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03章 YOU ARE NOT PREPARED

第603章 YOU ARE NOT PREPARED

    nbsp;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阿爾薩斯,你相信那些謠言嗎?”

    “不,導師,騎士王是我們所有聖騎士的榜樣,那些惡意的中傷不過是無聊的把戲而已。”

    “你能這麼想我很高興。”

    烏瑟爾是個人格品德值得稱贊的高尚之人,卻不是一個合格的人生導師。

    馬上即將離開希爾布萊德丘陵踏入洛丹倫王國的領土,最後一夜,他與自己的弟子阿爾薩斯交談,絲毫沒有注意到年輕的王子平靜的外表下,內心滋生的陰暗。

    通過戰爭,可以獲得許多許多的東西,甚至包括彌足珍貴的和平。

    但是戰爭本身,只是毀滅的代名詞。

    阿爾薩斯本就陷入迷茫的心靈,因為父親的遇刺,更加彷徨。

    只是多年來塑造的人設形象令阿爾薩斯堅持著王子的風度與聖騎士的堅強。

    泰瑞納斯說卡洛斯與他一樣,不過是披著“人設”過活的可憐蟲,阿爾薩斯又怎能幸免,他的“王子形象”何嘗不是其他人希望的模樣。

    與吉安娜分手,正是這些不甘于不滿的小小爆發罷了。

    他是真的喜歡吉安娜,所以阿爾薩斯認為自己必須與吉安娜分開。

    因為自己即將走上戰場,如果自己陣亡,吉安娜要怎麼辦?

    所以阿爾薩斯告訴吉安娜,自己還沒有準備好,沒有準備好盡一個丈夫的責任。

    只可惜少年騷浪賤的內心,就別指望旁人能正確解讀。

    所以在吉安娜黯然離去時,阿爾薩斯沉迷于自己暗自付出的情殤,沒有注意到少女的失落。

    等到真正見識到戰爭的殘酷,阿爾薩斯又陷入了更大的人生迷茫。

    我要這戰錘有何用。

    我要這聖光又如何。

    救不了子民。

    護不了父王。

    我……

    烏瑟爾沒有看出阿爾薩斯的內心癥結,既沒有一頓聖光友情破顏拳打醒他,又沒有溫言相勸安撫心靈,所言所語雖是正確,在阿爾薩斯看來不過是些空洞的大道理。

    這,給了提克迪奧斯無限的可乘之機。

    斬殺了克爾甦加德,固然有克爾甦加德放水的因素,也是阿爾薩斯勤學苦練的收獲。

    因為卡洛斯的出現,聖騎士的整體實力提升相當巨大。榜樣在前,阿爾薩斯在瓦里安的刺激下,少了幾分驕氣多了幾分踏實。

    辛苦付出的結果就是烏瑟爾對于弟子更加的滿意,以及更高的要求。

    你應當,你應該,你必須,你只能……

    阿爾薩斯在巨大的期待中,獲得巨大的滿足,也背負著沉重的壓力。

    當父王遇刺的消息傳來時,阿爾薩斯的心靈出現了巨大的空洞。

    這是聖光也庇護不了的感情裂隙。

    克爾甦加德的陰魂……

    復活了。

    早已轉化為巫妖的克爾甦加德只要命匣不毀,便不會消亡。阿爾薩斯並不知道自己斬殺的墮落法師不過是一具徒有其型的空殼,而借由這層因果關系,克爾甦加德陰魂不散的纏上了年輕的王子。

    【听听看,甚至沒有去查證,直接就定性為謠言,他根本不關心事實如何,因為那個人是聖騎士的頭頭。】

    “閉嘴,姐夫是道德的典範,我不相信他難道還要相信你不成?”

    【事實上,是的,我不過是王子殿下的手下敗將,苦命的奴隸,復活的機會全部寄托你手,連護命匣的位置都告訴給你了,我對你毫無保留。】

    “那你就老實閉嘴。”

    【好的,好的,王子殿下您自己去查證真相吧,我不多話,相信您自己的眼楮吧。】

    克爾甦加德見火候還不夠,果斷的選擇了退縮。

    然後利用巫妖王神通廣大的精神網絡,將阿爾薩斯的情況告知了遠在寒冰王座之上的耐奧祖。

    既是監視者,也是協同者,既是獄卒,也是獄友。

    提克迪奧斯對寒冷的諾森德之巔沒有絲毫的好感,對耐奧祖更多的也只是不削與利用。

    “強大”的巫妖王?

    別鬧了,耐奧祖的靈魂被囚禁于寒冰的牢獄,提克迪奧斯只用一只手指就能叫耐奧祖魂飛魄散。

    但是基爾加丹的命令是絕對的,阿克蒙德的意志無法違逆,在徹底摧毀這個世界之前,艾澤拉斯同樣是提克迪奧斯的監牢。

    所以為了無盡的遠征,為了燃燒軍團和它自己,提克迪奧斯並不介意在有前提的情況下幫巫妖王一把。

    比如現在。

    【偉大的提克迪奧斯閣下,我們的計劃受到了嚴重的阻礙,卡洛斯.巴羅夫回來了。】

    “反正你已經死了,還怕你的老對頭?”

    【當然不,我畏懼的是無法完成基爾加丹大人安排的任務,我害怕的是靈魂被撕碎的痛苦。】

    “真是個誠實的廢物。”

    【所以我懇求您出手相援。】

    “我為什麼要幫你?”

    【因為我無法離開冰封王座。】

    “這理由不怎麼樣。”

    【為了燃燒軍團。】

    “你在威脅我?”

    【我在懇求您,阿爾薩斯對于我們的計劃,對于基爾加丹大人的囑咐至關重要。】

    “哈哈哈哈。”

    提克迪奧斯用一陣暢快的大笑當做自己的回答,然後化作漫天的蝙蝠消散于無形,離開了冰封王座。

    一時間,寒冷且孤寂的至高冰峰,只剩下耐奧祖的靈魂之光透過冰封王座忽明忽暗的閃耀著。

    不多時,耐奧祖便發現了,提克迪奧斯離開後接替它監視自己的是瑪爾甘尼斯。

    可惜同時恐懼魔王,差距真的大呀,提克迪奧斯能夠按耐住心中的不願孤守高峰之上,瑪爾甘尼斯卻只願意用些術法遠遠的偷懶著。

    那……

    卻是成了。

    恐懼魔王雖然也是玩弄人心的祖宗,終究也只是玩弄,當著提克迪奧斯的面,耐奧祖從不避諱自己的謀劃,既然現在的監視形同虛設,那還忌諱什麼?

    【霜之哀傷,盡快準備好。】

    巫妖王向天災軍團傳達了自己的意志。

    基爾加丹撕碎了整個影月氏族,將所有獸人扒皮抽骨做成巫妖當成玩具,以為這樣就可以令耐奧祖臣服。

    沒錯,耐奧祖是臣服了,並且忠實的執行著欺詐者的偉大計劃,為燃燒的遠征貢獻自己的一切。

    但是基爾加丹犯下的唯一錯誤不是低估了耐奧祖,而是小瞧了上古之神。

    毀滅蛛魔帝國的那場戰斗,耐奧祖已經與約格薩隆的觸須有過接觸。

    冰封于王座之上的巫妖之王天然的免疫上古之神的低語,更無血肉可供腐蝕。

    雖然從不將上古之神視為盟友,但是借助暮光教派為自己謀利卻是極好的選擇。

    阿爾薩斯,耐奧祖勢在必得。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