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90章 理所當然的傲慢

第590章 理所當然的傲慢

    我叛逆,我強大,我為了愛可以偷鐵賣。

    我天生要強,我愛大哥,更愛嫂子。

    族人誹我謗我囚禁我,說我是真實系二五仔。

    對抗軍團的功勞抵不過七瓶脈動。

    我就是我,不一樣的花火,抽煙燙頭當瞎子,但是我知道我其實是個好男孩。

    ————神tm的光與暗之子絕筆(塞納留斯是個傻)

    縱觀暗夜精靈的歷史,簡直就是一出天命之子敗家記。

    曾經,整個古卡利姆多大陸被卡多雷帝國的光輝籠罩于腳下,光中之光艾薩拉面前,哪怕巨龍也要低下高貴的頭顱。

    半神?

    雜碎罷了。

    坐擁永恆之井的暗夜精靈就是世界的主宰。

    然後?

    然後玩脫了唄。

    永恆之井大爆炸,上層精靈與暗夜精靈中下層民眾的分裂,高等精靈的出走,薩特之亂,一出出一件件,都嚴重割裂著卡多雷帝國的社會穩定性。

    所以不怪瑪維影歌憎恨自己的弟弟加洛德。

    他的急流勇退葬送的不僅僅是影歌家族的榮耀,更是暗夜精靈的希望。

    戰後的很長一段時間里,所有暗夜精靈共同認可的人並不是瑪法里奧怒風以及泰蘭德風語兩口子,而是加洛德影歌。

    然而性格上的缺陷令加洛德選擇了避世。

    因此,暗夜精靈的社會實際上出現了嚴重的分裂。

    不過沒關系,大ne沒啥特點,就是壽命賊長。

    耗費了上萬年的時光,瑪法里奧終于將事情理順了,卡多雷的榮耀將在德魯伊之道的見證下重新閃耀。

    然後,希利甦斯出事兒了。

    實際上,魔法之路與德魯伊之道的爭論,在暗夜精靈內部醞釀發酵了近乎上萬年的時間,在安其拉蟲人事件爆發前,才真正的塵埃落定。

    一個標志性事件————達斯瑪雷逐日者帶領上層精靈東渡無盡之海,發生在黑暗之門事件前四千多年。而希利甦斯的流沙之戰距離黑暗之門三千八百余年。

    暗夜精靈經過最後一次大規模的社會分裂後,終于確定了瑪法里奧與泰蘭德的絕對統治權威。

    然後,一場曠世大戰將剛剛復興的暗夜精靈拉入了絕望的深淵。

    很多人對暗夜精靈的人口之謎感到奇怪,甚至好奇在灰谷,戰歌峽谷的迷之戰況。

    事實是,暗夜精靈哪怕在海加爾山對抗天災軍團對抗阿克蒙德時,都未曾將希利甦斯的駐軍北調。

    因為阿克蒙德是滅世天災,其拉蟲人也是。

    人類不過短短千年的文明史,而暗夜精靈作為守護巨龍唯一指定戰友,已經捍衛了艾澤拉斯的世界和平上萬年。

    其他種族不過在我們的萌蔭下苟活罷了。

    暗夜精靈不說全員救世主,至少三分之一的人口不止一次拯救世界,這樣的榮耀烙印在骨血里,在其他種族看來就是一種天生的傲慢。

    至少此時此刻,卡洛斯就因為這樣的傲慢頭大。

    耐薩里奧透露出的關于神之血的訊息,令卡洛斯不得不在意。

    有些事情回頭想想,處處透露著詭異。

    哪怕扯著塞納留斯的大旗,暗夜精靈的傲慢還是給了卡洛斯當頭一盆冷水。

    範達爾鹿盔一口回絕了卡洛斯的請求。

    見面是不可能見面的,這輩子都不可能見面的,瑪法里奧老師那麼忙,泰蘭德大祭司身份尊貴,你小小人王來泰達希爾朝聖都得自己掏住宿費,還指望我們派人漂洋過海來看你?

    怕不是失了智喲。

    換一個時間點,卡洛斯說不定真的就親自走一遭泰達希爾見識一下世界樹的偉岸了。

    可惜當下時節,東部王國面臨巨變,巫妖王耐奧祖、欺詐者基爾加丹、上古之神三方的博弈已經到了最要緊的時候,卡洛斯不管想要力挽狂瀾還是火中取栗都必須分秒必爭。

    說句籠統的話,這是萬年來未有的大變局。

    這種時候,要卡洛斯走一趟卡利姆多,簡直是對整個東部王國的犯罪。

    那能怎麼辦?

    沒有經歷海加爾山之戰以及第二次流沙之戰的暗夜精靈就是有這樣的底氣對東部王國的人類渣渣說不。

    不是卡洛斯面子小,而是卡多雷太強大。

    三個月的時間,一路順風順水的趕到奧伯丁,卡洛斯的特使走通了珊蒂斯羽月的關系,聯系上了丹德瑪,插隊見到了範達爾鹿盔,卻被瑪法里奧的愛徒一口回絕,甚至連泰蘭德的面兒都見不到。

    這是何等的絕望。

    遠隔重洋,一則魔法通訊走了四天傳回,卡洛斯突然有些明白了青銅龍的選擇。

    為什麼必須要有一位巫妖王?

    為什麼必須有聯盟與部落?

    因為只有共同的敵人出現,才能將艾澤拉斯的強力種族串聯在一起。

    如果此時的暗夜精靈願意入局,那麼亡靈天災根本就是一出鬧劇。

    可惜沒有如果。

    算了算了,靠山山倒靠人人跑,求誰都不如求自己。

    卡洛斯一邊整肅著國內,一邊應對著周邊環境的劇變。

    克爾甦加德還是露出了馬腳,在研究瘟疫的時候被阿爾薩斯發現,死于王子戰錘之下。

    這是亡靈天災的開幕式,茉德拉傳來消息時,一臉的釋然,只有卡洛斯知道,死掉的克爾甦加德遠比活著的克爾甦加德可怕十倍。

    這也是阿爾薩斯命運的轉擇點。

    但是卡洛斯根本沒有余力去關心小舅子的心理健康問題。

    因為泰瑞納斯的反制來的太快,奧特蘭克面臨著被制裁的窘境。

    三個月時間,聯盟已經接受了卡洛斯回歸的消息。

    不過這不是卡洛斯動他們蛋糕的理由,沒有人相信卡洛斯傳來的關于“巨大陰影”的警告,戰勝獸人部落的功績蒙蔽了聯盟高層的雙眼。

    卡洛斯身為人類卻“勾結”高等精靈,在奧特蘭克犯下“反人類”罪行這件事,成為了時下最熱門的話題。

    為此,卡洛斯決定做最後一次嘗試,他準備去洛丹倫見一次老岳父。

    能夠說服泰瑞納斯米奈希爾二世,自然是最好不過的。

    如果老岳父沒有被阿拉索帝國的光輝閃壞腦子,做出理智的決定,那麼卡洛斯有把握將這次的亡靈天災的危機轉化成轉機,救下大舅子什麼的也是順手的事情。

    但是如果老岳父已經開始考慮身後事,這次洛丹倫之旅就變成了戰術拖延。

    卡洛斯一顆紅心兩手準備,是時候考慮提爾遺產的問題了。

    至少拿到斯多姆卡滅戰者,巨魔的忠誠問題就能夠一次性解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