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95章 是人是鬼都在秀只有王子在挨揍

第595章 是人是鬼都在秀只有王子在挨揍

    我,我,我做了什麼?

    血,我手上怎麼會有血??

    外公,外公怎麼中刀了???

    阿爾馮斯巴羅夫在一臉懵逼中迎來了人生的至暗時刻。

    “卡洛斯巴羅夫刺殺了泰瑞納……”

    侍衛突然大喊,然而卡洛斯瞬間反應過來,用接近暴走程度的的力量施放了律令震懾。

    “閉嘴!”

    “抓住……”

    卡洛斯扯掉裝飾用的披風直接蓋在嘶嚎者的頭上,用這就是斯巴達達達達達達達達達的姿勢一腳將他踹休克。

    開玩笑,像自己這麼牛逼的人都懵逼了,這些張嘴就來的家伙肯定圖謀不軌。

    卡洛斯第一時間做出了判斷。

    絕對不能讓這些廢物扯著嗓子吼起來,必須鎮壓住場子,現在真相是什麼已經不重要了,必須先保證自己嗓門是最大的。

    “有刺客!”

    卡洛斯一嗓子嚎出來,泰瑞納斯的侍衛們也懵逼了。

    我們知道有刺客啊,你的刺客頭子喊什麼喊?

    哪怕沒有武器,卡洛斯徒手也能揮出神聖風暴,強勁的氣流將倒地的泰瑞納斯身邊的閑雜人等驅散,卡洛斯一個箭步上前觀察老岳父的傷勢。

    這是……

    好惡毒的詛咒之刃。

    阿爾馮斯捅自己外公這一道,不是簡單的物理傷害,匕首入腹,一絲血都沒有留,刀刃已經和血肉融合在一起,但是邪惡的魔法能量正在摧毀泰瑞納斯的生機。

    想想也是,艾澤拉斯的最強聖騎士就在這里,簡單的刀傷卡洛斯完全可以當場治愈。

    只有這樣邪惡的魔法詛咒才能達成那些陰謀者的齷蹉目的。

    卡洛斯張開聖光之翼增幅自身的感應力,大量純粹的聖光圍繞著將他托起漂浮于半空。

    “你個弒……”

    還有不長眼的試圖指控卡洛斯,只見卡洛斯伸手一指,又智障一個。

    這時律令震懾的效果也開始消退,理智回歸的眾人開始思考到底發生了什麼。

    蓄力完成的卡洛斯將聖光注入泰瑞納斯的軀體,虛化的右手插入老岳父的腹部,強行將詛咒之刃給拔了出來。

    在大量聖光的刺激下,泰瑞納斯短暫的恢復了意識。

    “找到真正的阿爾馮斯,找到我的外孫!”

    泰瑞納斯縱橫政壇幾十年,僅僅一瞬間就明白了剛才那場鬧劇意味著什麼。

    有人在挑撥自己與卡洛斯的關系,在摧毀洛丹倫王國與奧特蘭克的和平根基,在毀滅聯盟的基石,在抹殺卡洛斯的人望。

    一但卡洛斯失去了威望,那麼自己如果身亡,聯盟就毀了。

    泰瑞納斯看了自己的外孫一眼,眼神中充滿慈悲與哀傷。

    他不相信阿爾馮斯是故意的,但是身體的極度疲憊蠶食著他的意志,泰瑞納斯感覺無盡的黑暗正在向自己席卷而來。

    “卡洛斯,就交給你了。”

    用自認為最洪亮的聲音說出這句話,泰瑞納斯再次倒下。

    不過這一次,卡洛斯接著了他。

    “將刺客壓下去。”

    卡洛斯給了賽丹達索漢一個眼色,賽丹立刻明白過來,沖上前去扼住阿爾馮斯的咽喉將他拖離現場。

    示意嘉麗雅將自己的父親送走前去休息,卡洛斯開始了清算時間。

    不能怯懦,不能退讓,在泰瑞納斯再次甦醒前,卡洛斯必須倒打一耙。

    這是有預謀的政治計劃,如果做實了卡洛斯刺殺泰瑞納斯的罪名,那麼他這麼多年積攢下的聲望全部都毀了。

    太可怕了。

    此時的卡洛斯才感到一陣陣的後怕。

    小看克爾甦加德了,小看耐奧祖了,小看了燃燒軍團和上古之神。

    差一點,差那麼一點點就萬劫不復了。

    卡洛斯渾身散發出駭人的氣勢逼問之前的侍衛。

    “我岳父遇刺,第一時間不選擇護衛你的國王,而是準備污蔑我,是誰指示你的?”

