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07章 訣別詩十四行

第607章 訣別詩十四行

    nbsp; 欺負欺負小盆宇沒問題,看著自己辣磨~~~大的門板劍,菜鳥直接嚇傻了,脆皮更是一刀秒。

    但是看守退路的那些家伙不是菜鳥。

    以一敵四,斯溫辦不到。

    使用這種特大劍,有一個必須準守的原則,那就是絕不可陷陣。

    陷陣之志,有死無生。

    特大劍陷陣,群星認為你智商有所欠缺。

    擔憂侍衛長的斯溫,使用了正義的毒飛刀。

    一擊命中咽喉側位,見血封喉的毒藥確保了受害者神鬼難救,斯溫露出身形賣破綻,敵人果然追了上來。

    “你去報告圖格修士,你跟我去追!”

    運氣很好,領頭的佣兵求穩,再分一人進入墓穴求援。

    二對一,沒有包夾,兩個刀尖舔血的凶徒追逐著斯溫的背影走進了樹蔭。

    一夜操勞,斯溫的狀態並不好,清晨的假寐恢復了些許體力,卻無法彌補注意力的損耗。

    斯溫的運氣很好,或者該說對手的運氣很差,瞄準後心的箭弩打在肩甲的固定鉚釘上,原本應該斃命的一矢變成了斯溫背後的裝飾品。

    走進預設的伏擊位置,斯溫跳下一個矮崖,順著壕溝匍匐而行藏在敵人追上前身成功離開並藏身于不遠處的碎石堆後面。

    “那孫子把劍都認了!切。”

    “狗【嗶】的力氣不小啊,這劍有夠重的。”

    失去了斯溫的身影,追擊的佣兵二人組也沒有趕盡殺絕的覺悟,拿著戰利品走人算了。

    其中一人手持弩箭警戒,另一人跳下去準備把斯溫遺留的大劍提上來。

    于是斯溫掏出毒霧瓶扔了出去,一人半高的壕溝不難爬,但是突然遇襲,不吸上兩口毒霧那是做夢。

    揮發性的毒霧並不致命,卻辣的佣兵淚眼模糊呼吸困難,艱難的扶著土壁想要繞上去,短時間內是失去了戰斗能力。

    不要問為什麼一個樵夫會有毒霧瓶這種高檔煉金貨,斯溫拔出柴刀手斧準備與最後的敵人一對一時,卻發現那人已經不見了蹤影。

    松開肩甲看著洞穿了鐵皮的弩矢,斯溫一陣後怕,耤A這幫【嗶】養的亡命徒,居然在箭頭上喂毒!

    重新穿戴整齊,斯溫不急著取回自己的大劍,而是順著痕跡找到了躺在草地上大口喘息的倒霉蛋。

    估算了一下距離,斯溫沒有把握在那麼遠的距離命中佣兵盔甲間的薄弱部位,于是光明正大走了過去。

    嗖。

    一根箭矢扎在斯溫腳尖之前。

    佣兵頭目從隱藏的樹後站了出來。

    “放過我,怎麼樣?”

    “把同伙擺這種位置,不就是想狙殺我嗎?你箭術很好。”

    “拿人錢財而已。”

    “我們之間有信任可言嗎?”

    “沒有,也不需要。”

    “你說。”

    “你很厲害,也很急,趕時間,對吧。”

    斯溫安靜的听著,沒有說話。

    “我剛才心里數了一百個數,沒有支援過來,教會的人完了。”

    佣兵頭子將弩箭垂下,放松了站姿,繼續說道。

    “你很厲害,比我厲害,繼續對峙下去,我沒有必勝的把握。不,沒有活下去的把握。”

    “所以?”

