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86章 Big New

第586章 Big New

    人咬狗不是新聞,狗咬人才是新聞。

    就像吉安娜普羅德摩爾被阿爾薩斯米奈希爾給摔了這種事情,大家見怪不怪甚至心里還有些笑嘻嘻,算不得什麼新聞。

    然而凱爾薩斯因愛生恨屠了半個奧克蘭特城並被回歸的騎士王卡洛斯砍成重傷就成了大家喜聞樂見的大新聞。

    據說,精靈王子凱爾薩斯暗戀吉安娜,不滿阿爾薩斯的拔x無情,一怒之下打上奧克蘭特。

    你玩我當妹妹看的吉安娜,我搞不死你親姐姐!

    于是凱爾薩斯從國內調集兵馬打上奧克蘭特,準備活捉嘉麗雅米奈希爾。

    結果凱爾薩斯運氣賊差,遇到了從星界歸來的卡洛斯巴羅夫。

    據說,那卡洛斯巴羅夫屢獲奇遇,在星界練成了絕世武功,騎著黑色巨龍從天而降,與駕駛著巨大機器怪物的凱爾薩斯大戰了三天三夜,最後卡洛斯的龍被打跑了,凱爾薩斯的機器人壞了不說,人還被騎士王捅了個對穿。

    真是想在精靈王子的腦門寫上三大大寫的慘啊……

    大人物的八卦新聞,一直都是屁民的最愛。

    他們不關心奧克蘭特到底死傷了多少人,對于真相也只是好奇。在他們看來反正大人物們閑著沒事干除了抽稅派徭役,也就只剩下玩女人搞基友了吧。

    所以在听說卡洛斯巴羅夫回歸奧特蘭克之後,諸多貴族老爺們已經連續數日閉門不見客,紛紛思索著接下來的行動時,絕大多數老百姓更多關心著那子虛烏有的多角戀愛情故事。

    據說,最新版本……啊呸,最新的消息,凱爾薩斯尋仇是假,他愛的原來是卡洛斯。

    “媽的智障,詛咒教派都是腦殘嗎?”

    半個奧特蘭克城被毀,傷亡數字有據可查的已經過五萬,卡洛斯在大戰黑龍王子之後,才明白自己還是把敵人想簡單了。

    出于諸多考慮,卡洛斯放棄了利用精靈艦隊從水路進攻奧特蘭克的計劃。

    那麼多出來的精靈部隊在哪里?

    當時是在獸人收容所。

    卡洛斯毫不懷疑,只要自己發作,那些喪心病狂的家里哪里會估計什麼人族大義,放獸人出來作亂才是分散兵力的最佳方式。

    畢竟光是奧特蘭克山脈,收容的獸人就超過十萬。

    這也是造成卡洛斯兵力不足的一個潛在原因。

    卡洛斯要的是屬于自己的王國,而不是一個爛攤子。

    許多依然忠誠于巴羅夫家族的部隊以及搖擺分子接到的命令都是按兵不動嚴守中立。

    原本,卡洛斯認為自己手里的牌面已經足夠清洗奧特蘭克城了,足夠將那些隱藏在水溝里的老鼠統統抓出來掛上旗桿隨風搖曳。

    但是耐薩里奧的出現打亂了卡洛斯的布局,奈法利安的發作更是造成了災難性的後果。

    最嚴重的後果,便是凱爾薩斯的負傷。

    阿納斯塔里安的猜測沒有錯,他的反對者確實不會放過他的兒子,凱爾薩斯是天才不錯,很強沒毛病,但是在精心策劃的暗殺面前,獵物永遠只是獵物。

    黑龍的發難逼出了卡洛斯最後一張底牌————獸人聖騎士。

    在部落于希爾布萊德丘陵戰敗南逃時,卡洛斯已經開始了三反四反的工作。

    對奧特蘭克,反分裂、反滲透、反排外。

    對于獸人俘虜,反思戰爭罪行、反對奧特瑞姆獨裁統治、反氏族狹隘思想、撥亂反正重塑正確的榮耀觀價值觀。

    卡洛斯自認為經過十多年耳濡目染,自己也算得上半個政治家。在能夠預知未來的情況下,對于獸人的布局,卡洛斯跟進的非常迅速。

    將獸人屠殺殆盡,看似容易,但是在艾澤拉斯混,必須有這樣一個覺悟————人類不是主角。

    當時獸人主力尚存,將北陸的獸人趕盡殺絕,不僅會給南退的部落寶貴的休整時間,更是會極大的消耗聯盟的戰爭潛力。

    畢竟,聯盟能夠突然勝利,全靠古爾丹抬了一手。

    所以當時南征是第一要務,對俘虜不能太用力。

    當聯盟徹底勝利後,獸人戰俘問題又成了老岳父泰瑞納斯手里很好用的一張牌,再加上各種各樣的利益考慮,趕盡殺絕的可能性又更低了,這還不考慮龍族以及這個神那個魔的背後算計。

    所以沒有在第一時間清算俘虜,對于獸人的種族屠殺就不可能再大張旗鼓的進行下去。

    慘痛的種族戰爭,帶給交戰雙方的都是苦難的記憶。

    惡魔之血消退帶來的巨大副作用擊垮了獸人的驕傲,曾經的戰斗民族如今在收容所干著最低微下賤的苦力活,用低迷的精神麻木的重復著繁重的勞作,甚至阿拉希的許多農場已經大規模的使用獸人苦力。

