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12章 失意體前屈服不服

第612章 失意體前屈服不服

    nbsp; 與綠龍軍團的交涉遠比想象中的困難。

    雖然翡翠軍團沒有紅龍軍團那麼高傲,但是絕對沒有青銅龍那麼好說話。

    為什麼青銅龍好說話?

    因為它們還指望著腳男去時光之穴幫忙打黑工呀!

    所以洛丹倫都走了一趟,辛特蘭那邊還沒有個準信兒。

    莫名其妙搭上塞納留斯的線,卡洛斯擁有了與夢境守衛進行溝通的渠道,雖然歡笑姐妹們****的返回了自己的家,但是伊蘭尼庫斯的腿那是又粗又大,何況還是有些樹人覺得辛特蘭的土壤味道不錯,就扎根了下來。

    于是它們也不介意幫卡洛斯帶個話。

    可惜幾個月過去了,伊蘭尼庫斯根本沒有個回信兒。

    事情很簡單,卡洛斯想要借道翡翠夢境走一遭菲拉斯。

    一方面想要與埃雷薩拉斯的上層精靈嘗試性的接觸一下,另一方面安戈洛環形山的界門必須走一趟。

    如果想要正常的走遠洋客運,先不提那昂貴的費用花銷,單說奧特蘭克的海軍……那可是堪比蒙古國王下七武海的存在啊。

    巴羅夫家族的內海商船有個三十來艘將將收支平衡略有盈余,遠洋大船就只有兩艘,還是當年與戴林.普羅德摩爾打的火熱的時候強買強賣搞來的二手貨,軍艦改造的。

    何況即使有船,沒有合格的水手,茫茫無盡海,它全是水,說多了都是淚。

    所以說要大張旗鼓的搞這件事,卡洛斯就繞不開庫爾提拉斯。

    我有一個秘密你不要告訴其他人哦!

    玩個蛋啊。

    光是想一想,卡洛斯都頭大。

    從一開始,可行的方案就只有一個。

    跪舔綠龍大爺們。

    界門並不是一扇大門,而是泰坦的傳送裝置,不管是索拉丁還是艾格文.麥迪娜,都曾經去探索過那里。可以確定的一點是,界門依然還有遺留的泰坦造物在維持其基本的運作。

    原本,人類是沒有資格染指界門的,但是因為麥迪文在天之杯的一通騷操作,卡洛斯被告知,他現在算是萬神殿的“編外臨時工”,是有身份認證代碼的真實系二五仔。

    雖然只是一次性的認證代碼,但是麥迪文信誓旦旦的告訴卡洛斯,別浪費了,好好搞事兒。

    半信半疑,卡洛斯姑且就當作星界法師牛逼吧。

    外修文德內治武攻,返回奧特蘭克的卡洛斯一邊督導著奧特蘭克國內的生產恢復,一邊對詛咒神教進行嚴查嚴打,還要抽空跟薩拉塔斯鬼扯,日子過的飛快。

    十年的空窗期,許多以前的老關系都處于斷線狀態,這也是領袖崇拜帶來的必然後果之一。

    即使返回艾澤拉斯已經快大半年,卡洛斯依然沒有完全修復這些關系網。

    但是與拉文霍德莊園的重新溝通,令卡洛斯的情報來源拓展了許多。

    這其中最不起眼卻也是最重要的一條,便是關于敦霍爾德城堡守備官埃德拉斯.布萊克摩爾的一條訊息。

    埃德拉斯.布萊克摩爾手下的黑市拳王,獸人角斗士薩爾叛逃了。

    卡洛斯看著這條訊息,腦海里忍不住想到了一句話————命運的車 轆又它喵的轉起來了。

    從未輕視過獸人,卡洛斯卻也並未將薩爾放在必須鏟除的位置上。

    因為卡洛斯一直在做的,其實和薩爾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薩爾因緣際會,一步步坐上部落大酋長的寶座,本質上是青銅龍與麥迪文背後的引導,因為艾澤拉斯需要獸人這一股強悍的戰力。

