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11章 薩拉塔斯絕不屈服

第611章 薩拉塔斯絕不屈服

    嘎吱一聲大門打開。

    背景音樂響起。

    大家好,我叫卡洛斯巴羅夫,是一名聖騎士。表面上從事著奧特蘭克的國王這份工作,實際上拯救世界的同時破解謎題才是我的真實使命。沒錯,為了對抗神秘的不知名組織詛咒神教,我化身成一名偵探,取真實名稱的縮寫自稱卡巴,以興趣愛好為姓氏叫做司機。

    站在身旁的是我的助手斯溫,智力高達二百四十四的真實猛男,每個月的薪水購買六根鐵樹枝干。

    因為侍衛長臨死前留下的謎題書信,我們陷入了黑暗神器殺人事件。

    真相只有一個,殺人凶手就是你————薩拉塔斯黑暗帝國之刃!

    卡洛斯體內的洪荒之力實在抑制不住,自動腦補出了偵探之名場景,並且在彈幕大軍的助攻下提前破解的侍衛長身死之謎。

    注意了,注意了,看這里。↓

    看見沒有,看見沒有,→()←。

    凶手就是括號里這逼。

    好了,破案了,現在進行抓捕環節。

    那麼該怎麼從二百多斤廢鐵當中找出薩拉塔斯呢?

    卡洛斯並不懷疑斯溫話語的真實性。

    根據他的描述,不難推斷侍衛長應該是先一步找到了薩拉塔斯,然後利用神器的力量完成一換二十的反殺。事後比斯溫提前趕到案發現場的那個求援者又被斯溫收了人頭,那麼薩拉斯塔應該並沒有離開烏鴉嶺的地下墓穴。

    斯溫的處置雖然很蠢,但是也很穩。在確認自己沒有分辨的能力後,斯溫將所有的犯罪嫌疑刃統統抓捕歸案,也就是說薩拉塔斯一定隱藏在這一堆破銅爛鐵里面。

    “你確定沒有遺漏任何的可能性?”

    卡洛斯再次進行確認。

    “喂,喂,喂,我讀書少小說看得多啊,會變形的魔刀什麼的還是听說過的,現場凡是能切面包的玩意兒我統統帶走了,你要相信我啊。”

    斯溫表達了自己的不滿。

    “好吧,那就讓我們開始確認。”

    事關神器,卡洛斯並不是很相信法師,于是自己打開了聖光狗眼閃了起來。

    嗯……

    嗯?

    嗯!!!

    果然就是一堆破銅爛鐵。

    如果以薩拉塔斯是黑暗的魔刃為前提,以為它會對聖光有反應,那些卡洛斯會做出斯溫是個智障的結論。

    但是默認薩拉斯塔牛逼這個前提,事情就好玩了。

    聖光在這方面趕奧術是有差距啊。

    卡洛斯一把一把的掂量過後,依然一無所獲。

    “怎麼樣?”

    斯溫見卡洛斯放下最後一把犯罪嫌疑刃,急忙詢問。

    “你在這等一下。”

    卡洛斯吩咐完,轉身離開,很快帶著一個劍匣返回。

    “請寶貝轉身。”

    說著意義不明的話語,卡洛斯打開了劍匣。

    是斯多姆卡滅戰者。

    “好劍!”

    斯溫剛剛感慨,就發現自己腰間的短刀發出了詭異的顫震。

    “找到了!”

    卡洛斯捧著劍匣,一步步的靠近斯溫,斯溫發現異常後立刻拔出匕首配合的將其送到斯多姆卡面前。

    斯多姆卡發出痴漢一般的渾濁劍吟,薩拉塔斯終于忍不住說話。

    “把這柄蠢貨挪開,我不是骨頭,你個蠢狗!”

    在斯溫驚異的眼神中,自己平時放血割肉的普通鐵刀散發出詭異的黑色煙霧,逐漸膨脹成一把造型奇特的儀祭匕首。

    突然,斯溫有些反胃。

    “喂,卡洛斯,我用這玩意兒切面包割肉兩個多月,會不會中毒了?”

    “有可能,記得多喝聖水吧。”

    卡洛斯放下劍匣,握住斯多姆卡,又從斯溫手中接過薩拉塔斯,準備開始“拷問”。

    “放下這玩意兒,咱有話好好說。”

    接過卡洛斯還沒有開口威脅,薩拉塔斯先說話。

    蒙對了。

    開心。

    在之前的戰斗中卡洛斯就察覺了斯多姆卡擁有吞噬無面者血肉的能力,便想到了是不是可以用來對付薩拉塔斯。

    雖然古神的殘骸等級上必然優越于無面者,但是從薩拉塔斯的表現來看,效果不錯啊。

    “你很害怕?”

