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04章 開門送忠誠(1)

第604章 開門送忠誠(1)

    nbsp; “快走,逃,離開北郡……”

    娜塔莉.塞林用盡最後的力氣向自己的丈夫說出最後三個斷斷續續的單詞,便永久的離開了人間。

    北郡修道院的大修女,暴風城暗影教派的首領就這樣死于一場不榮譽的謀殺。

    或者說,死于自己人手下。

    實際上這場謀殺早有征兆,不過娜塔莉不願意相信罷了。

    在二十年前,還是洛丹倫主教的娜塔莉受到教會的指派前往暴風城布道,恰好經歷了老國王萊恩遇刺,獸人攻破暴風城等一系列慘絕人寰的戰事。

    不管是因緣際會還是機緣巧合,堅持在淪陷區為貧苦百姓抗爭的娜塔莉獲得了一柄曾經屬于黑鐵矮人王後的魔法道具。

    那把匕首自稱為“薩拉斯塔”。

    薩拉斯塔.黑暗帝國之刃。

    這把曾經埋葬了半個巨魔帝國的祭祀匕首,本質上是一位落敗的上古之神的殘骸。

    它的光輝事跡包括並不限于引導巨魔帝國陷入血祭狂熱而衰落、誘惑黑鐵矮人發動三錘之戰並鼓動黑鐵之王老索瑞森召喚炎魔之王,以及幫助娜塔莉.塞林完善牧師的暗影之路。

    任性,黑暗,狡詐,卻並不陰冷。

    這就是娜塔莉眼中的薩拉斯塔。

    事實上,這柄神器的魔法匕首是一個傲嬌的話嘮。

    它的狡詐,體現在總能從“主人”的三言兩語平淡描述間洞察敵人的鬼蜮伎倆。

    它的黑暗,在于薩拉斯塔篤信萬物本惡的原則。

    【你就快死了,說實在的我真不願意你死掉,畢竟這麼有趣的主人這年頭可不好找。听我的,把你的徒子徒孫秘密召集起來到谷倉開個會,我幫你切斷他們與暗影的聯系,只靠你那根人型***就能把那群廢物全部吊房梁上。】

    娜塔莉沒有理會薩拉斯塔的胡言亂語,于是“詛咒”應驗了。

    與平和的聖光相比,暗影的力量更加具有“殺傷力”,這在戰爭時期為聯盟戰勝獸人提供了莫大的幫助,也在戰後的恢復時期為穩定人心提供了巨大的助力。

    可惜人心不足蛇吞象,與【教宗】娜塔莉.塞林所提倡的“有限的節制的使用暗影之力”不同,更多的支持者似乎認為黑暗不足畏懼,他們想要更多。

    于是娜塔莉.塞林必須死。

    因為他們知曉了薩拉斯塔的存在。

    曾經偉大的引導者成為了如今的絆腳石,賽琳娜死在了自己人手上,享年三十五歲。

    “娜塔莉,娜塔莉!不……”

    看著愛人癱倒在地,傾听著她彌留之際的話語,那個男人憤怒了。

    自己拋棄了榮耀與忠誠的守護難道如此的不堪一擊嗎?

    不!

    侍衛長發出了近似于野獸般的低沉咆哮。

    他只不過想守在這個女人身邊而已,為何連這個小小的願望也無法實現?

    從相知到相戀,從監視到守護,侍衛長見證了娜塔莉的成長與善良,也目睹了她的犧牲與奉獻。

    因為民眾希望一位“純潔”的聖女,所以娜塔莉隱瞞了自己的愛情。

    因為教會上層的苟且妥協,所以娜塔莉作為民眾聲望最高的主教甘願困守北郡。

    而侍衛長也心甘情願的在北郡修道院當一個相貌平平的守夜人,一守便是十年。

    然而十年守望,終究轉眼成空,矮人愛人倒在身前……

    突然,侍衛長想起了什麼,他飛快的走到牆邊打開暗格。

    沒有了,薩拉斯塔沒有了。

    果然。

    將娜塔莉的尸體放在床上,漿洗到褪色的床單見證了修女的樸質,侍衛長捆裹好愛人的遺骸,消失在了北郡的夜色中。

    “跟上他,如果還有誰知道聖物藏在哪里,那麼這個人一定是他。”

    暗殺者並未走遠,而是隱藏在陰影中冷眼旁觀。

    閃金鎮外水晶湖,水晶湖畔哇嗚嗚,一個樵夫悠然自得的抽著填滿劣質煙草的煙斗,有一下沒一下的將圓木劈砍成木柴,零零星星的魚人畏懼著不敢靠近樵夫的小屋,小心翼翼的將“貢品”放進魚簍中,期待著今天也是個安靜祥和的好日子。

    “斯溫,我需要你的幫助。”

    一個沙啞的聲音打破了水晶湖畔的安靜祥和。

    “喲,稀客,你來采購了?”

    樵夫笑著打招呼,卻發現老朋友臉色不太對。

    “賽琳娜死了。”

    侍衛長用低沉的聲音說道。

    “那可真……不對,你的意思?”

    “是謀殺。”

    “別靠近我,我已經完成了自己的復仇,你就不能讓我這個老兵安靜的過完自己的後半生嗎?”

    “陛下曾經說過,老兵不死,只會慢慢凋零。”

    “哈,你這個叛徒要教我什麼是忠誠?啊哈哈哈哈哈。”

    “……”

    漫長的沉默中,只有微風拂面蛙鳴蟲吟。

    “過來坐吧,說說怎麼回事。”

    良久,斯溫撓了撓腦袋,首先開口說話。

    “所以說,那個蠢女人明知道有人要殺她還傻【嗶】兮兮的等死?”

    “所以說,你這個瓜男人準備要復仇?”

    “所以說,你當老子也是蠢貨,什麼能夠威脅世界和平的匕首,還能把大地插個洞不成!”

    一路從希爾布萊德戰到艾爾文,斯溫是幸運的,他最終找到了自己想殺的獸人,並且親手砍下了它的腦袋,解開了束縛在自己身上的仇恨鎖鏈。

    此刻心態平和的中年樵夫真的對老朋友口中的“大事件”不感興趣。

    “對了,北郡的消息比較滯後,你可能還不知道,你的王回來了。”

    “嗯?”

    侍衛長黯淡的眼神中重新有了光亮。

    “卡洛斯.巴羅夫,他從魔神的追殺中逃脫了,那個男人回來了。當初我就跟你說過我不信他會死在德拉諾,你還哭哭啼啼的像個娘兒們一樣,啊哈哈哈哈哈。”

    “滾!”

    吃著黑麥面包,喝著鮮魚湯,兩個老男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然後,又起風了。

    “你故意的!”

    斯溫突然怒了,一把抓住侍衛長的衣領,魚湯撒了他一身。

    “是你老小子把敵人引到這兒來的?”

    “幫幫我,斯溫,我一個人辦不到。”

    侍衛長理虧的懇求著。

    “幫?幫你mb啊,活下去再說吧!”

    斯溫走到自己的大木櫃子前將其一把扳倒,用蠻力拆下後擋板往地上一摔。

    偽裝破碎,一把可以當門板的大劍安靜的躺在地上。

    “交友不慎啊,這下你牛逼大啦。”

    斯溫嘴上罵罵咧咧,手腳動作卻是不慢,透過孔縫看去,圍殺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