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97章 法蘭西失去了藍與紅

第597章 法蘭西失去了藍與紅

    不是每一滴牛奶都叫特能甦,但是每一個侏儒都是天生的爆破鬼才,這是寫在基因上刻在骨子里的種族天賦。

    侏儒,工程學15。

    從第二次獸人戰爭後期,卡洛斯就有意識的引進高端工程人才,十多年下來的結果,奧特蘭克一直是除鐵爐堡外最大的侏儒移民地。

    尤其是二戰後期,鐵爐堡恢復農業生產之前那段時間,卡洛斯利用聯盟大元帥的職務之便與梅卡托克商量分流人口得到了大工匠與麥格尼的一直點贊,認為卡洛斯仗義。

    雖然戰後許多侏儒回到了鐵爐堡,回到了族人身邊,但是還是有不少侏儒留在了奧特蘭克服務于巴羅夫家族。

    原因是卡洛斯始料未及的鋼坦克計劃太符合侏儒的胃口了。

    卡洛斯多鉚蒸剛的浪漫與侏儒的作死天性一拍即合。

    雖然因為卡洛斯的失蹤,卡爹十年來叫停了不少計劃,但是依然有超過四位數的侏儒留在了奧特蘭克。

    所以當卡洛斯開始打提爾之墓的主意時,首先想到的不是法師,而是工程師。

    更正,是侏儒工程法師。

    與游戲地圖不同,耳語森林因為處于高山丘陵環境,一直是洛丹倫王國的開發盲點,茫茫黑森林中想要尋找埋藏著泰坦守護者提爾的墳墓,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但是出乎卡洛斯的預料,因為此時的上古之神無論恩佐斯還是約格薩隆都沒有完成對于牢籠封印的侵蝕,負責這件事的提里奧弗丁虔誠的向聖光祈求引到,居然得到了回應。

    于是,卡洛斯帶著自己的兒子就這麼來了。

    果然每一個聖騎士都有一顆懲戒的心啊。

    游戲害人不淺……

    卡洛斯發覺自己居然選擇性的遺忘了提爾之手……或許應該被稱為白銀之手的這麼一件聖物實際上也在提爾之墓里。

    不,實際上白銀之手才是提爾之墓的封印法器,索拉丁帶著自己的愛劍斯多姆卡去斬殺腐蝕者扎卡茲已經是很多年以後的事情了。

    既然要挖提爾的墳,就不得不說說墳墓的主人以及他的敵人。

    這是一個郎郎阿狗的故事。

    從麥迪文那里得到的知識,更正了卡洛斯一些來源于游戲經驗的謬誤認知。

    提爾根本不是因為對人類的關愛而保護了弱化的維庫人南下。

    泰坦守護者或許公正,但是絕不仁慈。

    提爾是被洛肯給坑了。

    人類,是艾澤拉斯最重要的種族之一,但是卻並非艾澤拉斯的原生種族。人類、矮人、侏儒以及魔古等種族其實比較正規的稱呼應該是泰坦造物的後裔。

    在第二次泰坦降臨後,上古之神的黑暗帝國隕落,因為在保證安全的情況下無法根除扎根艾澤拉斯內部的古神觸須,泰坦們封印上古之神後變離開了艾澤拉斯星球。相應的,留下了以奧丁為首的泰坦守護者。

    守護者們在如今的諾森德“風暴峭壁”的地區修築了名為“奧杜爾”的要塞,並在其中安放了已經建造完成名為“意志熔爐”的機器。

    “意志熔爐”是與古卡利姆多大陸的南部要塞“奧丹姆”中的“起源熔爐”相對應的機器,二者均誕生于守護者阿扎達斯和米米爾隆之手,其作用在于為沉睡的世界之魂輸送能量,同時“意志熔爐”還具有賦予生命的功能,通過汲取世界之魂散播出的生命力,來賦予無機物以生命。

    守護者們利用“意志熔爐”的力量創造了被稱為“第二代泰坦造物”的新物種,其中就包括托維爾人。

    維庫人誕生于鋼鐵之中,所以算得上是真正的“鐵人”泰坦的技術賦予了它們強壯的體魄和堅韌的身軀,無與倫比的勇氣與堅忍不拔的戰斗意志令維庫人所向披靡,與古神爪牙漫長的戰斗鍛煉出了它們高超的戰斗技巧,這令維庫人成長為擁有強大戰斗力和精神力的泰坦造物,真正意義上的戰斗種族。

    正因如此,維庫人才備受守護者們的青睞奧丁選擇在維庫人中挑選勇士加入他的“瓦拉加爾”大軍同樣,洛肯和他的被腐化的手下們也選擇了維庫人成為他們煩武器。

    洛肯在約格薩隆的蠱惑下濫用起源熔爐暗地里鍛造了一支效命于自己的軍隊。但是因為起源熔爐已經被約格薩隆所污染,通過熔爐向泰坦造物中散播了“血肉詛咒”,感染了這種詛咒的泰坦造物會逐漸“血肉化”。洛肯與其他守護者之間的戰爭擴大了血肉詛咒的傳播,哪怕跟隨守護者出征遠離奧迪爾的泰坦造物也無可避免的受到了感染。

