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01章 千古二帝

第601章 千古二帝

    恐懼來源于未知。

    無知產生崇拜。

    當扎卡茲開始散播上古之神的信仰時,提爾之墓的地下洞穴就成為了大型的邪教洗腦現場。

    提里奧弗丁高呼著“信仰聖光吧”,盡力的為卡洛斯分擔著來自精神層面的群眾壓力。

    可惜效果不太明顯。

    人近中年的老佛爺三觀早已穩固,內政外交組織能力已經有了晚年的風采,唯獨對于聖光的理解與運用缺少了時間的沉澱與積累,還達不到日後跳劈巫妖王的程度。

    卡洛斯身處現實與回憶交織的夾縫中,反應著實慢半拍。

    “律令︰堅定。”

    卡洛斯背過身面對眾人托起手掌,聖光的力量奏響無形的樂章,堅定了眾人的意志,抵消了古神的低語。

    再回首,用斯多姆卡劈開扎卡茲施放的暗影之觸,終結了腐蝕者偷襲的妄想。

    克拉西斯或許智慧超群,但是生命位階較高的它們從未認真研究過“武藝”,即使出于半智障狀態,卡洛斯僅憑肉體反應也能與扎卡茲戰個五五開。

    實在是太甜了。

    扎卡茲就不是個狂熱的近戰愛好者,使用暗影魔法擊敗對手才是它的最愛,腐蝕敵人的心靈與肉體才是它的拿手好戲。

    所以在發現一爪子錘不死卡洛斯後,扎卡茲果斷的開始施法。

    地面升起許多由實質暗影匯聚而成越兩人高的巨大擬態觸手,如同海葵一般有序的擺動著,向卡洛斯席卷而來。

    觀眾席發出巨大的驚呼聲,這是何等可怕的力量。

    但是卡洛斯卻听到了斯多姆卡歡快且渴望的輕吟————滅戰者餓了。

    雖然無法承載聖光,但是斯多姆卡可以吞噬暗影。

    在海量的食物面前,斯多姆卡如同摩薩耶一般暫時放棄了對卡洛斯的抵觸與考量,主動放開自我配合持劍人。

    于是巨大的暗影波自神劍揮灑而出,隨後是腐蝕性的烈焰緊隨其後,扎卡茲召喚的大量暗影觸手在遇到斯多姆卡的發作後,化作無序的混沌暗影鋪開于地面之上,將大地染上虛無的色彩。

    “你的努力毫無意義,擁抱暗影的……”

    畢竟扎卡茲是個要臉的無面者,沒有把裝下去。

    它本想說擁抱暗影的仁慈方可解脫苦難的大海……

    然後扎卡茲發現暗影失控了。

    斯多姆卡瘋狂吸收著無主的暗影之力,與它爭奪著掌控暗影的主動權。

    然而扎卡茲卻對斯多姆卡帶來的腐蝕燃燒毫無辦法,因為它發現燃燒的源質是自己的血肉。

    漫長的沉睡,扎卡茲已經許久沒有更新自己的數據庫了,對于未知的威脅,它發出了無能狂怒的吶喊。

    聖光結界再次受到沖擊。

    可惜卡洛斯又慢了一拍,沒有抓住時機瘋狂虛區一波。

    “奧蕾莉亞,你找錯人了,現在的我早已不是國王,也不會去干預王國做出的任何決定。”

    “好吧,我尊重你的決定。但是你該明白的,索拉丁,一座湖心要塞是保證不了安全的,只有日復一日的嚴厲打擊,年復一年的出兵圍剿,直到巨魔被斬盡殺絕,這場戰爭才算真正結束。人類決定不再出兵清剿森林,等同于背棄了盟約。”

    “就別來嚇唬我這個老東西了,不是人類不願意繼續出兵,而是代價太大了,森林是你們精靈與巨魔的主場,長達百年的午休戰爭,激流堡的存糧甚至不夠支持這個冬天……如果人類與精靈的友誼如此脆弱,那麼就這樣吧。”

    “切……”

    “要不,我把斯多姆卡借給你?”

    “不要,多好一把劍,活生生的被你弄成了吞噬血肉的魔劍,你用它殺了多少巨魔?一萬?兩萬?”

    “喂喂,被帶著小孩兒上戰場的女人這麼說我,生氣了喲。”

    “什麼小孩子!我叫希爾瓦娜斯,一百歲了,小東西!”

    “哈哈哈,小東西,你姐姐叫一聲我就答應了,你還不夠格。”

    一段莫名其妙的回憶。

    奧蕾莉亞與索拉丁認識卡洛斯不奇怪,他們本就一個年代的人物,但是希爾瓦娜斯一百歲時,見過索拉丁?

    三百年前?

    時間對不上啊。

    索拉丁大帝失蹤的時代……

    算了,現在去深究這些沒有意思。

    明明是生死存亡之戰,卡洛斯卻意外的走神了。

    他想起了前一世見過的一張圖畫,幼年形態的風行者三姐妹在海邊玩耍的美好畫面。

    騙人的,奧蕾莉亞比希爾瓦娜斯大了兩百多歲,希爾瓦娜斯比溫蕾薩大了最少兩百歲,長生種的輩分真亂……

    但是將閑雜思緒排空後,卡洛斯敏銳的注意到————吞噬血肉的魔劍!

    奧蕾莉亞稱呼斯多姆卡是吞噬血肉的魔劍。

    什麼意思?

    眼見斯多姆卡與自己爭奪暗影的控制權,扎卡茲改變了戰術,不再用數量湮沒卡洛斯,而是改用質量。

    頂著卡洛斯修腳的壓力,扎卡茲重新召喚了兩個巨大的暗影畸變體,血肉與暗影交雜的巨大扭曲怪物一左一右護衛在腐蝕者扎卡茲身前,逼迫卡洛斯離開了近戰位。

    然後,扎卡茲開始引到一個令所有人心靈開始悸動的法術。

    洞**,似乎突然變敞亮了……

    扎卡茲與斯多姆卡同時開始吞噬暗影,一時間聖光為這片空間染上了光輝的色彩。

    但是沒有人覺得這是好事兒。

    在扎卡茲的兩個巨大螯爪之間,一團可怕的虛無的吞噬一切的黑暗之球在沸騰翻涌。

    真沒新意,擊殺大怪打斷鋼條嗎?

    卡洛斯擺好架勢,再次使用聖光之翼,改用雙手持劍的姿勢,融合召喚了守護天使。

    聖光雙翼光芒大作,在一片光幕中,一位近似于瓦格里風格的守護天使騰空而出。

    塵封已久的聖光絕學再次重現艾澤拉斯。

    獻祭了自己的翅膀,召喚一位大哥,二對二,誰怕誰。

    在自己兒子崇拜的眼神中,在聖騎士們的驚呼中,卡洛斯與自己的守護天使上演了一出精彩絕倫的戰斗。

    那是力與力的對抗,那是技與技的表演。

    暗影畸變怪在卡洛斯與守護天使面前,笨拙的像個兩萬斤的胖子,失去了二對一夾擊的優勢後,完全沒有還手之力。

    當兩個暗影畸變怪轟然潰散時,扎卡茲的讀條明顯沒有完成。

    “最後一擊……”

    該死,又來了。

    卡洛斯再次陷入記憶的夾縫。

    同樣的地點,同樣的位置,同樣的敵人。

    索拉丁手持斯多姆卡,用寧靜平和的語氣說道。

    “最後一擊,沉重而悲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