    但是部落的內在矛盾一點不比聯盟少,沒有薩爾,真的就沒有那個鮮血與榮耀的部落。

    殺一個薩爾就能覆滅整個部落,這是一個愚蠢的想法。

    何況即使自己失蹤了十年,父親阿歷克斯依然貫徹了卡洛斯當初制定的計劃,在卡洛斯看來,薩爾的存在有利有弊,可以放置處理。

    畢竟,榮耀獸人已經初步成型。

    隱瞞只會引起叛逆的心理,卡洛斯將一切放在了戰敗被俘的獸人面前,並加以引導,失去了心靈寄托的戰俘們甚至不用牧師去傳教,主動的就就詭異了聖光。

    那些曾經為了氏族而戰的獸人將失敗的根源歸結于奧格瑞姆與古爾丹丟棄了“榮譽”,沒有榮譽的獸人一無是處。

    在集中營這種獨特的氛圍下,反思與贖罪成為了除生存之外的主旋律。

    奧特蘭克很大,許多對于人類來說的荒涼之地對于獸人來說其實還可以。

    在這種情況下,卡洛斯更是拋出了贖罪田這種玩意。

    獸人和人類是能夠共存的,尤其是巴羅夫家族還有驅使巨魔的先例,這令獸人在接受“宗主”時沒有那麼大的阻力。

    尤其是辛特蘭之戰,明明是無奈下做出的選擇,但是在宣傳口,就變成了苟塔金的忠誠得到了回到,惡苔巨魔通過不懈的努力喜提城市辛薩羅,簡直堪稱微商新女性…….

    一點點緩慢的給接受聯盟再教育的獸人松綁,同時嚴厲打壓不知悔改的戰犯,在鮮明的對比下,卡洛斯相信獸人終將再次“榮譽”。

    我給的榮譽。

    于是,再三權衡之後,卡洛斯做出了決定,不去管我們的天命之子古伊爾。

    然而現實就是比扯淡。

    為了追求自由與真相的未來大酋長薩爾同志從同胞那里听說了奧特蘭克山脈深處隱藏著霜狼獸人大部的消息,興致沖沖的尋了去,卻在路上發現了被奧特蘭克軍隊奴役工作的獸人築路大隊。

    超過三萬獸人戰俘在卡洛斯的命令下強制進行著拓荒開路的工作,這不奇怪,整個聯盟都是這麼玩的。

    但是看押獸人的除了人類還有“**”,這就令薩爾異常憤怒。

    他為什麼要逃離敦霍爾克,為什麼要去尋找真相,不就是因為薩爾對獸人現如今的麻木與冷漠感到絕望嗎?

    活著的行尸走肉,精神上巨大的空虛與麻木,單純的為了活著而活著,悲慘又卑微。

    這就是被惡魔之血荼毒後的獸人現況。

    于是薩爾對于“奴役”同胞換取權力的**怒不可遏。

    他選擇了暗殺這條路。

    偉大的黑市拳王薩爾同學此刻不是一個人,他繼承了史凱利杰拳皇杰洛特、阿美利堅拳聖亞瑟.摩根以及無數先行者的偉大意志,完成了幾乎不可能的壯舉,于萬軍從中完成了對**頭子的暗殺,並且放火制造了巨大的混亂,鼓動自己的同胞們逃走。

    然後薩爾懵逼了,困惑了,迷茫了。

    為什麼所有被奴役的同胞都用憤怒與怨恨的眼神看著自己。

    為什麼明明手腳上的鐐銬已經被砸開,心靈上的鐐銬依然那麼堅固。

    “你都做了什麼?再有三個月我就將完成贖罪,你都做了什麼?”

    被薩爾砸開腳鐐的獸人坐在地上嘗試重新給自己裝上刑具,用通用語憤怒的質問。

    除了極少數頑固分子,沒有人願意跟著薩爾離開,尤其是與他年齡相仿的新生代獸人。

    薩爾帶著少數歷戰的老兵逃走了,卻激怒了另一個獸人。

    曾經的劍聖,現如今的鐵面教官,斯巴達克斯。

    他在向卡洛斯通報了情況之後,親自帶隊進行對薩爾的追捕。

    卡洛斯覺得有趣,吩咐了下去。

    “記一下,如果這個薩爾逃脫了追捕,那麼你們去敦霍爾德找布萊克摩爾把一個叫溫蕾莎的女僕完好無缺的帶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