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28章 烏瑟爾對陣古爾丹,讓我們來一盤昆特牌吧!

第228章 烏瑟爾對陣古爾丹,讓我們來一盤昆特牌吧!

    任何非解密型秘密潛入游戲到最後都會被完成狂戰士無雙系列。

    雖然提里奧.弗丁沒有听說過這條刺客定理,但是此時他的心情是崩潰的。

    “以聖光的名義!殺了這些骯髒的獸人!”

    雖然被部落的潛伏哨和座狼察覺,大家退一步,制造點混亂也是好的啊,怎麼突然就高呼戰吼變成萬歲沖鋒了?

    “提里奧,來吧,讓我們淨化一片**的土地,聖光必勝,聯盟必勝!”

    亞歷山德羅.莫格萊尼一臉興奮的說著,年輕的聖騎士發自內心的渴望著這樣一場史詩般的戰斗。

    “為了洛丹倫!”

    “為了希爾布萊德!”

    “為了我的母親!”

    “為了自由與榮耀!”

    “為了艾爾!”

    大兄弟們,我們這五十來號人是誘敵的啊,是為了給烏瑟爾提供掩護的啊,是用來引發混亂的偏師啊,你們這敵羞吾去脫他衣的即視感是怎麼回事?

    算了,狂熱和偏執本來就是同義詞,至少這些小伙子沒有貪生怕死之輩,那就痛快的戰一場吧。

    “保護好自己身上的**包,用最快的速度沖進去!”

    提里奧.弗丁很快下定決心,率領著自己這支小隊從比較平緩的一條山路對獸人發動了沖擊。

    烏瑟爾,我只能幫你到這里了,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

    “敵襲,敵襲,是聯盟的聖騎士,我們需要援軍!”

    原本迷迷糊糊打著瞌睡的值夜獸人哨兵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被暗樁臨死前的哀嚎聲和耀眼的聖光所驚醒,敲響了警鐘,守衛地獄火發射場的獸人們紛紛從被窩里爬了出來,迅速穿戴裝具,準備迎接戰斗。

    “烏瑟爾大人,提里奧大人他們有所動作了。我們是否……”

    “不,再等等。”

    烏瑟爾背靠山崖,閉著眼楮說道。

    從之前的偵查情況看,發射場所在的高地從西南側有條能夠跑馬的通路。但是獸人層層設卡,並不適合用來突破。東北側有個比較緩和的坡道,雖然獸人設立了木柵欄,但是聖騎士們手里有**包,很容易破壞。倒是個不錯的突破點,唯一個問題是潛伏不易,低矮的草叢根本容納不下三百人潛伏靠近。所以烏瑟爾和提里奧.弗丁等人商議過後,決定分兵誘敵,主力突進。

    在三十多米高的斷崖下,兩百多名聖騎士們背靠崖壁,正在等候烏瑟爾的命令。

    是的,烏瑟爾完全放棄了戰馬,甚至放棄了生路,他決心孤注一擲。完成洛薩交付給他的使命。

    “開始行動!”

    心中默數了一百個數,烏瑟爾睜開了眼楮,明亮的聖光就是最好的信號。

    鉤爪和繩索被拋擲上去,試了下力道後,烏瑟爾帶領著他親自挑選的人員率先開始攀登。

    或許是獸人迷之自信,或許是提里奧.弗丁他們引起的騷亂牽扯了守備獸人的精力,烏瑟爾他們登上高地後,竟然沒有遇到獸人守備和哨兵。

    不到五分鐘的時間,所有的人都上來後,烏瑟爾抬頭看了看天空中的暗影之門。估算了方位,用恰好所有人都能听到的音量喊道︰“我們上!”

    沒有戰吼,沒有歡呼,回應烏瑟爾的只有武器出竅的聲音。

    “莫拓勞大人。卜嘎辛大人,人類打過來了,他們打過來了!”

    “閉嘴,敵人有多少?”