    “給個機會,讓我走。我不想和你打。”

    斯溫倒退著走了十步。

    佣兵頭子向著倒地的同伙走了二十步。

    斯溫又退了十步。

    佣兵又走了二十步。

    然後佣兵緩慢的抬起弓弩,對準了地上呼吸勉強緩和的同伙瞄準了眼眶,扣動了扳機。

    “別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是我放那個守夜人進去的。”

    佣兵收起弓弩,將腰間的箭矢筒扔到斯溫面前。

    “娜塔莉修女救過我的命,就這麼簡單。我不是個好人,但是有恩必償有仇必報。”

    “他不是你的同伴?”

    斯溫終于有所動容。

    “禿鷲哪里來的同伴,臭味相投而已。”

    斯溫扣住手掌中的飛刀,緩慢的彎腰拾起箭筒,一步一步退出佣兵頭子的視野。

    迅速的取回大劍,找了個灌木叢將箭筒扔掉,迅速返回墓穴入口,恰好遇到褪掉衣衫包裹財物的“求援者”,斯溫手起劍落終結了他的性命。

    沒有理會散落地上的財物,斯溫撿起掉落地上火把進入其中。

    一路上是令人不安的寂靜。

    通過狹長的甬道,是一間正方形的地窖,左右前三個方向各有一條通路。

    左邊是懺悔室一樣的場所,右邊是隔成小間的床鋪居所,皆沒有埋伏也沒有人影。

    順著正中的通道走進去,祭壇隱藏的機關已經被打開,祭台前方的地板掀開,一條石質階梯幽邃的通往地底更深處。

    斯溫深呼吸數次,步入其中。

    尸體,一路上解釋面目猙獰驚慌恐懼的尸體,沒有外傷。

    斯溫感覺,他們可能是被嚇死的。

    但是當斯溫做好面對未知惡魔的準備時,卻發現這條通道的的終點,是墓室,真正的墓室。

    “娜塔莉.塞林那娘們是個智障?”

    斯溫不理解這清奇的腦回路,把秘密基地藏在公墓下面,又在秘密基地里再修一個隱秘的墓穴,這是什麼騷操作?!

    但是當他看著滿地的尸體用火光照亮辨識時,忍不住哀嘆出聲。

    侍衛長,死了。

    從他的懷中,斯溫找到了兩封信,一封寫給他的領主卡洛斯.巴羅夫,另一封的收信人則是自己。

    “天啊,還是我告訴他卡王回歸的消息,他什麼時候寫的這封信?”

    斯溫詫異的看著嶄新的信封,露出驚訝的神色。

    算了,糾結細節的都是傻子。

    猶豫片刻,斯溫決定就在這里看侍衛長想對自己說些什麼,于是找了個隱蔽的位置坐了下去,接著火把的光亮開始閱讀。

    我最後可以信賴的朋友︰

    斯溫,抱歉,把你拖了進來,但是除了你我已經找不到可以信任的人。

    殺害娜塔莉的主謀是圖格與蒙特利,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相信圖格已經死了。

    我從未背叛陛下,我的愧疚來源于我辜負了他的期待。

    我愛上了自己看守的囚犯。

    娜塔莉.塞林,我一生摯愛的囚犯。

    當她拿起那柄邪惡的魔刃時,我就應該殺了她,但是我沒有。

    聖光與暗影,我已經不在乎,我的內心被娜塔莉的身影填滿。

    你知道服用了 蘭草汁液的後果是什麼嗎,你知道的。

    娜塔莉在身中劇毒的情況下又被她的弟子捅了兩刀,一刀在肝髒,一刀在腎。

    是不是覺得眼熟,這種刑罰,我們當年對獸人用過的,疼得那些家伙叫不出聲。

    即使這樣,娜塔莉最後的遺言是讓我逃。

    她是愛我的。

    原諒我,斯溫,原諒我的任性,把我手中那把匕首帶去奧特蘭克,帶給陛下,別听它的廢話。

    最後,請將我與娜塔莉葬在一起。

    xxxxx絕筆。

    “什麼鬼?怎麼缺了一塊?”

    斯溫看著右下角破了一塊的信紙,知道這封信是侍衛長來找自己之前就寫好的絕筆,但是他看了看侍衛長的尸體……

    你兩手空空,有個**的匕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