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99章 人若從心萬般自在

第599章 人若從心萬般自在

    泰坦科技,震撼人心。

    哪怕經歷了千百年時間的沖刷,並且被蠻王索拉丁砍了一劍,崩潰並持續崩潰著的封印依然起著微弱的作用。

    “這東西真皮實啊。”

    卡洛斯撫摸著守護者留下的遺跡感慨道。

    “但是破碎實在太嚴重了,核心中樞還被破壞,即使我們修復了整個系統,能發揮多少作用也是未知數啊。”

    提里奧.弗丁憂心的回答。

    當年的詳情已經隨風而去,但是索拉丁大帝的太狂妄實在坑了後來人。

    很簡單一個道理,山海滄田,當年供後人悼瞻的聖地如今深深沉入湖底,不恢復封印系統維持整個提爾之墓的穩定性,怎麼收拾扎卡茲?

    卡洛斯自信歸自信,又沒有在腦門刻勇心口畫莽,萬一斗破蒼穹……那個天花板漏水,涼了啊。

    “走後門才是普世真理嗎?”

    卡洛斯小聲嘀咕著。

    除了背索拉丁劈開的控制中樞,封印系統最核心的動力中樞應該就是提爾的白銀之手,但是那玩意兒在通道的更深處,隔著斷崖,擋著腐蝕者扎卡茲,派一兩個人探探路還湊活,想要運送物資修復封印體系,沒搞啊。

    扎卡茲雖然依然處于尸體狀態,但是真不愧它腐蝕者的稱號,凡是見過它尸骸的聖騎士,當晚統統都做了血肉淋灕的噩夢,搞的卡洛斯頭都大咯,急忙舉行了大型驅邪儀式。

    這種精神層面的污染正是人類直面古神時最頭疼的地方。

    重新尋找“後門”入口也不是不可以,繼續抽調物資人手,沒有辦不到的事兒。

    但是卡洛斯還記得,自己這一趟出來是為了什麼,時間已經很緊迫了。

    在阿爾薩斯返回洛丹倫城之前,他也得回去。

    老岳父泰瑞納斯這一刀挨的要命,詛咒神教不會停止自己搞事兒的計劃,新的動蕩正在醞釀中,找回“阿爾馮斯”,趕緊回去收拾爛攤子才是硬道理。

    所以取巧的辦法不能用了,必須做好硬踫硬的準備。

    “繞開提爾之墓原本的封印系統,我們自己搞吧。”

    卡洛斯當機立斷。

    提爾之墓的封印遍布整個墓室渾然一體,但是在中樞被破壞的情況下原本就式微的封印力量更是分散到各處,完全起不到作用。在這樣的情況下,卡洛斯的提議未嘗不是一個明智的方向。雖然人類的技術不計泰坦守護者科技,一百個聖騎士的力量也比不過泰坦的動力引擎,但是將力量集中在一起,僅僅局限于扎卡茲藏尸的洞穴,這股力量可比什麼泰坦封印強太多。

    說干就干,通行斷崖的橋梁已經搭好,被熔鑄的光鑄鐵符文被嵌入地面以及牆壁,侏儒們正在緊急討論天花板的加固計劃,卡洛斯則思索著風險利益得失。

    聖光作為宇宙中秩序等級最高的力量,許多泰坦以及高階守護者也在使用,或者說也會使用。

    但是這其中不包括提爾。

    巧合的是,提爾斷臂後重新鑄造的白銀之手,卻是極佳的聖光導體。

    所以這里就存在一個問題,可能游戲當中是在誤導人,腳男取走的可能真的只是“一只白銀之手”,後來那柄名為【白銀之手】的神器戰錘,可能是銀色黎明後來利用提爾的斷臂為材料打造的。