    特別說明,被洛肯坑了的除了提爾還是萊登。

    感染血肉詛咒的泰坦造物自身實力會被大幅的削弱,而在當時的混亂局面下這可以說是致命的。

    雖然上古之神被泰坦出手封印,但是古神的爪牙大軍還在肆虐大陸。

    提爾與阿扎達斯帶著諾甘農的圓盤以及維庫大軍準備前往奧達曼決絕穴居人的問題,萊登帶著魔古人去平息螳螂妖以及亞煞極之息引發的混亂。

    最後的結果就是他們都被洛肯坑了。

    萊登的故事有空再吹,說回提爾。

    因為洛肯的出賣,阿扎達斯與提爾遭到了古神爪牙大軍的堵截。

    提爾掩護阿扎達斯帶著諾甘農的圓盤突圍,而自己則留下來斷後。

    然而被血肉詛咒腐化的維庫大軍戰斗力嚴重弱化,在精心設計的殺局里,提爾最終犧牲在與追擊他們的克拉西斯的戰斗中。

    特別說明,古神的追隨者們自稱為無面者,而克拉西斯則是無面者中最強大的個體,上古之神真正的“爪牙”。

    巨大的體型確保了強大的力量,再加上高超的智力,克拉西斯的黑暗魔法甚至可以粉碎泰坦造物的心智。

    克拉西斯通常充當著上古之神核心領域的守衛,以及戰場上古神大軍的督軍。

    克拉西斯對黑暗魔法的掌握使得他們擁有了極強的再生能力,甚至在被殺死後仍然可以緩慢的積蓄能量死而復生。

    還記得黑海岸那具巨大的殘骸嗎?

    這,就是克拉西斯。

    提爾面對的,不是一個克拉西斯,而是兩個

    扎卡茲與基希克斯。

    可惜上古之神失算了,洛肯也失算了。

    古神爪牙面對的是艾澤拉斯最強守護者,是差點手撕迦拉克隆的超級猛男,是奧丁也無法企及的奇行種,是將莽與勇點滿了的戰神。

    即使隨行的維庫人已經阻擋不了古神爪牙的攻勢又如何?

    老子提爾一個人就是一支大軍。

    最終,提爾付出生命的代價莽死了基希克斯,莽穿了扎卡茲,完成了理論上絕無可能的雙殺。

    奧丁派出的援軍來得太遲了

    提爾戰死的地方被那些他的崇拜者命名為“提爾之殞”。而提爾唯一留下的遺物他那支因為肉搏迦拉克隆被咬掉後重新鍛造的“白銀之手”,被安放在他的墓地前,用來鎮壓沒有來得及被無面者搶走的扎卡茲尸體。

    維庫人對這位守護者充滿了敬意、感激還有愧疚,他們向泰坦守護者提出希望能永遠守護提爾之墓的請求,提爾的老友阿扎達斯應允了。

    從此,這些維庫人便在“提爾之殞”維庫語讀作“提瑞斯法”的地方,安頓了下來。

    但是這些維庫人只是他們眾多同胞中的一小部分,大部分的維庫人依然留在北方。

    洛肯的陰謀以及奧丁的迷之沉默造成了守護者們極大的損失與混亂,但是守護巨龍的五色軍團以及暗夜精靈卡多雷帝國的崛起加速了艾澤拉斯由混亂向平穩衍變的過程。

    和平,似乎到來了。

    失去了鋼鐵身軀的維庫人們開始想辦法來彌補缺失的力量,他們看中了翱翔在天空中的始祖龍。馴化始祖龍幾乎是每一個維庫氏族都要做的事,但是其中做的最好的莫過于伊米隆國王領導的掠龍氏族,他們馴龍的能力是維庫人中最高超的,因此他們也成為了最強大的維庫氏族。

    血肉詛咒對維庫人的影響在逐漸加深,最初只是影響肌膚強度的詛咒現在已經到了連培育的下一代都完全血肉化的嚴重程度。當維庫婦女們生出血肉化的嬰兒後,維庫人們陷入了恐慌,甚至有些人認為伊米隆國王是導致這一切災禍的根源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要把血肉詛咒算在自己頭上,但是伊米隆國王卻並不慌張,他冷靜的下達了處置的方法︰將所有血肉化的嬰兒殺光。

    大部分維庫人堅決的執行了國王的命令,但是依然有心存不忍的維庫人,他們選擇將這些嬰兒送到傳說中南方之地的同胞們也就是駐扎在提瑞斯法的維庫人那里去交給他們撫養。

    正是這些受到血肉詛咒的提爾追隨者和掠龍氏族的嬰兒,在日後繁衍出了艾澤拉斯最初的人類。

    所以說這樁人類起源的無頭公案,在麥迪文的娘八百年如一日的考挖古墳下,終于浮出水面。

    時光流逝,因為血肉詛咒的腐蝕,當年提爾的追隨者們早已作古,新生的人類從長生種變成了短命種,提爾傳說的真相也隨著先祖的逝去漸漸被掩埋,直到千古一帝索拉丁的橫空出世。

    這位大佬的一生是戰斗的一生,統一人類,結盟高精,爆錘巨魔,唱著無敵是多麼寂寞的索拉丁尋著線索找到了被掩埋于時光之下的提爾之墓,好死不死的發現了腐蝕者扎卡茲的尸體,又好死不死的觸動了提爾設下的封印。

    早已年久失修的封印失效,扎卡茲即將復活。

    索拉丁繼承了提爾的莽與勇,又是一波一換一,用自己的佩劍斯多姆卡再次封印了扎卡茲,然後場面于提爾之墓。

    也正是索拉丁晚年的這波騷操作,埋下了阿拉索帝國崩潰的種子。

    卡洛斯在耐心等待侏儒完成潛水器調試的空閑里,陪著阿爾馮斯在湖邊釣魚,順便緬懷著古人過往的歷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