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13章 工口就是工商銀行門口

第613章 工口就是工商銀行門口

    nbsp; 薩爾何等樣人也?

    身高九尺三寸膀大腰圓碧面獠牙長得跟搞毛二哥沒啥區別。

    很能打。

    有文化,愛好人類文學,熟讀兵法謀略。

    真名古伊爾,親生父母系出生霜狼名門,養父野心家是也。

    沒錯,聯盟的聰明人不止卡洛斯.巴羅夫一個,埃德拉斯.布萊克摩爾原本培養薩爾的根本目的就是造卡洛斯老岳父的反。

    說出來大家可能不信,薩爾就是按照獸人領袖的標準被養大的。

    在布萊克摩爾的計劃中,薩爾就是他間接控制獸人的關鍵。

    畢竟作為經歷過第二次獸人戰爭的老兵,布萊克摩爾並不想現在的小年輕一樣蔑視收容所里的那些獸人,他依然清醒的記得當年的黑暗之潮是何等的絕望。

    所以他培養了薩爾。

    一個充滿活力且機敏強壯的獸人。

    在薩爾的鼓舞下,從奧特蘭克修路大隊逃脫的老兵們開始重新打起精神。

    而薩爾也從這些戰俘那里得到了更多關于過往的知識,並且心情逐漸沉重起來。

    因為巴羅夫家族十年如一日的思想政治教育不是白搭的。

    雖然不願意給人類當狗,但是這些獸人老兵內心已經接受了這場戰爭是部落過錯這個結論。

    這種論調也影響到了薩爾。

    更何況,薩爾在並未深入了解詳情的狀況下暗殺了一個“榮耀獸人”,奧特蘭克不過輕易放過自己的。

    所以薩爾做好了應對追兵的準備。

    然而一直到他們一行隱入奧特蘭克山脈的深處,也沒有遇到追兵,還真是天佑的位面之子啊。

    斯巴達克斯哪里去了?

    迷失在人生的道路上咯?

    當然不可能。

    能夠令斯巴達克斯放棄追擊薩爾的原因只有一個。

    那就是他遇到了更有價值的目標。

    格羅姆什.地獄咆哮。

    在耐奧祖自投羅網成為巫妖王前下達的最後一個命令,就是坑戰歌氏族一把。

    耐奧祖重新打開黑暗之名命令格羅姆什.地獄咆哮帶領族人前往東部王國燒殺擄掠,在初期確實打了方興未艾的暴風城一個措手不及。

    但是卡洛斯.巴羅夫雖然失蹤,圖拉揚等一系列將領尚在,那些百戰老兵尚存,反應過來的洛丹倫諸國反應過激,直接放棄內斗碾了過去,打得戰歌氏族那叫一個哎呀我去。

    也就是格羅姆什.地獄咆哮多長了個心眼,沒有完全相信耐奧祖的允諾,才苟活了性命。

    因為耐奧祖給予格羅姆什.地獄咆哮的那顆傳說中能夠關閉黑暗之門阻斷敵兵的寶珠,實際上是一個引爆裝置。

    雖然格羅姆什.地獄咆哮逃過了耐奧祖的暗算,但是黑暗之門一直到因為德拉諾大爆炸關閉為止,一直處于聯盟的控制之下,這造成的直接後果就是戰歌氏族回不去了。

    雖然苦戰數年,人員損失慘重,但是戰歌氏族實力尚存。

    在雷德.黑手的暗中支持下,依然有大量戰歌獸人活躍在燃燒平原以北,阿拉希高地以南的廣大區域。

    不過格羅姆什.地獄咆哮從來不信任老黑手的那個傻兒子。

    正好因為泰瑞納斯.米奈希爾二世遇刺,烏瑟爾與阿爾薩斯率領白銀之手騎士團回歸洛丹倫城,戰歌獸人得到了喘息的機會。

    與薩爾一樣,在听說了霜狼氏族的傳聞後,格羅姆什.地獄咆哮也決定去尋找盟友,踏上了奧特蘭克的土地。

    斯巴達克斯察覺到蛛絲馬跡,果斷的放棄了對薩爾的追擊,轉頭迎了上去。

    某種意義上來說,薩爾欠格羅姆什.地獄咆哮一條命。

    年輕的薩爾雖然能打,但是在這些部落碩果僅存的劍聖面前,還是太嫩了。

    尤其是在人類世界長大的薩爾,于狩獵一道,菜的摳腳。

    斯巴達克斯最近的時候,距離薩爾不到一個山頭的距離。

    “這種戰斗痕跡,是戰歌氏族的風格。”

    斯巴達克斯在檢查一處巡邏據點的戰後殘骸時,做出了判斷。

    “放棄我們原本的目標,你,還有你,原路返回,繞遠路走大道,去最近的軍團尋求增援,其他人跟我去見見老朋友們。”