    “五百,或者更多,全是會發光的那種。對,聖騎士!”

    “蠢貨,我們有兩千人!”

    莫拓勞.高還有卜嘎辛.毛作為古爾丹的心腹以及這個發射場的最高指揮官,在叱喝了前來報信的獸人後,不滿的站了起來。

    獸人父母歡樂多,雖然兩人是親兄弟,但是在父母出現感情危機之後,兩人分別繼承了父母的姓氏,但是這並不影響兄弟二人的感情。

    作為第一批放棄薩滿教義轉職術士的獸人,莫拓勞和卜嘎辛兩兄弟用實力證明了自己的存在價值,打響了自己的名號,【搞毛二人組】即使在部落內部也是威名赫赫。

    “夏拉塔督軍現在在哪兒?”

    卜嘎辛一把拽住傳令兵的衣襟,將他拽到自己面前。

    “督軍大人正在前線指揮戰斗,人類分成了兩路突擊,現在外面亂成一團。”

    傳令兵感覺自己快被術士的口臭被燻暈了,這個可憐的獸人覺得自己寧願親吻自己百夫長的靴子也不想再呆在術士的面前。

    “他們的目標是暗影之門,是古爾丹大人的地獄火。”

    莫拓勞伸展了一下腰背肌肉,肯定的說道。

    “那還等什麼,讓我們找點樂子吧。”

    卜嘎辛松開了快要窒息的傳令兵,拿起靠在桌子旁的法杖,率先走了出去。

    而終于能夠自由呼吸的獸人傳令兵僅僅是用余光瞥了一眼放置在桌子上的混亂魔典,便忍不住抱住腦袋發出痛苦的哀嚎。

    “不幸的可憐蟲啊,你的器量不足啊。”

    莫拓勞遺憾的搖搖頭,合上了翻開的混亂魔典,收回腰間的口袋里,然後跟上了自己兄弟的腳步。

    兩個因為研究術法而徹夜未眠的術士一路行走,一路呼叫著自己的手下,準備去和人類好好玩玩。

    奇襲起到了作用,作為當今聯盟最強物理輸出職業,聖騎士們在單兵戰斗力上是碾壓普通獸人步兵的,烏瑟爾一行在不計體力消耗的情況下,飛快的突破到了發射場。

    “天吶,這些是什麼!”

    一錘一個雜碎了兩個獸人術士的腦袋,再越過一道土坎,烏瑟爾就听見了身後的小伙子們傳來的驚嘆。

    因為制造地獄火的過程中吸收了大量的土元素,這個高地的正中央已經凹出一個盆地。在暗影之門的正下方,一個魔血之池散發著邪念和惡臭,目光所及,最少兩千個原始地獄火排著粗略的隊形矗立在盆地內,場面異常駭人。

    魔血之池周圍,一隊術士正在引導施法,懵懵懂懂的原始地獄火在術士們的控制之下一個接一個的走進魔血之池。吸收了足夠的邪能之後縮成一個球,然後緩慢的升上天空進入暗影之門。

    “一到五隊隨我行動,其他人分散開去炸毀地獄火!”

    烏瑟爾觀察了大概半分鐘,果斷的下達了命令。

    虔誠光環。力量祝福,烏瑟爾那被聖光眷顧的體質給予了他不魔法的聖光之力,一次為二百多號人施加祝福對他來說,也僅僅只是喘兩口粗氣的事。

    “願聖光指引我們前進的道路!”

    烏瑟爾親吻了自己手套上白銀之手騎士團的徽標。

    “正義與榮耀!”

    所有在場的聖騎士振臂高呼,然後在各級軍官的指揮下迅速行動起來。

    但是還沒有等到烏瑟爾接近魔血之池。獸人的圍堵部隊就出現在盆地邊緣,白銀之手騎士團的聖騎士們被包了個圓。

    “哦,你們不能這樣,弄壞了這些地獄火,古爾丹大人會把我關在全是魅魔的小黑里,我必須阻止你!”

