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27章絕不貪婪,永不放棄,我是全需黨,我為影帝代言

第227章絕不貪婪,永不放棄,我是全需黨,我為影帝代言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四防衛陣地東南方三公里,高度四千七,偵測到大規模暗影反應,法術模型確認為暗影之門,第二次沖擊預計一分三十秒後開始!”

    隨著法師們構建的偵測術式被觸動,營區內人頭攢動。

    地獄火雨雖然可怕,但是在有準備的聯盟絕非一兩件新式武器可以打敗的。

    洛薩和他的智囊團以及法師顧問們經過大量的討論論證和模擬測試,已經制定出一套理論上可行的應對方案,如遇預料中的第二次地獄火沖擊並沒有引起太多的慌亂。

    大量的戰壕溝壑,星羅密布的坑洞拒馬,精心布置的炮兵陣地,準備就緒的法師突擊隊,還有一箱一箱的火焰抗性藥水,洛薩已經做了一切他能想到的準備工作。

    在名為聯盟的國家集合體的龐大力量面前,單純想靠地獄火的威力就令人類屈服是不可能的。奧格瑞姆也很清楚這一點,所以他也從來沒有想過復制白水河戰役的輝煌。當秘密武器不再是秘密,那麼終究也只是件武器。

    地獄火固然可怕,但是行動遲緩,智慧低下,並且魔能耗盡後就會外殼碎裂。

    奧格瑞姆覺得自己都看得出來,那麼老對手不可能發現不了。

    所以在術士們召喚暗影之門的陣地前方,第一進攻波次的一萬獸人已經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決定戰爭勝負的終究還是人!”

    “勇猛的獸人才是部落的基石!”

    在第一枚地獄火帶著濃黑的焰尾自天空墜落時,聯盟和部落的最高統帥腦海居然閃過了類似的想法。

    “狼騎兵,沖鋒!”

    奧格瑞姆揮舞戰錘,伴隨著震天的戰吼,獸人率先展開了攻勢。

    “為了聯盟!”

    縱然地獄火墜落大地帶來的巨大響動如同鼓槌一般敲在士兵們心頭,無畏的口號還是伴隨著抵抗的決心震撼天地。

    不知道又有多少母親會失去自己的孩子,又有多少孩子會失去自己的父親,洛薩站在高處看著部落與聯盟如同兩股洪流沖撞在一起,心如鋼鐵,卻滴著血。

    用血肉之軀對抗頑石火焰。即使勝利也毫無價值。

    從指揮所的高度看去,陣列線最前方的士兵們如同螞蟻一般大小,地獄火也不過半個指甲蓋的體型。

    洛薩的默默的祝福著所有為生存和自由而戰的勇士們,然後下達著最冷漠的命令。←百度搜索→【愛書屋】

    “派三八六團在右側進行一次反沖擊。不要讓獸人狼騎兵趁亂而入。”

    “遵命,元帥。”

    用余光瞥了一眼自己新的傳令官,洛薩將注意力轉回戰場。

    聯盟的英雄們,就看你們了。

    洛薩決意不再去想烏瑟爾他們,如果大軍團作戰失利。就算摧毀了獸人的地獄火發射場也無濟于事了,還是先應對眼前的戰事吧。

    就在聯盟和部落新一輪的會戰轟轟烈烈的進行時,兩只聯盟高端戰力組成的精銳部隊已經出發三天兩夜,轉進超過兩百公里。

    長途的行軍對于體能的消耗是巨大的,而長途的急行軍更是一種對意志的摧殘。

    不知道前方有什麼在等待著你,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能夠抵達目的地,甚至不知道能否或者回來。

    支撐你一直前進的動力只剩下榮耀、忠誠和信念。

    “烏瑟爾,又有兩匹戰馬脫力了,我們不能再這樣跑下去。”