    斯巴達克斯做出了最冷靜的判斷。

    五十人的追討隊伍用來追殺薩爾以及幾個獸人逃犯,是絕對的小題大做,示威以及表忠心的成分大于實際需求。

    但是如果用來迎戰格羅姆什.地獄咆哮,斯巴達克斯並沒有必勝的信心。

    因為斯巴達克斯是劍聖,格羅姆什.地獄咆哮同樣也是。

    斯巴達克斯帶出的手下都是懺悔罪行的獸人老兵,格羅姆什.地獄咆哮身邊的同樣也是。

    這幾乎是一場鏡像般的對敵。

    怎麼小心都不為過。

    尤其是戰歌氏族明顯服用過惡魔之血,單兵能力上甚至會略強于斯巴達克斯手下這些“戒毒”成功的老兵。

    所以最穩妥的方法莫過于纏住格羅姆什.地獄咆哮一行,然後調集重兵直接圍殺。

    然而格羅姆什.地獄咆哮能夠帶領氏族在聯盟的重兵圍殺當中逃出生天,對于戰場與生俱來的敏銳洞察力是斯巴達克斯所不曾擁有的。

    兩位劍聖不約而同的選擇了ass ass in的戰術。

    最後的結果就變成了一場遭遇戰。

    這一次,客場作戰,是戰歌獸人數量居多。

    格羅姆什.地獄咆哮隨行帶了八十六人,而斯巴達克斯加上自己只有四十八人。

    八十七比四十八,榮耀獸人面臨著以一敵二的困境。

    但是在得到卡洛斯的諒解後,斯巴達克斯這些完成贖罪的老兵在裝備上處于絕對的優勢。

    戰斗以敘舊作為開始。

    “格羅姆什,真沒有想到是你。”

    “喲,讓我想想,這聲音,斯巴達克斯,你還活著。”

    “說出你的目的。”

    “告訴我,你的盔甲你的武器是從人類手里搶來的。”

    “很抱歉,如你所見,這就是我現在選擇,這就是我現在的立場。”

    “選擇當人類的狗?”

    “當然不,是做自己的主人。”

    “啊哈,這笑話可不好笑,你難道認為我們獸人可以與人類和平共存?這場戰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在戰歌獸人的哄笑聲中,榮耀獸人的怒氣值直線飆升。

    因為他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過去。

    所謂的閑談,不過是大家試探深淺拉扯陣型的準備時間而已,哪一邊也沒有當真。

    格羅姆什.地獄咆哮這一邊的是戰歌氏族,斯巴達克斯這一方的是黑石獸人,說到底哪兒來那麼深的同胞情誼。

    不過是斯巴達克斯當初與格羅姆什.地獄咆哮都在火刃氏族參加劍聖評定所以相識而已。

    “回來吧,重新回到族人身邊,讓我們把這個世界鬧個底兒朝天!如此豐饒的土地,只有強者才配擁有,那些人類早晚成為我們的奴隸。”

    格羅姆什.地獄咆哮的提議是認真的。

    “我拒絕,為了耐奧祖與古爾丹的謊言,獸人付出了如此沉重的代價,對于你的野心我提不起半點興趣。”

    斯巴達克斯的回答也異常嚴肅。

    “所以你和你身邊的那些叛徒鐵了心要給聯盟當狗咯?”

    “你的所作所為和我有什麼實質上的區別嗎,瑪諾洛斯身上的跳蚤?”

    “嗯……啊~~~~~吼!”

    “榮耀!”

    一言不合,戰斗開始。

    雖然戰歌獸人呈現合圍的態勢,但是長期的困頓,他們的武備磨損已經想當嚴重。在格羅姆什.地獄咆哮沒有能用血吼一刀爆了斯巴達克斯的頭開始,戰斗直接進入了白熱化。

    兩位劍聖的武藝明顯超出了其他獸人的理解,格羅姆什與斯巴達克斯身邊,是死亡的禁區,沒有其他獸人能夠插手,戰歌獸人的包圍圈導致了單一戰線方面力量略顯薄弱,榮耀獸人利用鎧甲的優勢撕開了一道缺口,並且打出一波小優勢。

