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00章 千古一帝

第600章 千古一帝

    “父親,為什麼不把斯多姆卡留給我,難道我沒有資格繼承您的神劍嗎?”

    “不,我的孩子,你是我最滿意的繼承人,也是我欽定的下一位阿拉索之王。”

    “那是為什麼?您不把象征王權的斯多姆卡交給我?”

    “因為我希望帝國能夠長久的和平,因為我希望子民能夠將我的子嗣視為帝國正統,把我的血脈當做高貴尊榮,而不是憑著一把劍來決定王位。”

    扎卡茲在失去斯多姆卡的鎮壓後,核心再無桎梏,即使一百位聖騎士聯手編制的結界也阻擋不了無孔不入的暗影之力瘋狂涌向它的軀體。

    而卡洛斯也阻止不了斯多姆卡將自己主人的記憶塞進自己的腦海當中。

    這注定將是一場艱難的戰斗,太過逼真的記憶碎片混淆了卡洛斯對于真實與虛幻的界定。

    趁你病要你命,卡洛斯在扎卡茲出于薛定諤復活狀態的時候,便是一套勢大力沉的瘋魔劍法。

    可惜效果極其有限,暗影幾乎瞬間愈合了扎卡茲的傷口。

    混亂的記憶再度來襲。

    帶著一身的豐功偉績,頭發開始花白的索拉丁離開了王位。

    “知道我這一生最自豪的是什麼嗎?”

    “戰勝了巨魔?”

    “不是。”

    “建立了帝國?”

    “不全對。”

    “總不會還要加上獲得了精靈的友誼吧。”

    新王預期說是在回答索拉丁的問題,不如說是在吹捧自己的父親。

    如果換做年輕時候的索拉丁,大耳刮子已經糊兒子臉上了。

    現在的索拉丁已經多了一分平和與寬容,他平靜的說道。

    “我最自豪的是領導我的同胞從部落走向帝國,是將百萬人的意志凝聚成一個名字。孩子,我希望將來,我最自豪的是有你這個兒子。”

    說完,大帝離開了激流堡。

    扎卡茲的“大腦”開始運轉,它干涸的身軀饑渴于暗影,它邪惡的意識渴望鮮血,單純的物理傷害無法對腐蝕者造成致命傷,卡洛斯離開了怪物的身軀,試圖用聖光灌注斯多姆卡揮砍出自己最強的一擊。

    很遺憾,卡洛斯失敗了。

    長久的浸潤在暗影之源,斯多姆卡本能的排斥著聖光。

    劇烈的暗影爆炸,虛空之風橫掃場地。

    卡洛斯橫手一揮,在暗影的襯托下,破碎的聖光如星河璀璨。

    雖然因為神劍的不配合,卡洛斯來不及變招,但是斯多姆卡似乎擁有吞噬暗影的能力,即使虛空暗影的風暴擊碎了卡洛斯倉促間發動的聖盾,卻並未重傷持劍之人。

    伴隨著地面的震動,扎卡茲龐大的身軀站立了起來。

    古神最忠實的僕人復活了。

    卡洛斯再一次陷入回憶的幻想當中。

    “阿洛迪,你真是無趣啊。要多笑,不然白瞎了你這張臉。”

    “老東西,閉嘴吧,一把年紀還那麼莽撞,你對虛空惡魔根本一無所知。”

    索拉丁赤裸著上半身,任由一個容貌俊美的男子為自己醫治胸前的傷口,由魔法造成的傷口。

    “那你倒是說說,那種不堪一擊的渣滓有什麼可怕之處?”

    “無邊無際無窮無盡。”

    “你真不可愛,夸夸自己的父親就這麼難嗎?”

    “我沒有一把年紀了還與虛空惡魔玩肉搏的父親。”

    “唉,當年的你多麼可愛,那麼小一團,現在除了凶自己的父親,什麼也沒有學會……”

    阿洛迪手下不留情,索拉丁發出吃痛的喊叫聲。

    “老東西,不要不當回事兒,那是造物主也無法徹底戰勝的敵人,你踏入超凡的領域才幾年時間,當年燃燒軍團肆虐古卡利姆多,死掉的半神能填滿凱爾達隆湖。”

    “造物主的敵人嗎?”

    索拉丁若有所思。

    震驚于遠古的八卦,最初半人半精靈,提瑞斯法議會的初代守護者阿洛迪居然是索拉丁的兒子……

    好像也不是什麼無法想象難以接受的事情。

    卡洛斯不再糾結于斯多姆卡無法承載聖光這件事情,張開聖光之翼,將所有聖光用來強化肉體,卡洛斯正面迎上了扎卡茲,克拉西斯那類似于節肢動物螯爪的強壯上肢硬踫上神兵滅戰者,完全不似幾丁質與鋼鐵的踫撞,更像是小行星撞擊地面。

    轟隆的巨響,掀起塵土飛揚,卡洛斯松了口氣。

    體型上帶來的巨大差距令卡洛斯被擊退了十多步,但是發現全面強化身體後,力量上的差距並不明顯,這是個天大的利好消息。

    只是該死的回憶又來了。

    “偉大的阿扎達斯,告訴我,提爾的軍團在哪里?”

    索拉丁高舉著手中的斯多姆卡大神說道。

    “我帶來了啟封的印記,我流淌著忠誠的血脈,偉大的岩石之王,告訴我,吾主提爾的鋼鐵軍團沉眠之地。”

    “沒有了,早已沒有什麼什麼鋼鐵軍團,你既然問出這個問題,就應該明白當年發生了什麼。”

    奧達曼的守護者阿扎達斯用極其緩慢的語調回應了索拉丁。

    “人數對不上,我去過了諾森德,也登上了烏特加德之巔。我攀爬了風暴峭壁,也見到了托里姆。告訴我,阿扎達斯,如果你沒有忘記吾主提爾的隕落,就告訴我,最初的鋼鐵軍團沉眠于何處。”

    漫長的沉默之後,阿扎達斯關閉了岩石之廳的大門,泰坦守護者每點亮一盞星辰之燈,身上便多出一道的裂痕。

    “被詛咒的血肉之軀無法觸踫吾友遺產。我的兄弟姐妹中出了背叛者,不是托里姆,也不是米米爾隆,其他守護者都有可能。土靈在我沉眠的歲月中離去,我的力量即將枯萎,吾友的追隨者,如果你想要為你的主人復仇,必先驅除自己身上的詛咒。”

    “如何才能驅除詛咒?”

    “起源引擎。”

    恍惚間,卡洛斯听見了如同沸騰的岩漿流入大海時那急速冷卻一般的聲音宣告著墮落腐朽的思維。

    “贊美千喉之主,獻上血肉與靈魂,永生之地的大門將向你敞開。”

    扎卡茲的話語擁有腐蝕人心的魔力,聖騎士們吟唱維持的聖光法陣在迎接之前暗影炸裂時都未曾動搖,卻因為克拉西斯的一句話而出現巨大的動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