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96章 爸爸去哪兒

第596章 爸爸去哪兒

    “父親!父親!我……”

    從小嬌生慣養的阿爾馮斯習慣了集萬千寵愛于一身,哪里見識過黑牢的可怕。

    即使挑選了王宮地牢最好的房間,那陰暗霉敗的氣味和陰森恐怖的氛圍依然如同深海恐懼般摧殘著小王子的心智。

    當卡洛斯出現在阿爾馮斯面前時,小王子除了呼喊著父親,已經失去了組織語言的能力。

    什麼叫那不是真正的阿爾馮斯?

    我是啊。

    一向親切的外公否定了自己的身份,只有十歲的阿爾馮斯根本理解不了那份殘忍背後的愛,眼前的父親是他最後的希望,仿佛黑暗中的光。

    “匕首是哪兒來的?”

    卡洛斯平靜的問道。

    “我,我不知道。”

    卡洛斯想了想,直接徒手扯斷了鎖住牢門的鐵鏈隨手扔在一旁,走進了房間,盤腿坐在了兒子面前。

    “你知道的,仔細回憶。”

    卡洛斯伸出食指點在阿爾馮斯的額頭,萬能的聖光這次起到了鎮定劑的效果。

    阿爾馮斯畏懼著父親的目光,卻有著一股子倔強,沒有低頭。

    于是在卡洛斯的引導下,被動進入了冥想狀態的阿爾馮斯回憶起來了。

    “布瑞爾,有壞人襲擊我們,打的真痛快,戰利品,好看的匕首,我的……我藏起來了。”

    一柄匕首絕對沒有控制心智的效果,阿爾馮斯身邊全是聖騎士,真是那麼強力的詛咒道具不可能三兩天時間里毫無端倪,你當你拿到的是薩拉斯塔,黑暗帝國之刃?

    有更深層次的原因,卡洛斯甚至懷疑嘉麗雅身邊有詛咒教派的潛伏者。

    但是繼續引導兒子回憶過往,阿爾馮斯便出現劇烈的頭痛癥狀,冥想最終被打破。

    “知道你干了什麼嗎?”

    “那不是我,父親,我不想傷害外公,我……”

    “那就是你,別找借口。不管是被人控制了還是中了邪惡的魔法,那就是你,捅了你外公一刀的就是你,是你,阿爾馮斯巴羅夫,我卡洛斯巴羅夫的兒子。”

    “父親,我該怎麼辦?”

    巨大的愧疚與恐懼擊穿了阿爾馮斯的心防,他再也忍不住,撲進父親懷里痛哭起來。

    你能怎麼辦,你外公已經把脫罪的劇本都寫好了,捅了他一刀的是偽裝成“阿爾馮斯”的刺客,“真正”的阿爾馮斯失蹤了。

    你好辦的很,找個倒霉蛋背鍋,把“你”救回來就行了。

    難辦的是我啊!

    熊孩子,你爹我現在才是進退維谷,一失足就成千古恨了。

    坑爹啊,這是。

    真有一巴掌把兒子糊牆上的沖動,但是卡洛斯嘆了口氣,忍住了。

    自己的種,能怪誰呢。

    “卡洛斯,泰瑞納斯陛下醒了,他急著見你。”

    賽丹達索漢在地牢外攔住了嘉麗雅,自己下來傳達。

    “這麼快?那事情還有轉機啊!”

    卡洛斯大喜過望,泰瑞納斯醒了!

    “你在這等我,除了我,誰讓你離開都不準走,听明白了嗎?”

    “嗯,除了父親的話誰我都不听。”

    听到外公醒了,阿爾馮斯也松了口氣,急忙點頭答應。

    卡洛斯急匆匆的離開關押阿爾馮斯的牢房後,突然停住了腳步。

    “老師,我能信任你嗎?”

    賽丹達索漢明白,卡洛斯有非常重要的事托付給自己。

    “這一聲老師,值得我付出性命。”

    “我沒有關牢門。”

    “所以你拉不下臉,你要我回去關門?”

