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98章 老別致長得真東西

第598章 老別致長得真東西

    nbsp; 這是魔法。

    這是聲吶探測器。

    啊~~~

    這是魔法聲吶探測器。

    卡洛斯實在不想吐槽自己手下那驚為天人的腦回路,這時候只要扯著嗓子吼“侏儒工程學牛逼(破音)”就可以了。

    就如同這非常不科學的魔法聲吶探測器居然真的定位出了深藏湖底那提爾之墓的入口一般,卡洛斯也無法理解侏儒們是怎麼用鉚釘和鐵皮解決了潛水器的密封性這個難題。

    算了,我讀書多,你隨便騙我。

    偌大一個湖,肉眼估測少說二十公頃,即使定位了入口的位置,怎麼進行人員輸送也是大問題。

    為了隱秘性,動用的法師人數極少,雖然忠誠經過了堅定,但是能力這種東西……強求不來的。

    而潛水器這種玩意兒,侏儒坐進去都打急,當做運載工具……

    卡洛斯開始犯愁的時候,終于發現了原來自己不夠聖騎士。

    提里奧.弗丁帶著手下人就地取材利用做了一個巨大的原木筏子,命令侏儒潛水器外掛了一個氣泡發生器在入口位置“放屁”。接著帶著二十多號猛男全副武裝帶著錨繩劃著木筏抵達氣泡區。

    一,二,三,下錨。

    全體都有,喝水下呼吸藥劑。

    三,二,一,跳。

    大錘八十,小錘四十。

    八十,八十,四十,八十,八十,八十……

    氣息將盡的聖騎士順著錨繩爬上木筏休整,換人繼續下去。

    依靠人力,提里奧用了一下午時間破除了提爾之墓入口的封禁(物理)。

    卡洛斯陷入了深深的沉思,這到底是思維的盲點還是認知的誤區。

    山口山游戲中的腳男,走的是類似通風口的後門,而卡洛斯一伙直接砸開了正門。

    這就導致了卡洛斯實際上並不知道提爾之墓前半段的通路情況。

    不過問題也不大。

    畢竟是提爾的寢陵,眼下的時間點,克爾甦加德的詛咒神教還在作妖,古加爾的暮光教派蟄伏于下,沒有了薩拉斯塔.黑暗帝國之刃從中作祟,提爾之墓現在的安全性還是有保障的。

    于是又等了一天籌集物資裝備,做好入口加固以及緊急撤離的方案準備,卡洛斯帶著基友兒子和跟班進入了提爾之墓。

    阿爾馮斯對于水下呼吸藥劑這種神奇的玩意兒興奮不已,總想與魚兒為伴,被他親爹抓住了命運的頂瓜皮,一路拖入了逐漸暗淡的湖底。

    在通過匆忙加固的缺口後,是一段逐漸變窄切浸水的通道。

    聖騎士怎麼加點,在線等,急?

    答案︰聖光點滿,剩下的什麼順劈斬、旋風斬、斬殺、跳劈、斷筋、沖鋒看著點就是了。

    所以黑暗從來限制不了卡洛斯一行人。

    在柔和的光輝下,維庫的子孫後代一面前行順便觀瞻著牆壁以及天花板上沾染了青苔水草的壁畫浮雕。

    往前走了大概五百米,經歷了一個深u型的上下坡通道,水沒了。

    這是一個相對干燥的前廳,雖然沒有明顯的空氣流通跡象,味道卻並不難聞,沒有一般古墓的腐敗氣味。

    一塊巨大的石碑立在大廳的正中央,周圍的壁畫浮雕不再是敘述故事的類型,而是一個個形態各異的維庫人戰士半身像。

    維庫語是人類通用語的前身,作為同源的語種,卡洛斯即使沒有系統學習過這種古文,連蒙靠猜也能看懂個七七八八。

    畢竟握掌了單詞有沒語境能也瞎猜順序並不響影閱讀。

    這是對于提爾豐功偉績的贊頌之詞,是他的追隨者們立下的誓約之碑。

    同時也是警告子孫後代的傳世之言。

    黑暗之敵並未消亡,勿忘提爾之隕。

    “那些雕像不是鑿刻出來的呀。”

