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14章 漂海過洋來看你

第614章 漂海過洋來看你

    nbsp; 閻王易見小鬼難纏。

    事實證明,卡洛斯新認的大哥伊蘭尼庫斯是個好大哥,對于卡洛斯想要借道翡翠夢境的事情是樂意幫忙的。

    那麼之前為什麼拖了那麼久?

    當然是伊蘭尼庫斯根本沒有收到信兒。

    艾莫莉絲直接將卡洛斯的求援擋了下來。

    簡單的解釋一下翡翠軍團內部的地位關系。

    站在綠龍金字塔頂端的自然是當她入夢整個世界都將顫抖的夢境女王伊瑟拉。

    雖然伊瑟拉暗戀瑪洛恩,但是為了綠龍族群的延續,伊瑟拉依然擁有許多配偶,其中最年長也是最強大的當屬伊蘭尼庫斯。

    再往下,鎮守夢境大門的四天王,分別是伊索雷德、泰拉爾、艾莫莉絲、萊索恩。

    先不說四天王的事情,講一講夢境大門。

    翡翠夢境雖然神奇,但是即使信奉自然之道的德魯伊要暢游其中,大多數時候也是采取夢游的方式,精神體介入。

    就如同卡洛斯之前回歸艾澤拉斯遇到的麻煩一樣,想要身體也進入翡翠夢境,哪怕是夾縫當中,也是一件充滿危險與意外的事情。

    綠龍雖然強大,還有些傲慢,卻不是傻子。

    繼承了泰坦遺產的它們,在利用翡翠夢境進行兵力調運的時候,利用的正是夢境大門。

    灰谷,菲拉斯,辛特蘭,暮色森林,這四個分別位于東西大陸南北兩地的夢境大門,完美的幫助綠龍軍團監控整個世界。

    但是畢竟是通往翡翠夢境的門扉,所以伊瑟拉派遣了四個最信任的後代前去鎮守。

    如果說伊蘭尼庫斯是伊瑟拉最強大也是最好用也是最信任的手下,那麼伊索雷德就是當之無愧的最忠誠,他完美的執行著伊瑟拉的命令,絕不少一分,也不多一分。

    如果卡洛斯向他求援,伊索雷德只會如實的迅速的轉達,而不會自己做決定。

    可惜此時伊索雷德在灰谷曬太陽。

    泰拉爾雖然年輕,卻是伊蘭尼庫斯的忠實迷弟,如果卡洛斯向他求助,至少可以提前一個月見到伊蘭尼庫斯。

    可惜沒有如果,泰拉爾在暮色森林。

    萊索恩是除伊蘭尼庫斯外,翡翠軍團數一數二的戰將,所以伊瑟拉命令他常年駐守情況最復雜的菲拉斯。

    也就是說除了萊索恩鎮守的菲拉斯,其他三處夢境大門的守衛人選並不固定。

    然而卡洛斯運氣不好,他趕上了艾莫莉絲駐扎辛特蘭的光景。

    “凡人就好好接受巨龍的庇護,不要給我們找麻煩。”

    雖然身為一頭綠龍,但是艾莫莉絲的想法更接近于紅龍————弱者為什麼要戰斗。

    所以卡洛斯委托樹人兄弟給伊蘭尼庫斯太君帶個話兒,直接被艾莫莉絲給攔了。

    與個人感情無關,艾莫莉絲表示她不是針對卡洛斯一個人,所有人類在她眼里都是辣雞。

    結果什麼都缺就是不缺耐心的樹人兄弟在翡翠夢境蹲了現實世界一個多月的時間,終于等到願意帶信兒的朋友。

    最終結果就是艾莫莉絲被伊蘭尼庫斯責備,最終結果是艾莫莉絲與泰拉爾換防,伊蘭尼庫斯親自向卡洛斯致歉。

    “也就是說我被艾莫莉絲小姐莫名其妙的記恨上了?”

