,玄學加身,居然聯通了奧術洪流通路。

    “王子陛下,我們隨身攜帶的能量核心功率不夠,啟動不了這才機器。”

    凱爾薩斯的首席技師在調配完成後,陰沉著臉對自己的主人做出匯報。

    dzz,早干什麼去了?

    凱爾薩斯想了想,忍住了罵人的沖動。

    難道十幾個小時,你們都在搭積木,玩的開始嗎?

    凱爾薩斯覺得自己忍不住了。

    “那個……”

    侏儒從學習的快樂中回過味兒來,看著似乎鑽進牛角尖的高等精靈技術大佬們,小聲的說道。

    “這玩意兒是燒油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