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85章 奧特蘭格勒

第585章 奧特蘭格勒

    城門最容易從內部攻破,卡洛斯深以為然。

    既然已經失期,那就明天必要著急趕回去。只是簡單的傳了個訊息給提里奧弗丁,告訴他自己平安,不過另有要事。

    然後卡洛斯開始了摸魚大業。

    一個家族,作為王族,要是沒有幾個願意為自己效死的死士,那麼離家破人亡也就不遠了。

    一個國王,如果不培養幾個明面上反對自己的死忠,那麼被推翻了簡直活該。

    放眼奧特蘭克的貴族,稱得上政治家的,卡洛斯認為只有兩個半。

    其中一個是自己的父親阿歷克斯巴羅夫,卡洛斯自認為自己頂多算半個。

    先王艾登年輕時候算一個,可惜歲月施加在他身上的壓力將他壓成了零點二五,剩下零點七五是王後薩莎的加成。

    卡洛斯接受了薩莎的提議,也做出了自己的承諾。

    所以他想知道,自己那位阿姨有沒有遵守約定。

    然而當卡洛斯悄悄潛入薩莎用來養老的宅邸,才發現先王後早就聞著味離開了奧特蘭克城,兩個月前就離開了。

    真是敏銳的政治嗅覺。

    沒有薩莎的幫助,卡洛斯並沒有更好的辦法拿到“反對者”的名單。

    既然沒有近路可走,卡洛斯便耐著性子等待著,看看自己的國都里都是些什麼牛鬼蛇神。

    于是,詭異的戰爭態勢出現了。

    在兩天的時間里,奧特蘭克城內警鐘大鳴。城牆上氣氛緊張,城外提里奧依然心慌,然而不管是王國軍還是國王軍,都奇跡般的零傷亡。反而是城內,多少罪惡借著戰爭的名義施展暴行。

    如果沒有外力的干涉,卡洛斯甚至想就這樣多圍上十天半個月的,因為在這樣的壓力下,很多隱藏起來的齷齪都被齷齪者自我暴露。

    但是這並不可能,奎爾薩拉斯的精靈艦隊不可能一直等在海上,自己的老岳父也不可能一直觀望。

    而卡洛斯也不可能一直回避自己的正牌妻子和兒子。

    留給他的時間其實也不多了。

    尤其黑龍之王耐薩里奧極大可能就在城內。

    經過最初的驚嚇之後,卡洛斯也想明白了,他面對大表哥的時候並非毫無勝算。

    因為黑龍之王根本不敢用全力,他的傷勢比想象中可能跟嚴重。

    黑龍之王耐薩里奧放棄自己的姓名改稱死亡之翼,一個最大的特征就是他在深岩之洲利用源質為自己打造了一副盔甲。

    這副源質盔甲並非是為了單純的增加防御力,更是為了束縛住死亡之翼因為強大力量而日趨崩潰的身體。

    沒有這副盔甲,耐薩里奧空有絕世神力卻不敢全力施為,因為用力過猛,死的不會是它的敵人,而是它自己。

    加上之前會面的詭異情況,卡洛斯雖然感性上不可理解,卻理性的分析出一個匪夷所思的結論————黑龍之王對自己抱有善意。

    在排除了耐薩里奧的威脅後,卡洛斯認為兩天的觀察足夠了。

    然後他于黎明時分來到城門。

    帶上最好的劍,穿上最酷炫的盔甲,佩戴著最鮮艷的配飾,騎上最神駿的戰馬,卡洛斯獨自一人踏進了軍營。

    面對懷疑與質問,卡洛斯的回答只有一個。

    “吾名卡洛斯巴羅夫,是一個聖騎士。”

    這是他最後的仁慈。

    所有能夠確定忠誠的軍隊不是在城外就是在王宮,對于這些守城的軍隊,卡洛斯看在他們還在維持秩序的份兒上,給了他們選擇的機會。

    可惜,他們沒有抓住。

    “國王怎麼可能孤身一人!”