    卡洛斯對提里奧說道。

    “你讀完了?我才看到一半。”

    提里奧側目詢問。

    “嗯,每一個半身像,都是我們祖先的遺體。”

    卡洛斯肅穆的說道。

    “人殉嗎?把遺骸封進石磚。”

    提里奧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周圍。

    “不……”

    卡洛斯想了想,還是抽空給提里奧科普一下吧。

    無視了一旁對什麼都躍躍欲試的好奇寶寶阿爾馮斯,卡洛斯他們初步的勘察了前廳後便繼續前進。

    這是一次古墓探險,也是一次朝聖之旅,在破壞了入口後,聖光棍肌肉棒子們沒有選擇破壞性的前進方式,而是一路解密觀光,于是探索進度慢了下來。

    時間差不多後,留下四個精明謹慎的人看守前廳,其他人原路返回了湖畔的營地。

    一夜安眠,第二天日出之後,卡洛斯探險隊再次出發。

    只不過水下呼吸藥劑雖然可以解決水下呼吸的問題,卻沒有防寒保暖的功能,疲憊的阿爾馮斯裹著毯子呼呼大睡,卡洛斯也懶得叫醒兒子,便與好基友弗丁再次開始了提爾之墓的探索。

    這一次,有了重大的發現。

    在接近提爾安息之處的通道時,發現了風化的人類骸骨與腐朽的盔甲。

    是索拉丁大帝的侍衛。

    繼續前進,尸骨越來越多,在提爾的安息之處,寬闊高聳的空間內,到處都是戰斗過的痕跡,近千年的歲月也沒有磨平這些傷痕。

    同行的騎士們檢查著那些風化的先人們,試圖還原戰斗的真相,唯獨卡洛斯一聲嘆息。

    衣冠冢啊,巨大的棺木里,並沒有提爾的尸骸。

    想想也是情理之中,提爾即使陣亡,也是泰坦守護者,他的尸身不會隨便安置的,應該是運回了奧迪爾或者奧丹姆吧。

    “他們是力戰而亡。”

    提里奧在卡洛斯注目著提爾衣冠冢的時候,已經完成了對當年那場戰斗的復盤。

    “或者說他們是自願留下來封門的。”

    “什麼意思?”

    卡洛斯並沒有去調查,自己就沒有發言權,于是誠懇的問道。

    “沒有致命傷,但是全部傷痕累累,而且你看他們的姿勢,等死啊。”

    “嗯?”

    卡洛斯听聞此言,側身看去。

    果真如此。

    “他們封閉了大門後,大部分靠牆活著躺臥,這說明什麼?”

    “自願或者說被留下的傷病號。”

    “沒錯。順著痕跡,應該是那邊。”

    提里奧伸手一指,施展新掌握的聖光狗眼閃起來驅散了幻影牆壁的偽裝,一道閃耀著銀白光芒的金屬大門出現在眾人眼前。

    “我來。”

    卡洛斯制止了其他人靠近大門,自己走了上前,用力推開了沉重的大門。

    終于,起風了。

    空氣從卡洛斯他們所在的大廳倒灌進未知的通道,暗影的氣息卻從未知的深處傳來。

    “走,去看看。”

    一路上,滿是力戰而竭的勇士尸骸,索拉丁大帝的親衛隊盡數亡于此戰。

    “這是……”

    走了許久,狹長的通道戛然而止,一處空曠的洞穴,妖風陣陣,巨大的如同山岳般的陰影蟄伏于斷崖另一側。

    “這是,腐蝕者扎卡茲。”

    卡洛斯走到道路盡頭駐足遠觀,震撼于克拉西斯龐大體型的同時,也注意到了扎卡茲腦門上的斯多姆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