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09章 艾澤拉斯戰略忽悠局

第609章 艾澤拉斯戰略忽悠局

    nbsp; 能憑本事莽正面,要什麼策略。

    莽不過,那我們開個會研究研究吧。

    卡洛斯淡定的看著父慈子孝的米奈希爾們大秀親情,忍不住感嘆道————凡人的智慧。

    真香。

    取得斯多姆卡.滅戰者這件事根本藏不住,卡洛斯也沒有想過隱瞞老岳父。

    但是人王之劍的名頭太大了,即使是泰瑞納斯也把持不住。

    所以卡洛斯直接開出了條件。

    只要泰瑞納斯幫自己爭取三個月的時間,那麼在用完之後,卡洛斯答應將斯多姆卡送給阿爾薩斯。

    于是,為了米奈希爾家族千秋萬代,泰瑞納斯同意幫著女婿坑兒子。

    突然間,卡洛斯有些明白索拉丁當年的選擇。

    幾百年過去了,斯多姆卡是王權象征的說法依然大有市場,索拉丁大地的血裔已經隨著洛薩的消逝而斷絕。

    卡洛斯並不在乎斯多姆卡的象征意義,但是這並不妨礙他利用“人王”的名號搞事兒。

    比如坑一坑燃燒軍團,搞一搞巫妖王。

    阿爾薩斯是耐奧祖密謀反抗基爾加丹計劃中至關重要的一部分,卡洛斯不介意用最謹慎的態度去揣摩巫妖王的威能,默認電信基座王全天無休的監視著阿爾薩斯的一舉一動。

    雖然卡洛斯動用一切感知能力都無法察覺到巫妖王力量的存在,但是他依然默認了這種情況的存在。

    那麼基于這種判斷,只要泰瑞納斯主動配合,從戰略上誤導巫妖王耐奧祖就有著極大的可能性。

    因此,一邊是泰瑞納斯的警惕,是對兒子的擔憂與慈愛,另一邊是現實意義上洛丹倫與奧特蘭克必須的友好。

    將阿爾薩斯拉出來當靶子,卡洛斯將短暫擁有一段不被束縛的自由時光。

    一段至關重要的時間。

    什麼是政治?

    斗而不破就是政治,泰瑞納斯為了人類社會的話語權必須與女婿進行斗爭,但是卻不能撕破臉皮。

    這就是政治。

    什麼是戰爭?

    你死我活就是戰爭,燃燒軍團與上古之神亡我之心不死,卡洛斯不想束手就擒就必須抗爭到底。

    這就是戰爭。

    在洛丹倫聯盟的怪圈里跳舞是阻止不了悲劇發生的,只有尋求更強大的力量才能戰勝敵人。

    所以卡洛斯早就放棄了在洛丹倫聯盟內部與泰瑞納斯玩政治的打算。

    對于燃燒軍團,只有戰爭才是唯一的出路。

    所以卡洛斯需要一段不被“重視”的時間,他需要戰爭迷霧籠罩住自己,才有機會重新奪取主動權。

    于是在一系列的政治妥協活動後,阿爾薩斯相信了巨大“陰影”的那套說辭,憂心忡忡的送自己姐姐一家離開了洛丹倫,返回奧特蘭克。

    “我的孩子,我命不久矣,你必須盡快成熟起來……”

    泰瑞納斯看著內心充滿惶恐的兒子,覺得自己還不能死。

    于是,阿爾薩斯成年後,再一次陷入被管教的境地。

    這也不對,那也不是,泰瑞納斯不厭其煩的向阿爾薩斯解釋著每一條政令背後的利益算計,訴說著每一次交涉中隱藏的陣營劃分,分析著每一次事件中隱藏的陷阱與機遇。

    這些原本應當是阿爾薩斯在漫長歲月中逐漸掌握的心機算計,卻被泰瑞納斯恨不得一股腦兒灌進腦子。

    阿爾薩斯理所當然的陷入了巨大的混亂當中。

    自己的父親……竟然是這種人?!

    爸爸是愛我的。

    我又令他失望了。

    人和人之間還能不能有點信任!!!

    在親手簽發了一張抹殺令後,阿爾薩斯陷入巨大的疲憊感當中無法自拔。

    一直以來對自己極好的一位叔叔居然加入了倒皇黨陣營,就因為父王向貴族多征收了百分之三的稅款,他們就要推翻米奈希爾家族?

    他難道忘記了自己身上也留著米奈希爾的血!

    為了穩固阿爾薩斯的王位,自知命不久矣的泰瑞納斯手段日趨酷烈,親手撕碎了一直以來阿爾薩斯認知中溫情脈脈的洛丹倫貴族圈認知。

    欲使其滅亡,必先令之瘋狂,欲使其瘋狂,必先令其偏激。

    【這才是真實的世界,你父親之前將你保護的太好了,哈,上等人的煩惱。】

    克爾甦加德在收到了巫妖王的指示後,開始充當阿爾薩斯的心理導師。

    “或許是吧,但是這樣的世界有什麼意思?爾虞我詐的骯髒政治,現在我听到這個詞兒就反胃。”

    【還是你太弱小了,看看卡洛斯,只要擁有力量,對于反對派只要大清洗就好了。】

    “哈,奧特蘭克式的政治斗爭?”

    阿爾薩斯忍不住嘲笑道。

    【但是很管用不是嗎?】

    “奧特蘭克只是一個小國,洛丹倫可不是。”

    【你對卡洛斯的王國存在什麼誤解嗎?如今的奧特蘭克可是聯盟第二大國,除了洛丹倫王國便是奧特蘭克。】

    “你想說什麼?”

    阿爾薩斯產生了警惕。

    【我只是回答你的問題。】

    “好吧,抱歉。”

    【不需要抱歉,畢竟我的性命掌握在你手中。】

    “……”

    年輕的阿爾薩斯開始覺得有克爾甦加德這樣一個另類的“朋友”似乎並不是一件壞事,他認為只要掌握了克爾甦加德的護命匣,巫妖便能為他所用。

    但是缺乏人生經驗的阿爾薩斯並沒有注意到,克爾甦加德正在將他帶向名為“力量”的深淵。

    在多方黑暗勢力的鼓動下,一直被當做棋子的獸人再次開始走老路。

    “暴動,壁爐谷與斯坦索姆收容所的獸人有暴動的跡象,並且當地的守軍開始大規模出現癥狀相似的病癥,他們沒有足夠的力量鎮壓可能出現的暴亂。”

    阿爾薩斯在父親面前竭力的表現著自我。

    “所以呢,我的孩子,你想怎麼做。”

    泰瑞納斯平靜的看著阿爾薩斯的表演。

    “讓我去吧,父親,讓壁爐谷與斯坦索姆的子民看清楚,他們的王子能夠保護他們的安全。”

    泰瑞納斯听著阿爾薩斯的話語,陷入沉思,心中默默的評估著利益得失。

    “父親?”

    泰瑞納斯閉上了眼楮,呼吸均勻。

    “父親?”

    “王子殿下,陛下睡著了。”

    泰瑞納斯的私人總管小聲的提醒,阿爾薩斯不甘又無奈的離開。

    等到阿爾薩斯的腳步聲徹底遠去,泰瑞納斯才緩慢的睜開眼楮。

    “動用死間,告訴我那好女婿,他可以動身了。”

    泰瑞納斯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