    卡洛斯感受到了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落的酸爽感覺。

    “沒有關系沒有關系,反正你也不大可能與艾莫莉絲有什麼關聯,無視就好。”

    伊蘭尼庫斯驚喜的發現奧特蘭克奶酪與雷羊肉排的滋味是真的很配。

    “那麼借道的事兒?”

    “可以,我允許你以及你數量不超過一千人的部下通行翡翠夢境。”

    “是誰幫忙說話了嗎?”

    卡洛斯有些意外,雖然自己與伊蘭尼庫斯有些私交,但是這麼好說話……

    “哦?你不知道啊,露拉娜替你背了書。”

    “露拉娜?就是那個啊哈哈哈哈哈的露拉娜?”

    “嗯,很傳神,就是那個啊哈哈哈哈哈哈的露拉娜。”

    “額,我很好奇,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你委托的那個樹人被艾莫莉絲攔了,它就去找了米露恩,米露恩去找艾莫莉絲被懟哭了,就去找了自己的姐姐,于是露拉娜就插手了這件事情。”

    “露拉娜這麼厲害?”

    卡洛斯有些不太相信。

    “你也知道的,塞納留斯閣下與我們綠龍軍團淵源很深,作為塞納留斯的長女,露拉娜閣下甚至參加過當年與燃燒軍團的大戰。實際上露拉娜的地位比我都高,真的發起火兒來,艾莫莉絲未必是露拉娜的對手。卡洛斯,你不會以為我是因為你的面子才把艾莫莉絲調走的吧?”

    “怎麼會……”

    卡洛斯慶幸自己沒有表現出來。

    “露拉娜怎麼說呢,有點小心眼,自己的妹妹怎麼欺負都行,別人摸不得踫不得。這次米露恩哭的那叫一個燦爛,結果艾莫莉絲就被露拉娜惦記上了。”

    “你也不容易啊……”

    “誰說不是……”

    突然,卡洛斯就與伊蘭尼庫斯有了惺惺相惜的感覺。

    吃喝完畢,該解釋的也解釋了,伊蘭尼庫斯飄然而去,卡洛斯則忙著整頓軍隊安排相關事宜。

    雖然覺得伊蘭尼庫斯沒有把話說實在,但是綠龍願意借道已經是最大的利好消息,難得糊涂吧。

    詛咒神教的行動愈發囂張,在安哈多爾北部的農場,希蓋爾的瘟疫之鍋原型還是出現了,卡洛斯懶得跟他們講道理,直接開始樹十字架,算是暫時性的打壓下了這股歪風邪氣。

    然而斯坦索姆與壁爐谷的情況就有些不太樂觀。

    沒有了部落的威脅,普通百姓對于暗影的教義接受能力超乎了克爾甦加德的想象。

    叛逆,那些農夫與小市民出于對統治階級的叛逆心態,似乎能夠在暗處給官員貴族找麻煩和不自在的事情他們都願意干。

    損人不利己。

    幾個月的真空期是卡洛斯無法接受的下場,所以在出遠門之前,卡洛斯再次開始清理國內。

    “奧特蘭克特色的政治運動”再一次開啟。

    不過這一次,沒有了泰瑞納斯的支持,卡洛斯的耳朵清淨了許多,也沒有國外的關系戶寫信來表達對大清洗的不滿。

    可喜可賀。

    一支精干的部隊正隱蔽的向辛特蘭集合。

    在奪取了辛薩羅之後,東部海岸的通行權被卡洛斯撰取,從奧特蘭克向辛特蘭運輸物資兵力不再只有繞到希爾布萊德丘陵轉敦霍爾德城堡一條道路,海運也行。

    卡洛斯耐心的等待著嚴打的結果。

    現如今山雨欲來,保持自己基本盤的穩定才能在接下來的斗爭中立于有利位置。

    菲拉斯之行急迫,卻不能著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