    莫拓勞.高用一種怪異的詠嘆調說道,雖然他還站在盆地邊緣,但是他的聲音卻令每一個聖騎士都听到。

    “嘿,我的兄弟,你是在蠱惑我弄壞幾個古爾丹大人的玩具嗎?”

    卜嘎辛.毛的語氣充滿了嘲諷的意味。他用殘忍嗜血的眼光居高臨下的看著盆地內正在進行破壞工作的人類。

    術士兩兄弟嘴里沒停下,手上也沒有空閑。

    在他們的法術作用下,原本靜止不動的地獄火還是晃動起來,這明顯是地獄火唄激活的前奏。

    一想到自己置身在幾千個地獄火之中,雖然聖騎士都是信仰堅定的人,依然有被嚇哭的,大多數人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肢體麻木。。

    “反恐懼結界!”

    烏瑟爾打開聖典,借用聖典作為核心施展了一個大型反恐懼結界。

    幾千個地獄火,同時激活,我信你有鬼了!

    作為聖光的寵兒。烏瑟爾對暗影能量也有著敏銳的洞察力,這些地獄火的晃動不過是魔能感應而已,那兩個術士真正施放的不過是群體恐懼術。

    人嚇人,嚇死人。術士嚇人,能嚇死人!

    真正的力量不在于噴射的毀滅白光,而在于對力量的正確理解和運用。

    “聖騎士們,來我身邊!”

    烏瑟爾一手拎著邊角包鋼的聖典當流星錘,一手握著光鑄鐵戰錘揮砸,決意一定要毀了魔血之池。

    “呀。被看透了,這招沒用想象中好用啊?!”

    莫拓勞.高一臉不爽快的說著。

    “你該真的激發幾個地獄火,這樣才逼真啊,我愚蠢的弟弟啊!”

    卜嘎辛.毛的原本就很綠的臉色顯得更綠了,自己的得意之作居然如此輕易的被破解讓他很不高興。

    “我才是哥哥,你這個目無尊長的家伙!”

    莫拓勞.高轉過頭卜嘎辛.毛對著咆哮道。

    就在術士兩兄弟吵架的時候,之前預設的**包終于等到引線燃燒殆盡的那一刻,在轟鳴震耳的爆炸聲中,數百個個地獄火被炸成碎石塊。

    “不,小黑屋!”

    “不!小黑屋……”

    莫拓勞.高痛苦的用雙手擠壓自己的太陽**,高喊道︰“古爾丹大人會懲罰我們的!殺了他們,必須殺了他們贖罪!”

    莫拓勞.高彎腰撿起掉落地上的法杖,傳送到了魔血之池,準備親自對付這些聖騎士。

    卜嘎辛.毛有些困惑的側耳傾听著什麼,但是好像又什麼都沒有听見,雖然有些困惑,他還是走進了自己兄弟打開的傳送門。

    獸人士兵已經躍下了盆地,開始向白銀之手騎士團的聖騎士們圍攏,烏瑟爾不知道提里奧. 弗丁怎麼樣了,但是從現況上看來,情況可能不太好。

    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了,必須做出決斷。

    “一二隊的人跟我沖,其他人攔截獸人的援軍!”

    烏瑟爾做出了最痛苦的決定。

    但是斷後未必就是等死,前進必須無畏。

    “這次你猜是不是真的?”

    莫拓勞.高懸浮在魔血之池上空,聚邪能為己用,活化激發了周圍的原始地獄火。

    “人人生而平等!”

    念著正義的口號。烏瑟爾戰錘砸地,吾雙足站立之所,皆為公正之地!

    【奉獻】!

    受到聖光之力的影響,大多數原始地獄火未能順利激活。但是依然有十來個地獄火發出了無聲的咆哮。

    “別管我,用**包毀了魔法陣!”