    人數對比現在是

    六十九比四十一。

    然而慘烈的戰況刺激了惡魔之血的爆發,在血之狂怒狀態下的戰歌氏族爆發力十足。

    第二個照面過後,人數是

    五十七比三十。

    榮耀獸人開始結陣,護衛著斯巴達克斯,戰歌獸人雖然依然擁有著近乎兩倍的數量優勢,但是缺少遠程武器的弱點令他們無法快速擊敗對手。

    這時候鎧甲的作用就很大了。

    第三輪搏殺過後,人數為

    四十九比二十七。

    若是當年,連卡洛斯都打不過的斯巴達克斯在格羅姆什.地獄咆哮面前走不了十招。

    畢竟在他面前的不僅僅是戰歌氏族的戰術大師,更是獸人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

    隱忍、狡詐,無所不用其極。

    格羅姆什的領導才能掩蓋了他強大的武藝,但是斯巴達克斯知道,在部落成立之前,在距離飲用惡魔之血更久遠的年代,在整個獸人依然被食人魔奴役的年代,格羅姆什.地獄咆哮就擁有斬殺高里亞帝國萬夫長的戰績。

    劍聖,是獸人至強者的稱號。

    但是同為劍聖,劍聖之間的差別也如若雲泥。

    若沒有這十年間從未間斷的磨礪,我大概已經被血吼砍死了吧。

    斯巴達克斯突然發力逼迫格羅姆什變招閃避,然後抽身加入戰團幫助同伴撕開一條縫隙突破被包圍的境地。

    此時雙方人數為

    四十一比二十二。

    而此時距離戰斗開始,才剛剛過去二十七秒。

    悍不畏死的同族相殺,恐怖如斯。

    一斧子劈開一個榮耀獸人,格羅姆什.地獄咆哮抓住機會使出絕命跳劈想要斬殺斯巴達克斯。

    然而在鮮血與鋼鐵的基調下,一抹聖光出現,閃耀了全場。

    頂著聖盾,斯巴達克斯回身橫掃,被格羅姆什用斧柄擋住。

    二者力量相當,誰也奈何不了誰。

    “到此為止吧,我來這不是為了跟你拼命。”

    即使飲用了惡魔之血,格羅姆什.地獄咆哮依然在戰斗中保持著理智。

    他來這里是為了尋找避世的霜狼氏族,不是為了誅殺叛徒。

    再打下去,哪怕將這些榮譽獸人殺干淨,戰歌獸人的損失也不會少到哪里去。

    “那就停手吧。”

    雖然兩邊的頭領打成了一致,準備罷兵,紅了眼的獸人依然廢了一番功夫才停下廝殺。

    滿打滿算一分鐘出頭的戰斗,最後的人數比是

    三十三比十七。

    “如果我們還是戰友,就我們這些人能殺光人類一個軍團。”

    格羅姆什.地獄咆哮看著滿地的尸骸,久久不能平靜。

    “沒有如果,部落已經失敗了,而我們不過是被欺騙懵逼的可憐蟲,是罪人。”

    斯巴達克斯的內心也在隱隱作痛,對于耐奧祖以及古爾丹的恨意也更加深沉。

    “快走吧,我的援兵馬上就要來了。”

    斯巴達克斯自己都不明白為什麼會說出這句話,但是好像不說,內心會痛。

    “替我將族人掩埋了吧,他們是榮耀戰死的。”

    格羅姆什從來不是個拖沓的人,听說有追兵,轉身就走毫不猶豫。

    而斯巴達克斯看著滿地的獸人遺體,直到戰歌獸人跟隨他們的族長消失在山林深處,也不知道是對誰允諾道。

    “我盡力。”

    一場預料之外卻在情理之中的戰斗,格羅姆什.地獄咆哮放棄了前往奧特蘭克山脈尋找霜狼氏族的計劃,斯巴達克斯也沒有抓獲既定的目標。

    這一戰,獸人精銳不分陣營傷亡慘重。

    薩爾成為了唯一受益者。

    卡洛斯在查驗了戰果並親自听取斯巴達克斯的匯報後,滿意的點了點頭,詢問斯巴達克斯想要什麼。

    “忠誠必須得到回報,功勞一定需要獎勵。提出你的要求吧。”

    “陛下,我希望您允許我厚葬戰死的獸人。”

    “這也算……所有的獸人?”

    “是……”

    短暫的沉默後,卡洛斯點了點頭。

    “那些尸體歸你了。”

    汗水從斯巴達克斯的鐵頭盔下面浸出。

    “感謝陛下。”

    “不要感謝我,這是你的獎勵,是你應得的。我能理解,卻不贊同。”

    卡洛斯說到這里停頓了一下。

    “即使你要求我赦免一萬個獸人戰俘的罪行,我也會同意。知道嗎,斯巴達克斯。但是我尊重你的選擇。”

    “我……”

    卡洛斯打斷了斯巴達克斯的話語。

    “好好想想吧,是什麼造成了獸人現在悲慘的境地,是什麼令你們同族相殘。是聯盟嗎?是人類嗎?”

    “不,是我們自己。是燃燒軍團。是惡魔的詭計。”

    斯巴達克斯堅定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