    提里奧.弗丁在短暫的休息時間里皺著眉頭對烏瑟爾說道,隊伍的狀態不太好。

    作為聯盟的精銳。從被眾人懷疑到成為聯盟的希望,聖騎士和白銀之手騎士團用一次又一次的戰功證明了自己。

    哪里有危機,哪里有聖騎士;哪里有聖騎士,哪里有激烈的戰斗;哪里有激烈的戰斗,哪里就有這些傷痕累累的老兵。

    縱然聖騎士擁有遠超常人的體力和恢復能力,但是積年累月的戰斗,依然讓這些聯盟最堅定的勇士身心疲憊。

    沒有怨言,絕不後悔,能夠加入白銀之手騎士團成為正式成員的家伙,絕對不會被苦難擊垮。但是理念是一回事。現實又是另一回事。

    提里奧.弗丁很擔心抵達目的地之後,大家還有沒有足夠的體力應對艱苦的戰斗。

    而且戰馬損失太多的話,部隊的機動力也會出現問題。

    雖然提里奧.弗丁不怕死,也做好了在這次戰斗中奉獻生命的準備。但是這支部隊機會是白銀之手騎士團的大半部分精華,提里奧.弗丁不希望無畏的犧牲。

    “提里奧,這些無關緊要,戰馬脫力就放生,成員掉隊就自求多福。雖然我們的教義指導我們絕不貪婪永不放棄,但是在任務目標面前。個人得失顯得無足輕重一個兩個聖騎士並不能幫助聯盟獲得最終的勝利,不能摧毀獸人的地獄火發射場,只會有更多的生命在鋼鐵和烈焰下消逝。”

    烏瑟爾的話語非常的生硬,甚至是不近人情,但是他知道提里奧.弗丁能听懂自己的意思。冠冕堂皇的話之所以被人反感,一般是因為雙重標準,因為說這話的人本身沒有資格這麼說。但是烏瑟爾心里這麼想,口中這麼說,實際上也是這麼去做,他不怕任何人的詰問。

    “我並非害怕犧牲,畏懼死亡,我是擔心這麼高強度的行軍會拖垮大家。”

    提里奧. 弗丁有些生氣,眉頭皺的更緊了。

    “我明白,我知道,我的老朋友。但是兩天三夜,我們依然只走了三分之二的路程,為了避開獸人的巡邏兵,我們還要再繞一個大圈。第二次地獄火沖擊已經無可避免,但是我們的行動力直接能夠決定第三次地獄火沖擊是否發生。”

    烏瑟爾的臉色緩和下來,有了一絲無奈和更多的憂慮。

    “提里奧,你知道嗎,在白水河,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辦到的。一人獨戰三百個地獄火,你讓我現在再來一次,恐怕我辦不到。雖然感覺心里有什麼發芽了,但是我說不出來。提里奧,騎士團的每一個成員都如同我的兄弟,我恨不得代替他們每一個人去戰斗。但是我不能,我一個人能做的只有這麼多,只有所有人團結一致,才能取得勝利。”

    “烏瑟爾,你的口才真是糟糕,雖然你說服了我,但是听你說話我很生氣。”

    提里奧.弗丁非常不痛快的離開了烏瑟爾身邊。

    時間就是生命,這個道理自己如何不懂,但是生命的價值真的可以用數量來衡量嗎?

    短暫的插曲,漫長的行軍,第四天夜晚,烏瑟爾和他率領的聖騎士們終于抵達了預定目的地。

    “看來我們找對了,你看天空,那些惡心的邪能污染了天空的顏色。”

    烏瑟爾看著高地上木制的圍牆和巡邏的獸人,看著一個個地獄火在術士的牽引下,進入鏈接虛空的暗影之門,緊緊的握住了拳頭。

    “我和亞歷山德羅去探查下獸人的守備,你組織大家休息準備一下吧。”

    提里奧.弗丁對著亞歷山德羅.莫格萊尼使了個眼色,又點了身邊幾個人的名字,就離開了藏身的樹林。

    出發時三百四十七名聖騎士,全員配馬,到現在,只剩下三百一十三人,戰馬二百一十四匹。

    對于無法跟上步伐的戰友,聖騎士們只能留下食物和水囊,任其自己想辦法。

    對于脫力倒地的戰馬,騎手只能含淚接下馬鞍和轡頭,能不能活下來只能听天由命。

    烏瑟爾知道提里奧對自己有看法,但是他並不在乎。

    聖騎士不是蠻干的狂戰士,知識和學識同樣是聖騎士的力量源泉。

    雖然法師們信誓旦旦的保證他們調配的爆炸物對于傳送門和地獄火有奇效,但是烏瑟爾對此持保留態度。

    “絕不貪婪,又不放棄,老伙計,我不是冷血的屠夫,恰恰相反,我愛你們大家,哪怕付出我的生命。”

    掏出自己的聖典,烏瑟爾翻開書頁,對照某幅神聖法術結構圖最後看一次。

    【愛書屋】,這個法術直白的名字暗示了烏瑟爾的決心,聖光即使生命!(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