    “抓住這個假冒國王的叛逆!”

    在自己的嘆息聲中,卡洛斯揮動了手中的利刃,一道巨大的傷痕貫穿了整個軍營,甚至在堅固的城牆內側留下印記。

    力量啊,難怪無數人對你如痴如狂。

    在畏懼的眼神中,卡洛斯策馬一步一步的走上城頭。

    擊飛所有投向自己的武器,卡洛斯不想再傷人性命,只是沉默前行。

    斬斷封鎖城門的機關鎖鏈後,卡洛斯發現那些道路已經被守城的士兵用石塊封堵。

    很正確的處置,很聰明的軍官。

    可惜不是我的人。

    對不起,或許會傷及無辜,但是在艾澤拉斯,無辜不是獲得豁免的理由。

    我已經給你們機會了。

    卡洛斯反轉劍柄,雙手握劍,用力插進腳下的條石。

    磅礡的聖光之力順著卡洛斯的引導洶涌而出……

    城牆坍塌了。

    破碎的石塊與城門的殘骸在卡洛斯的力量下飛散漫天,硝煙散盡後,迎著初升的太陽,奧特蘭克的戰神騎在馬上背對著城外的軍隊,發出了自己的吶喊。

    “奧特蘭克的子民听著,你們的國王回來了!”

    然後,國王軍進城了。

    接著,各種各樣的妖魔鬼怪擋在了卡洛斯面前。

    在發現卡洛斯的軍隊數量並沒有想象中多之後,那些叛逆者陰謀家迅速的聯合了起來,試圖通過數量消滅奧特蘭克正統的“國王”。

    雖然城門“匪夷所思”的陷落出乎了他們的預料,但是攝政大公爵的按兵不動給了他們反抗的勇氣。

    他們並不明白,這真是卡洛斯希望的。

    不流血的革命,不過是自欺欺人的過家家游戲。

    不重新掌控奧特蘭克,卡洛斯拿什麼去面對即將到來的苦難命運。

    所以,我的敵人們,請你們去死好嗎?

    在敵人從大街小巷涌出包圍了自己以及軍隊後。

    卡洛斯長長了舒了口氣。

    “听著,投降不殺!”

    對于卡洛斯的勸降,無人應答。

    于是卡洛斯揮了揮手,進攻。

    “父親,為什麼阻止我?奧特蘭克唾手可得!我已經控制了王宮,殺死那個卡洛斯,我就能讓阿歷克斯巴羅夫將王位傳給我,這個國家就是我們的了!”

    奈法利安對于父親耐薩里奧的命令,感到不可置信。

    黑龍王子敏銳的差距了卡洛斯計劃的漏洞,果斷出手用魔法控制了奧特蘭克的王宮,封鎖了所有消息的進出,禁錮了阿歷克斯巴羅夫以及他所有的親信。

    奈法利安正準備著看一出好戲。他根本不相信那些愚蠢又無能的奧特蘭克貴族能靠軍隊的數量堆死他們的國王。所以奈法利安等待著,等著卡洛斯一路血戰殺到王宮時,自己控制他的父親當面否定他的身份。

    多麼有意思的一出戲啊!

    為什麼父親會出面制止自己?

    奈法利安理智上不理解,感情上不接受,所以他質問著自己的父親。

    “因為我不喜歡。”

    耐薩里奧只是一個眼神一句話語,奈法利安便屈服了,但是眼中充滿了憤怒和不甘。

    “給你個機會,用你的力量正面擊潰敵人,那麼我就不再干涉你的行為。”

    耐薩里奧思考了片刻,說道。

    奈法利安昂起了透露,露出驕傲的神情,離開室內,走上陽台,然後縱身一躍。

    就在卡洛斯帶頭沖鋒如入無人之地的時候,一聲高亢的龍吟傳來,一道巨大的黑影遮蔽了初生的太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