    卡洛斯試探性的套話。

    “你被發情的野狗抱著大腿抖的時候怕不怕?”

    薩拉塔斯一如既往的毒舌。

    “說說吧,我想知道的事情。”

    卡洛斯象征性的將斯多姆卡挪開一些距離,顯示了自己的誠意。

    “關于娜塔莉和她專屬按摩棍的事情?”

    嗯……

    似乎根本不用逼供啊,卡洛斯突然想起了,薩拉塔斯是個碎嘴子。

    “我跟你講啊,那可真是狗血的一塌糊涂,兩個矯情的蠢貨,靈長類之恥。”

    薩拉塔斯使用了“我跟你講”作為起手式。

    然後,黑暗的魔刃向卡洛斯講述了一個有別于他空洞認知的“船新版本”的關于娜塔莉塞林的故事。

    “那個蠢女人真是又蠢又萌啊。我都那麼提醒她了,還固執的相信她教授出的弟子能夠抵擋住黑暗的誘惑。你評評理,咱作為黑暗力量的代言人,是個敢于下判斷的專業神靈,都告訴她那兩個弟子已經陷入欲望的深淵沒救了,還傻乎乎的想要再給一次機會。結果被下藥了吧。對于你們人類的身體結構我還是了解的,娜塔莉的弟子也夠狠的,肝髒一刀腎髒一刀,看著都疼,疼得咱的刀把兒都在打顫。不過他們太自以為是了,我不想要他們找到,哪怕就在它們面前,他們也找不到。”

    “所以實際上那個娜塔莉的弟子拿起桌子上的裁紙刀捅了自己師傅一刀,實際上就是用你捅了塞林一刀,也就是說實際上是你殺了娜塔莉塞林?”

    卡洛斯覺得自己在听鬼故事。

    “拜托,我只是一把刀耶,刀怎麼會殺人,是你們人殺人好不好,明明是因為貪欲而自相殘殺,你卻非要怪我咯。”

    薩拉塔斯用位于刀刃與握柄結合處的魔眼白了卡洛斯一眼,眼神傳達出對于低等生物兩腳獸的不滿與無奈。

    不能慣著,卡洛斯又將斯多姆卡靠近薩拉塔斯。

    “還想不想听故事!”

    嗯……

    “實際上,我一直都在娜塔莉身旁,她那根按摩棍後來替她收尸的時候,哭的那叫個燦爛,還咬牙切齒的賭咒發誓一定替娜塔莉報仇,我心想就他那智商,那得等到猴年馬月去了,就主動告訴他是誰殺了娜塔莉咯。”

    所以實際上你如果不說話,侍衛長就把你連著娜塔莉塞林的尸體一起埋了?

    卡洛斯覺得自己沒有理解錯。

    然後,薩拉塔斯講述了自己怎麼幫侍衛長設計坑殺了娜塔莉的那幾個孝子賢孫,而侍衛長最後又是如何冷漠、無情、無理取鬧的坑了自己。

    “我好心好意幫他完成了復仇,結果他趁我全力施為的同時用聖光電我,忒不是個東西了。不過他活該啊,我的能力失控,根本控制不住力道,他也死了。”

    卡洛斯深呼吸了兩口,問道。

    “你似乎並不畏懼聖光?”

    “為什麼我要畏懼聖光?”

    薩拉塔斯反問道。

    “那你怎麼會被聖光干擾?”

    “因為暗影之力與聖光不兼容啊。”

    “那你為什麼會畏懼斯多姆卡?”

    “你說這把刀?因為它像一條狗一樣想舔我啊。”

    “所以你並不畏懼我?”

    “我為什麼要畏懼你?”

    薩拉斯塔不明白卡洛斯的精神狀態為什麼會出現波動,就像它不明白侍衛長對于卡洛斯而言和自己的孩子其實沒有差別。

    “所以你並不害怕我會毀滅你?”

    卡洛斯發現了薩拉塔斯的嘴出乎預料之外的碎,開始引導話題。

    然而,薩拉塔斯的狂妄同樣出乎了卡洛斯的預料。

    “泰坦離世,亞煞極躺尸,這個世界能奈我何,我為什麼要怕。”

    卡洛斯掄圓了斯多姆卡一劍斬上去。

    “啊呀呀,要死啦要死啦,舔狗不得善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