    烏瑟爾全力對抗邪能,壓制著術士激活地獄火的力量,憋紅著臉吶喊到。

    他身邊的人紛紛開啟神佑術抵抗邪能的侵蝕沖向魔血之池,笨重而懵懂的地獄火追趕不上擁有殉道之心的聖騎士們。眼見十多個人形自走炸彈就要靠近自己,莫拓勞.高有些慌了,引導邪能灌注地獄火過程中的自己沒有余力施展其他法術啊!

    “叫好哥哥!”

    “好哥哥……”

    卜嘎辛.毛得到滿意的答復,一記暗影之怒將無畏的聖騎士們全部砸暈在沖鋒的路上。

    “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拖著怪異的語調,術士搖晃著手指嘲諷著烏瑟爾。

    身後傳來慘烈的廝殺聲,烏瑟爾看著散發著**和混亂的魔血之池,更加堅定了自己的選擇。

    一切犧牲都是必要的,放任部落繼續生產地獄火。會有更多無辜的人受害。

    停止施放奉獻法術,烏瑟爾提起戰錘擺出了沖鋒的姿勢。

    雖然聖光的量上烏瑟爾冠絕聯盟,但是他一直沒有領悟如何施展聖光之翼,如今,烏瑟爾收斂心神,確定奮力一搏。

    失去壓制的地獄火一個個的活動起來,在邪能彌漫的昏暗中,烏瑟爾帶著希望之光一躍而起,要用自己的雙手開闢出光明的未來。

    “擋我者死!”

    一錘下去,高大的地獄火被砸了個粉碎。烏瑟爾的渾身圍繞著濃厚的神聖之力,外溢的聖光能量弱化為電光發出 啪作響的動靜,雙目如同探照燈一般炯炯有神。

    “果然,臨陣突破什麼的都是小說里的橋段。”

    雖然有些遺憾。卻被烏瑟爾飛快的拋諸腦後。

    【聖光炸彈】原本就是一招敵我雙亡的殺招,烏瑟爾已經做好了舍生取義的準備,在完成充能之前,自己大概還有三分鐘時間。

    就讓我自己收割陪葬品吧。

    烏瑟爾在聖化狀態下,一拳擊碎了背後偷襲的地獄火,然後一步一步的走向卜嘎辛.毛。

    “呵呵哈哈。你當我怕你啊!”

    阻擋在烏瑟爾面前的術士一邊放著狠話,一邊召喚出數十只地獄犬,然後啟動傳送法陣回到了最初的盆地邊緣。

    “卜嘎辛,你個xxoo!”

    莫拓勞.高懸浮在魔血之池上方發出了惡毒的咒罵!

    “那種搏命的家伙,你要我怎麼擋?”

    擦了擦虛汗,卜嘎辛.毛在遠處準備繼續施法,畢竟不能放著自己兄弟不管。

    突然,術士猛地回頭,整個人都傻了。

    十來個渾身煙火痕跡的鐵皮罐頭就站在他身後。

    “啊!”

    亞歷山德羅.莫格萊尼一刀砍死術士之後,提里奧.弗丁喊道︰“烏瑟爾需要幫助,我們上吧!”

    雖然不知道追逐自己一行的那個獸人督軍為何匆忙離去,但是提里奧.弗丁一行用實力教授了獸人一件事————不要小瞧任何聖騎士。(未完待續。)

    ps︰  觀眾老爺們聖誕快樂。

    給大家說件苦逼事讓大家樂呵樂呵。

    今天作者君裝逼失敗,用菜刀削水果失敗,對自己使用了放血療法。

    這件事教育了大家︰

    一,墨菲定律是真的,水果刀永遠會出現在你不想用他的時候。

    二,如果沒有水果刀,用門牙磕皮其實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三,男人就該對自己狠一點。

    雖然血流如注,但是作者君一指禪一樣能打字,大章節奉上,獻給聖誕節還有閑工夫看小說的單身汪們。

    作者君努力裝出自己有女朋友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