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10章 永不向命運屈服

第610章 永不向命運屈服

    不管是人是鬼是神是魔,只要真實存在的個體,就必然存在一個事實。

    或者說是真理也可以。

    那就是“人”的能力,是有極限的。

    說起來是句廢話,遇到事兒了,卻是真真正正的無奈,大寫的心酸。

    卡洛斯離開洛丹倫的時候,心情是沉重而復雜的。

    光靠他一個人,救不了艾澤拉斯。

    薩格拉斯他沒有直面的勇氣。

    阿克蒙德他確確實實的打不過。

    基爾加丹的陽謀他無力可使。

    縱然擁有了站在人類巔峰的武力又如何,在同胞面前耀武揚威宣泄自己的無能狂怒嗎?

    想要做點事兒就那麼難嗎。

    抱歉,就是這麼難。

    不難,死亡之翼又如何會絕望到滅世。

    不難,諾滋多姆又為何黑化蛻變永恆。

    不難,艾澤拉斯又怎會如此多災多難。

    作為人類社會最璀璨的明珠,洛丹倫的未來已經蒙上了巨大的陰影。

    這就是先知先覺者的痛苦,卡洛斯清楚的明白,自己沒有那種力量。

    巫妖王耐奧祖的力量太過詭異,失去了的桎梏,它的精神力量在寒冰王座的加持下趨于無限,只要它集中注意力,整個艾澤拉斯的任何一個地點都將處于它的注視之下。

    艾澤拉斯對它沒有秘密可言。

    或許泰坦的秘密基地,比如奧杜爾之類的地方可能有能夠阻隔巫妖王窺視的防御機制,但是這對人類有什麼意義。

    卡洛斯不是不想拯救阿爾薩斯的命運,而是他沒有這種力量,更沒有這個立場。

    如果沒有提克迪奧斯的推波助瀾,沒有耐奧祖的層層設計,阿爾薩斯應該會成為一個向他父親所期待的那樣用力量與智慧統治國度的偉大王者。

    因為阿爾薩斯的內心雖然充滿了各種各樣的小糾結,但是他本質上是個相信光明與善良的好人。

    可惜道路都是自己選擇的,卡洛斯可以干涉阿爾薩斯,卻沒有必須這樣做的理由。

    他需要時間,需要耐奧祖在阿爾薩斯身上投入大量的注意力。

    只有這樣,卡洛斯才能在這場本錢懸殊的賭局上成為贏家。

    就像斗地主,燃燒軍團手里捏著王炸,耐奧祖捏著四個二,卡洛斯要怎麼贏。

    只有掀桌子。

    強行介入洛丹倫的事務,只能讓燃燒軍團與上古之神將自己定為首要排除目標。

    沒有了自己這一顆棋盤上的隻果,艾澤拉斯只會如同青銅龍見證的那樣,迎來毀滅,或早或晚而已。

    他需要維綸的智慧,需要提爾的遺產,需要營回身陷德拉諾的戰友,需要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才有可能改變既定的天命。

    所以卡洛斯在妥協與退讓中,沉默的離開了洛丹倫。

    拯救世界從來不是救世主一個人的事情,卡洛斯只能期待,阿爾薩斯能夠堅持自己的意志,支撐到自己歸來。

    沒有騎馬的興致,卡洛斯與妻子安靜的坐在馬車里,倒是兒子阿爾馮斯騎在自己舅舅贈送的純白色小馬上,開心的不能自已。

    法琳娜被卡洛斯留在了洛丹倫,命令她密切的注視著詛咒教會的行動。

    那不過是一個浮萍一般的女子,在自己的權威崩塌之前,卡洛斯並不懷疑法琳娜的忠誠,因為現階段耐奧祖的籌碼還不夠,克爾甦加德能夠開出的籌碼,卡洛斯一樣給的起。做熟不做生,法琳娜不會在卡洛斯倒台之前全面倒戈。

    而諾斯,在通靈了斯多姆卡滅戰者追述了索拉丁大帝的生平後,死心塌地的接受了卡洛斯的領導,返回達拉然全身心的投入了對抗亡靈瘟疫的工作當中。他是個好人,真正意義上在乎其他人的爛好人,被索拉丁大帝以及卡洛斯舍己為人的胸懷所感動得一塌糊涂,甚至主動捐獻了自己的財產。

    煉金真td來錢,卡洛斯被諾斯的身家震撼了一臉,那可是能夠充當奧特蘭克兩年軍費的巨款啊!

    死奸商,狗大戶……

    赦免提里奧弗丁的交涉並不順利,老岳父泰瑞納斯明確表示,那是白銀之手騎士團內部的事情,自己不會過多干涉。然而烏瑟爾固執的認為,提里奧是咎由自取,當時他已經包庇到了只要弗丁承認罪行並供出伊崔格就可以大家當做無事發生。然而提里奧弗丁為了堅持心中的正義,依然選擇了與昔日的戰友們分道揚鑣。他不能赦免提里奧弗丁,這會令白銀之手的信念產生極大的動搖。

    這也是一件無解的事情,因為卡洛斯也認為烏瑟爾並沒有做錯。

    因為正義也是分陣營的,提里奧弗丁的選擇固然符合他的正義,但是違背了他的陣營。

    卡洛斯認可提里奧弗丁的選擇,卻無法罔顧事實去抹殺他背叛的行為。

    事情暫時僵在了那里。

    不過派人給泰蘭弗丁的母親發一封邀請函還在卡洛斯的能力範圍之內。

    相信任何一個憧憬成為聖騎士的孩子都不會拒絕卡洛斯巴羅夫的測試邀請。

    這是卡洛斯在不違背道德法律的情況下能為提里奧弗丁做出的最大努力————讓他們父子團聚。

    也正是因為這件事,卡洛斯沒有選擇走水路坐船經過達拉然返回奧特蘭克,而是選擇了向東經過壁爐谷的路線回國。

    正好在路上遇到了準備去洛丹倫城尋找自己的老朋友,斯溫。

    即使不考慮卡洛斯遺失的十年,他與斯溫也算得上久別重逢。

    然而在熱情的擁抱之後,斯溫給他帶來了沉重的消息,一封書信,以及一大包破銅爛鐵。

    卡洛斯心情復雜的捏著自己前任侍衛長的絕筆信,看著斯溫在他面前打開一背包的匕首短刀,憂郁中充滿懵逼。

    對于自己一手培養最終為了女人而“背叛”的侍衛長,卡洛斯有著“雖然你抽煙燙頭紋身還是個傻子,但是爸爸愛你”的復雜情感。

    最終放侍衛長離開而不是派人滅口,卡洛斯已經是心軟了。

    可是當得知侍衛長為娜塔莉塞林殉情的消息,卡洛斯依然有著怒而興兵的沖動。

    然而這種情緒很快的被斯溫弄不在了。

    “那家伙說他手里那把匕首就是娜塔莉被謀殺的關鍵,是邪惡的魔刃,但是我去的時候,他手里根本沒有匕首。我也不知道什麼情況,就把現場所有看起來像匕首的玩意兒全部帶走了。”

    斯溫對于自己的睿智滿意的點了點頭。

    “所以你就背著這一背包玩意兒從暴風城一路北上到洛丹倫?”

    卡洛斯伸手掂量了一下,怕不是接近二百斤。

    啊哈,斯溫,你可牛逼大發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