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93章 你或許很賺但我永遠不虧

第593章 你或許很賺但我永遠不虧

    如何拯救一顆枯萎的心靈?

    用愛灌滿它。

    當詛咒神教失去了隱蔽性之後,直面天災軍團的恐懼實際上就小了很多。

    哪怕耐奧祖已經摧毀了尼魯布蟲人帝國的首都艾卓,拉扯起一支蛛魔大軍。

    但是卡洛斯不怕。

    你還能漂洋過海來看我?

    嚇唬誰呢。

    詛咒神教在底層民眾中的傳教異常迅速,作為“被壓迫者”的民眾,逆反心理異常的強烈,對于暗影的接受能力甚至超過了克爾甦加德的預期。

    但是在“上等人”中傳播巫妖王信仰,實際上克爾甦加德遇到的麻煩是很大的。

    因為你可以嘲諷他們貪婪,卻不能欺負他們無知。

    另一條時間線,克爾甦加德依靠允諾力量拉攏了許多“非強力”貴族,再利用他們的關系網一步一步的蠶食,才有了亡靈天災爆發時的可怕。

    不是天災軍團不可匹敵,而是洛丹倫王國已經被蛀蝕成了千瘡百孔的大篩子,根本組織不起一支撲滅瘟疫源頭的部隊。

    英明神武的泰瑞納斯米奈希爾二世陛下已經被那些中層貴族架空了,他根本看不到隱藏在自己王國陰影中的危險。

    哪怕如此,巫妖王依然命令阿爾薩斯麾下了弒君弒父的一劍。

    因為耐奧祖並沒有把握玩政治玩軍事能夠穩贏泰瑞納斯。

    這個身體已經開始枯萎的人類老頭,在智慧上有著攝人心魄的鋒芒。

    要滅亡人類,必須先除掉他們的領袖。

    這個領袖不是卡洛斯,而是泰瑞納斯。

    對于這個事實,卡洛斯是明白的,所以哪怕此行有著巨大的危險,他依然希望能夠與老岳父談一談。

    如果泰瑞納斯能夠支持自己,那麼一場浩劫就能被避免。

    從天災軍團手中搶下諾斯,卡洛斯聖光灌頂清除了他體內恐懼魔王留下的靈魂碎片,扼殺了自己的敵人繼續從精神層面腐蝕諾斯的後手。

    但是這種行為並不是全無副作用,至少好幾天的時間里,內心一片寧靜祥和的諾斯跟一個智障沒有什麼本質區別。

    安排好手下看護好諾斯,卡洛斯準備和法琳娜好好談談。

    “女人,過來。”

    天災使者的血肉碎骨還鋪滿牆壁地面,但是卡洛斯並不想給法琳娜冷靜思考的時間,直接在這麼個充滿壓迫力的房間內“審訊”法琳娜。

    法琳娜一小步一小步的往前走了一小段距離。

    “我讓你過來。”

    法琳娜不情不願的走到了卡洛斯面前。

    啪,一耳光,卡洛斯選擇性遺忘了自己不打女人的原則。

    然而法琳娜心頭卻是莫名的松了口氣。

    他,不殺我。

    “賤人,我給了你自由,給了你憧憬的貴族生活,給你了希望的一切,你居然投靠天災軍團,投靠克爾甦加德?”

    卡洛斯質問著。

    “我以為你死了。”

    法琳娜小聲的回應。

    “我死了是你背叛聯盟的理由?”

    “沒有你的聯盟,與我何干?”

    我去,被撩了,該怎麼接話啊,答錯了就是展開啊。

    卡洛斯內心想起了十二級幽能警報。

    在迎娶嘉麗雅之前,主動結束了與法琳娜的關系,卡洛斯根本沒有立場干涉她的婚姻。但是情人這東西和仇人差不多的,根本沒有分手是朋友的說法。

    此時卡洛斯發覺,自己傻了,直接站在聖騎士的身份懟法琳娜接觸暗影力量多好,如此開題,一片花團錦簇的八股文不就有了,指責她投靠天災軍團,這,這,這……

    “過來,再靠近點。”

    法琳娜似乎緩過勁兒來,沒有那麼畏懼了,她羞答答的站在了卡洛斯身前用四十五度角仰視天空的姿態盯著卡洛斯的眼楮。

    似乎準備用女人與生俱來的武器化解這次危機。

    然後卡洛斯把她也變成了智障。

    良心話,法琳娜是身材長相最合自己胃口的女人,甚至是唯一一個因為肉欲令自己無可自拔的女人。但是真男兒心中自有天地,要拉攏諾斯為自己賣命,法琳娜就不能再踫。

    麻煩事以後再說吧。

    審訊出現重大失誤的卡洛斯沒有從法琳娜那里得到更多的情報,時間也不允許他繼續玩什麼微服私訪的把戲。

    第二天白天,約見了幾個“暗樁”後,泰瑞納斯的獵犬們已經嗅到了什麼味道。

    當天晚上,卡洛斯在轉移了諾斯與法琳娜後就返回了奧特蘭克的使節團。

    小心的安撫了傲嬌兒子和星星眼老婆,卡洛斯詢問賽丹達索漢之前那次襲擊的細節。

    “全無頭緒,莫名其妙的襲擊。從尸體上也檢查不出什麼有用的情報,那些襲擊者根本就是來送死的。”

    賽丹達索漢神情凝重的回答了卡洛斯的問題。

    還真是無孔不入啊,我的老朋友。

    卡洛斯毫不懷疑,這次襲擊是克爾甦加德策劃的大陰謀中的一環。

    自己破壞了他拉攏諾斯的計劃,克爾甦加德何嘗不想暗算自己。

    甚至可以肯定,有什麼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已經發生了。

    但是多想也沒有用,除了小心警戒,瞎擔憂不過是為難自己。

    因為阿隆索斯法奧的壽終正寢,許多聯盟的貴族都前往了斯坦索姆參加大主教的悼亡儀式,所以卡洛斯一路上並沒有遇到許多來會面的洛丹倫貴族。

    王對王,尤其是使節團規格的會面,總是需要刻意安排的。

    在布瑞爾又停留了兩天,卡洛斯一行才接到通知,可以進城了。

    嘉麗雅與阿爾馮斯先行前往了洛丹倫王宮,與王後一敘思念,然而泰瑞納斯卻沒有選擇與女兒以及外孫見面。

    正如卡洛斯安坐國賓館一樣,泰瑞納斯也讀懂了卡洛斯的意思。

    這一次的見面,不是翁婿的閑聊,而是奧特蘭克的國王要與洛丹倫的國王擺談,是聯盟的大元帥要與聯盟的盟主講道理。

    泰瑞納斯發現了自己的一處敗筆。

    那就是當初為了鼓舞士氣而刻意發起造神運動,將卡洛斯抬的太高了,而且事後追加了許多哀榮,在那之後更是沒有任命新的聯盟大元帥。

    並非不信任圖拉揚,而是政治的需要。

    所以理論上,卡洛斯的大元帥身份依然有效。

    這就尷尬了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