    “……”

    活該你混的沒有烏瑟爾好,簡直是個氣氛毀滅者。

    “替我守好阿爾馮斯,不要讓那些家伙再利用他。但是,如果,他要逃跑……”

    卡洛斯沒有說出要怎麼樣,因為他自己也不知道,只是留給賽丹達索漢一個沉重的背影,就離開了。

    賽丹達索漢一個人地牢凌亂,什麼意思,這麼沉重的語氣,難道是要……

    不至于啊。

    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當賽丹達索漢準備放棄鐵男的形象舔著臉尋根問底時,卡洛斯已經走遠了。

    國王醒來的消息,驅散了籠罩洛丹倫城的陰霾。

    王宮大臣們雖然驚悚于國王的衰弱,但是在聯盟的主宰面前,只要泰瑞納斯沒有斷氣,就沒有人敢正面頂撞他。

    越是瀕臨死亡的國王越是可怕,這是貴族們的共識。

    阿爾馮斯的事件被定性了,邪教組織綁架了騎士王的孩子利用魔法將刺客偽裝成泰瑞納斯的外孫試圖挑動洛丹倫王國與奧特蘭克的戰爭。

    那一柄詛咒匕首雖然沒有帶走泰瑞納斯的性命,卻徹底的摧毀了他的健康。

    召集阿爾薩斯返回洛丹倫的旨意已經連發了三波,洛丹倫因為泰瑞納斯遇刺而引起的波瀾被暫時壓下,但是後續的發展誰也沒有數。

    在于老岳父商量好小舅子阿爾薩斯洛丹倫返回前需要協調的事宜後,卡洛斯與妻子吻別,一個人前往了王宮地牢。

    最終,阿爾馮斯沒有走出形同虛設的牢房,無論是賽丹達索漢還是卡洛斯都松了口氣。

    只服務于米奈希爾家族的王室法師領著一只帶著鐐銬的豬前來,一腳將豬踹進監牢,然後打開一道傳送門恭送卡洛斯與阿爾馮斯離開。

    在兒子一臉懵逼的呆萌表情下,卡洛斯忍不住也一腳將阿爾馮斯踹進傳送門。

    “嘉麗雅他們的安全就交給您了,老師。”

    “我盡力。”

    賽丹達索漢拍了拍胸膛,回應道。

    說完,卡洛斯也走進了傳送門。

    “父親,這是哪兒?”

    “大概是耳語森林吧。”

    黑漆漆的夜,看不清路,阿爾馮斯在傳送門閃耀的光輝黯淡後,感覺自己和瞎子沒有區別,于是帶著哭腔問道。

    “我們來這兒干嘛?”

    “親子大冒險。”

    “啊?”

    “哈~~~”

    “爸爸,不要殺我,我是你親兒子啊!”

    “松開我大腿,有點男子漢的氣概!”

    “我不想死!”

    “往哪兒掐呢?小兔崽子!我打死你。”

    一陣哭笑不得的互動後,阿爾馮斯終于明白,自己老爹說的是真的,這是外公為自己脫罪的一部分。

    “小廢物,你爹我十歲的時候,已經跟你二伯三伯滿世界的打狼吃肉,要不是你奶奶皮鞭厲害,我們恨不得住在森林里。怎麼到你這還怕黑。”

    背著兒子,卡洛斯幾乎感覺不到格外的重量,開啟聖光狗眼,更是火把也不用打,一路翻山越嶺如履平地。

    但是阿爾馮斯只是個和平年代出生的小紈褲啊,平時身邊人都寵著他,哪里真正吃過苦,此時除了抱緊父親的脖子,只剩下听听耳邊呼嘯的風。

    詭異的原始森林,原本黑童話的發源地,因為有了父親,似乎也沒有那麼可怕了。

    阿爾馮斯居然睡著了。

    “醒醒,醒醒。”

    不情願的被推攘起來,阿爾馮斯睡眼惺忪的看著自己的父親。

    “日出了。”

    這是一片湖泊,好大的湖泊,出生的朝陽將湖面染成金黃色,異常的壯麗秀美。

    “這就是你兒子嗎?”

    “是啊,小廢物一個。”

    “哎,泰蘭……”

    “會見面的。”

    沉迷于美景的阿爾馮斯沒有注意到,湖畔,上百號猛漢正在緊張有序的進行著工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