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08章 小舅子是姐夫的半邊…額,什麼來著?

第608章 小舅子是姐夫的半邊…額,什麼來著?

    越靠近洛丹倫城,各種小道消息便像秋風中的落葉一般襲來,但是阿爾薩斯堅信這都是輕薄的幻象。

    “為什麼停下了,導師?快馬加鞭,我們今天晚上就能抵達洛丹倫。”

    阿爾薩斯不滿的質問著烏瑟爾。

    “為了你的安全,阿爾薩斯。部隊在南邊打了好幾個月,戰士們已經很疲憊了,休息一晚上,明天一早出發,大家都能在城里吃晚飯。”

    烏瑟爾平靜的回答。

    “聖騎士無所畏懼!”

    “王儲不容有失。”

    “我……你怎麼看,父王遇刺這件事。”

    “居心叵測者的詭異伎倆。”

    “我是指……沒什麼,我去休息了。”

    “好好休息吧。”

    實際上,阿爾薩斯並沒有他自認為的那麼堅定。

    十年了,卡洛斯當年的形象早已淡漠的如同一張發黃的老照片,阿爾薩斯上一次與姐姐見面也是七年前的事情。

    二次獸人戰爭時期,阿爾薩斯還是個小屁孩,對于戰爭的記憶還停留在收容所里那些處境淒慘的獸人戰俘,自然不會像烏瑟爾一樣對卡洛斯信心十足。

    願意相信卻又忍不住猜忌,這就是阿爾薩斯的矛盾。

    萬幸的是泰瑞納斯還活著,事情還不至于滑落深淵,烏瑟爾也是松了口氣。

    久戰無雄兵,即使是白銀之手騎士團,在與叛亂的獸人打了那麼久之後,也顯露出了疲憊的姿態。

    以身作則是聖騎士的美德之一,烏瑟爾雖然並沒有安排阿爾薩斯值夜,年輕的王子卻主動承擔起來。

    披掛好戰甲,提拎著戰錘,阿爾薩斯讓巡邏的衛兵趕快去休息,自己接過了使命。

    “閉嘴,法師,你對王室的威嚴一無所知。”

    “你是準備讓我找到你的護命匣然後砸碎它嗎?”

    “你還算是個人?”

    “你到底想說什麼?”

    “你真的令人惱火,我要把你的護命匣用馬糞埋起來!”

    克爾甦加德小心的挑撥著阿爾薩斯的情緒,將自己包裹上卑微的偽裝色。

    大約兩個小時之後,烏瑟爾起夜查哨,發現了漫不經心巡邏的阿爾薩斯,叱令他回去睡覺。

    不滿的王子壓抑著怒火遵循了導師的命令。

    “聖騎士什麼的真是討厭啊,克爾甦加德,還不夠,這種程度的挑撥還不夠,小王子的心靈裂隙不足以讓他成為我的戰利品。”

    遠遠監視著這一切的提克迪奧斯點評著。

    “你不是騎士王的好朋友嗎?”

    “那就用你的智略擊垮敵人。”

    “很不錯,你很清醒。”

    “加快挑撥阿爾薩斯的情緒。”

    事實證明,即使是恐懼魔王也是吃恭維馬屁的,應付了提克迪奧斯,克爾甦加德立刻向耐奧祖匯報了這一切。

    而巫妖王給予克爾甦加德的回答則有些耐人尋味。

    一夜風平浪靜,烏瑟爾的行軍計劃得到貫徹落實,在日頭偏西的時候,白銀之手騎士團返回了洛丹倫。

    缺少了鮮花簇擁,國王的遇刺令整個洛丹倫城蒙上一層肅殺的氣氛,隨行的普通士兵在城外就解散,交還了武器裝備號令旗幟後各回各家。而白銀之手騎士團的營區在城內,一場小型的閱兵式不可回避,只是缺少了觀眾的閱兵式,有些不是滋味。

    士兵歸營,烏瑟爾與阿爾薩斯前往王宮,白銀之手鎮壓獸人叛亂的功績似乎就這樣被遺忘。

    阿爾薩斯急切的前去看望父親,忍不住猛男落淚。

    泰瑞納斯的健康被那惡毒的一刀徹底摧毀,曾經神姿豐滿的洛丹倫之王如今骨瘦如柴,除了眼光還算明亮,全身上下沒有哪里不憔悴。

    “我的孩子,我的阿爾薩斯,你回來了。”

    泰瑞納斯吃力的抬起雙臂,阿爾薩斯忍不住終于哭出了聲,跪在床邊上半身一頭扎進父親的懷里。

    “父親!”

    “烏瑟爾,你先去和卡洛斯敘敘舊吧,我有些話要跟阿爾薩斯說。”

    “遵命,陛下。”

    支開烏瑟爾,泰瑞納斯撫摸著兒子的臉,享受著片刻的溫情,最終,還是推開了兒子。

    “听好了,阿爾薩斯,我接下來所說的每一個字,你都听好了,听進去,記在心里。”

    “父親,您說,我听。”

    泰瑞納斯並不知道,他對阿爾薩斯所說的“遺言”一字不落的全部被克爾甦加德得知,另一邊烏瑟爾與卡洛斯久別重逢,喜悅的心情也是沖淡了愁雲。

    阿爾薩斯與父親的見面,阿爾薩斯與母親的述懷,阿爾薩斯與姐姐的重逢,阿爾薩斯與外甥的狗血互動,一直到所有該見面的都見過之後,阿爾薩斯才在父親的病床前見到自己的姐夫。

    “阿爾薩斯,你長大了呀。”

    “姐夫……”

    當卡洛斯真正出現在阿爾薩斯面前時,預想中的強硬最終變成了一句帶著討好的“姐夫”。

    泰瑞納斯看在眼里嘆在心中,最後雲淡風輕的開口。

    “本來我們三個應該第一時間見面,但是兩個國王一個王子,政治意味太強了。”

    “現在也不晚。”

    卡洛斯接話。

    “嗯,不晚。”

    阿爾薩斯看著自己的父親與姐夫,腦子里一片空白。

    “我活不了多久了,阿爾薩斯。我的時代即將過去,而你將加冕為王。”

    泰瑞納斯的話語中充滿不舍與遺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