    這其中的差別就很大了。

    少了幾十年時間的積累,現在的人類有沒有那種能夠處理提爾之手的工藝都是個大問題,真的費盡心機取回“一只手”……

    血虧啊。

    而且,根據麥迪文的說法,斯多姆卡不僅僅是人王的佩劍,它本身就是一柄鑰匙。

    遺憾的是,麥迪文在考古方面就是個媽寶男,大多數知識都是從親媽那繼承的。

    艾格文.麥迪娜推測出了斯多姆卡是一把至關重要的鑰匙,卻不知道它開啟的究竟是什麼鎖。

    這就令卡洛斯有些進退維谷。

    斯多姆卡的價值很大不假。

    取得斯多姆卡,卡洛斯在政治上就有了一張底牌,關鍵時候當癩子湊王炸也是極好的。

    斯多姆卡是一柄神器級別的武器更是貨真價實。

    取得斯多姆卡,以後跟軍團古神干架也會順手許多。

    但是卡洛斯更關心斯多姆卡的鑰匙身份。

    艾澤拉斯擁有太多的未解之謎,想要拯救這個殘酷而美麗的世界,壯大自身是一方面,繼承遺產同樣重要。

    親自走了一趟,卡洛斯發現了扎卡茲身後的那一條通路,可惜那是一條被岩石堵死的路。

    想要進行深一步的挖掘工作,是目前的人力、物力、時間都不允許的。

    所以,卡洛斯在理智的衡量之後,決定先取斯多姆卡。

    永遠不要小看自己的對手,在抽調了絕大多數人手後,湖畔營地的守衛力量已經形同虛設。

    所以卡洛斯在安排了預警的暗樁觀察哨後,命令非戰斗人員進行分散潛伏,把兒子阿爾馮斯也帶在身邊,做好了克爾甦加德以及他背後的耐奧祖會偷襲自己的準備。

    接著,便是人力聖光電池們的用愛發電。

    上百名聖騎士同時發作,在準備工作相對充足的情況下,一個巨大的聖光壁壘撐了起來,保護著這個空曠洞穴的主體結構。

    阿爾馮斯似乎被扎卡茲尸骸的巨大所震懾,有點走神,挨了親爹一巴掌。

    “讓我和你並肩戰斗吧。”

    “抱歉,提里奧,這一戰不僅僅是奪取神器或者鎮壓邪惡這麼簡單,它還有著象征意義,我必須獨自面對。”

    卡洛斯解釋道。

    “那是索拉丁大帝的遺願,是人王之劍。我如果想要知道真相,必須得到索拉丁意志的認可,時間已經太過久遠,索拉丁留下的意志已經太過微薄,刺激必須足夠強烈,象征必須絕對鮮明。所以我必須進行一場一對一的單挑,正面擊敗扎卡茲。”

    經過幾日的觀察,卡洛斯與提里奧.弗丁都確定了一件事,那就是鎮壓扎卡茲尸體阻止其復活的斯多姆卡上,殘存著索拉丁的氣息。

    在艾澤拉斯,神神鬼鬼的一點都不稀奇,但是如果能與索拉丁大帝進行交流,這本身的價值甚至不在獲取斯多姆卡之下。

    畢竟阿拉索帝國的快速崩潰,埋葬了太多太多的未解之謎。

    恰好出發之前,卡洛斯從詛咒神教手中搶下了諾斯。

    諾斯除了是個天才的藥劑師,本職工作其實是通靈師。

    在緊急聯系了諾斯後,通靈大師給出了解決方案,並且提醒卡洛斯,關鍵在于【象征】。

    聖騎士們不斷吟唱著頌歌,沉重而磅礡的歌聲激蕩在空曠的洞**產生回音,肅殺而熱血的氛圍刺激了所有人。

    “阿爾馮斯就交給你了,如果事不可為,立即突圍。”

    卡洛斯對提里奧.弗丁說道。

    即使是他,也受到了影響,這一次,仿佛無數的記憶片段閃過眼簾。

    “父親!”|

    阿爾馮斯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哭,但是內心強烈的感情令他呼喊出了這個詞。

    提里奧.弗丁也受到了影響,拉住阿爾馮斯問道。

    “王啊,你若有事,帝國何去何從?”

    “若一去不回,那便一去不回。”

    卡洛斯一躍而過,無視斷崖阻隔,踩在扎卡茲頭上拔出了斯多姆卡。

    剎那間,在參雜了通靈術的聖光法陣影響下,他似乎看到了一個狂野高傲的身姿站在自己的身旁,用傲慢的眼神詢問自己。

    你,有資格繼承我的帝國嗎?

    失去了鎮壓的扎卡茲以驚人的氣勢收納著暗影的力量,復活在即。

    千年之戰,即將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