    這些都是卡洛斯早已預見到的。

    所以他比所有人走的都早。

    憶苦思甜、精神改造這一套手法,卡洛斯熟悉的很,在他還沒有就職聯盟大元帥之前,對于獸人的改造工作就已經開始進行。

    第一批戰敗的獸人俘虜,那些最頑固頭最鐵的部落死忠,被卡洛斯利用職權抽調到了奧特蘭克軍隊控制的地區關押。友軍還紛紛感謝卡洛斯仗義,暗示他隨便搞,沒有人會多嘴。

    可惜卡洛斯並沒有如他們所願的坑殺獸人,而是將他們運到了奧克蘭特的山脈深處,交給了斯巴達克斯。

    沒錯,那個被聖光灌腸的鐵面人劍聖。

    越是對部落忠誠,對榮耀看重的戰士,越是對欺騙咬牙切齒。

    失敗帶來的痛苦與欺騙帶來的傷害,深深的刺激了這些血戰到底力竭被俘的獸人猛士。

    尤其是得知德拉諾並沒有死亡,為族人尋找新家園是個騙局這個事實後,許多人精神崩潰了。

    在聖光導師的言傳身教下,許多人皈依了卡洛斯。

    曾經為了鮮血與榮耀的獸人,現在听到部落兩個字就想吐,最勇猛的那些獸人勇士,幾乎都選擇成為了苦修士。

    因為只有肉體上的折磨才能緩解精神上的苦痛。

    于是,在奧特蘭克山脈的深山老林里,除了鬼知道貓哪兒的霜狼氏族,還有卡洛斯鼓搗出來的大約一萬多人的獸人集中營。

    這件事情連阿歷克斯巴羅夫作為親爹,是知道詳情的,在詳細的計算了投入產出之後,卡爹將這個計劃繼續了下去,哪怕卡洛斯失蹤之後也是如此。

    因為以獸人驅使獸人,確實是最節約成本的方式,這也是奧特蘭克能夠在收容了幾乎與洛丹倫王國一樣多的戰俘還沒有被巨大的財政壓力拖垮的原因之一。

    而最早接受那批改造的獸人,似乎就被遺忘在了深山老林里。

    直到卡洛斯回歸艾澤拉斯,才想起了它們。

    曾經有多熱血,如今就有多悔恨,是我們親手將獸人的榮耀撕成了粉碎再扔進爛泥踩成渣滓。

    當卡洛斯再次出現在這些獸人面前時,驚訝的發現,超過兩成的獸人接受了聖光的教義,曾經的部落急先鋒現在如同入定的老僧一般追求心靈的平和。

    于是,他將這支怪異的部隊拉了出來。

    巨魔、獸人、精靈、二戰老兵,卡洛斯以一個奇葩的陣容回到了自己的國度,迎頭杠上了黑龍。

    原本,卡洛斯準備能夠不用獸人,就盡量不要用,畢竟後遺癥有點多。

    但是真正開戰後,他才發現不僅僅是詛咒教派,黑龍軍團對于奧特蘭克的滲透也已經很深。

    無奈的卡洛斯發現,自己已經沒有藏底牌的實力。

    一場以宣示威嚴而存在的回歸之戰打成了全面大戰。

    卡洛斯與凱爾薩斯二打一大戰奈法利安,城內的貴族私兵與黑龍軍團大戰卡洛斯的支持者,詛咒教派渾水摸魚,原本應當出來收拾殘局的王國衛隊卻按兵不動。

    一場大戰,半個奧特蘭克城被打成破爛。

    最後,奈法利安終究不敵卡洛斯與凱爾薩斯的組合,在毀掉對自己有威脅的巨大機器人後,向著南方的天空倉皇逃竄。

    至此,一直沒有動作的攝政大公爵終于派兵了。

    然而為時已晚,奧特蘭克城……算是毀了。

    在硝煙與廢墟,久別重逢的父子二人擁抱在一起。

    以如此感人的場面為背景,刺客動手了。

    目標不是卡洛斯,而是凱爾薩斯。

    一場大戰之後,凱爾薩斯魔力空虛,破魔的利刃輕易的擊穿了他虛弱的法力護盾,妄圖刺進王子的左胸。

    卡洛斯暴怒異常,你看不起凱爾薩斯就算了,這是看不起我?

    抬手一招保護祝福,聖光化作最堅固的壁壘擋住了絕殺的利刃。

    隨後卡洛斯脫開父親的手臂,掄起大劍就要了刺客的性命。

    隨後,凱爾薩斯一聲慘叫應聲倒地。

    我曰~!手滑砍到凱爾薩斯了?

    卡洛斯有些懵逼。

    不應該啊,那角度怎麼可能?!

    急忙沖上前去檢查凱爾薩斯的傷勢,卻發現他眼楮眯成一條縫給了自己一個眼神。

    哦。

    卡洛斯懂了,這小子炸胡。

    在一地雞毛中,卡洛斯回到了自己的王國。

    久日的陰霾被他掃去了一大片,雖然這次的行動算得上傷筋動骨,但是好歹局面也被破開了。

    一直提防著耐薩里奧的卡洛斯到戰爭結束的一周之後也沒有發現大表哥的身影。

    然而原本還擔心著這場戰爭的影響會破壞自己接下來計劃的卡洛斯,已經被匪夷所思的小道消息氣傻了。

    這屆人民不行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