    “我,我只是……”

    受不了卡洛斯的壓迫,侍衛忽然暴起,卻被卡洛斯用兩只手指捏住了劍尖。

    “說出指使者,我給你活路。”

    卡洛斯再次壓迫他。

    “是你啊!”

    侍衛突然露出狂熱的表情,大喊道“卡洛斯陛下萬歲!”

    然後嘴角流血癱倒在地死了。

    “智障嗎?”

    卡洛斯扭頭對洛丹倫衛隊的軍官說道。

    “我不知道你們當中多少人有問題,但是請確保那邊那個活著。”

    卡洛斯指了指被自己用聖光震成賢者時間那個家伙。

    “王後殿下,這是有預謀的叛亂,泰瑞納斯陛下現在急需休養,請您安撫眾人。”

    “好的,我會的。”

    “然後,召喚阿爾薩斯回來吧。”

    因為泰瑞納斯最後的吩咐,王後明白卡洛斯是可以依靠的人,選擇了相信他。

    但是疑惑的種子已經播下,洛丹倫的大地,起風了。

    贊美聖光,經過一天一夜的昏睡,泰瑞納斯終于甦醒過來。

    “阿爾馮斯怎麼樣?”

    慈祥的外公第一時間想到了自己的孫子。

    “被關押在王宮地牢。”

    嘉麗雅眼中泛著血絲,坐在父親的床榻旁寸步不離的照看著。

    “對不起,嘉麗雅,有更好的辦法,現在想來,明明有更好的辦法,但是當時,父親想不到啊,只能委屈阿爾馮斯了。”

    “我知道的。”

    “這件事的影響很壞,一個處理不好,聯盟將陷入內戰,你丈夫將身敗名裂。”

    “我知道的。”

    “卡洛斯呢,我要見他。”

    “他在地牢。”

    “是嗎?那就在等一會吧。”

    “嗯。”

    “嘉麗雅,你哭什麼?”

    “沒,沒什麼。”

    嘴里說著沒什麼,嘉麗雅米奈希爾終于泣不成聲,伏在父親的身上放聲大哭。

    泰瑞納斯伸手去撫摸女兒的臉,卻看到枯枝一般的手掌。

    這是我的手?

    又摸了摸臉龐,顴骨高聳面頰凹陷嘴唇粗糙。

    我……大概活不長了吧。

    泰瑞納斯突然有了一絲明悟。

    “嘉麗雅,麻煩你去叫卡洛斯過來,我恐怕等不了了。”

    在催促女兒離開後,泰瑞納斯又搖了搖鈴鐺,命令自己的總管去傳喚其他人。

    報應啊。

    原來自己女婿所說的“巨大陰影”真的就存在于自己身邊。

    被無限榮光遮蔽了雙眼的自己,真是活該啊。

    泰瑞納斯很清楚,這一切絕不會是卡洛斯所作所為。

    因為卡洛斯與自己一樣,都是活在威望榮耀之上的王者,是背負著“人設”的可憐蟲。

    如果不是卡洛斯想要刺殺,那麼這一切就太可怕了。

    就在泰瑞納斯沉浸于思考當中時,一聲慘叫驚擾了他。

    “陛下,這是第三個暗殺者。”

    只屬于泰瑞納斯的暗殺之刃從陰影中現身,向自己的主人鞠躬過後,帶走了偽裝成侍從的刺客尸體。

    泰瑞納斯點了點頭,似乎在繼續發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