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16章 天不生我丹德瑪,萬古悲催無魁首

第616章 天不生我丹德瑪,萬古悲催無魁首

    nbsp; 如何才能不被人當做妹控?

    答案是做個妻奴。

    這樣就能在被人問及“你是個妻奴嗎”這個極其尷尬的問題時,義正言辭的回答︰

    “我是個妹控。”

    啊哈,小別致真機靈。

    以上內容是卡洛斯在前往羽月要塞的渡船上黑丹德瑪的腦補。

    從菲拉斯的風景大門出來就是綠龍控制的換湖低地平原,往南直走就是大路。

    往西,通往羽月要塞,往東,直達埃雷薩拉斯,也就是人類世界暢銷《聖光不會告訴你的那些事兒》當中描述的神秘國度————厄運之槌。

    同一系列的還包括《束縛之影》、《奧法師的食譜》、《迦羅娜︰潛行與詭計研究》、《狗與冰霜震擊》、《最偉大的獵手從不回頭看爆炸》、《咕咕咕的綠色夢境》、《聖光之力》以及《挨揍寶典》。

    雖然卡洛斯並不清楚這一套暢銷的作者是誰,但是他讀過。

    並且因為《聖光之力》這本中出現了他的名字,並且有強人鎖男的情節,卡洛斯私底下是往出版社寄過刀片的。

    咳咳,扯遠了。

    萊索恩不是艾莫莉絲那樣的激進派,再加上有伊蘭尼庫斯的牽線搭橋,菲拉斯鎮守府的提督大人對待卡洛斯態度想當不錯。

    于是卡洛斯命令大部隊在低地平原靠近大路的地方安營扎寨。

    大約一百人的專業探險隊往南尋找深入群山的可行性道路,斥候組則向東排查通往埃雷薩拉斯的道路,卡洛斯則帶著少數親衛前往了海邊渡口。

    沿途宰了兩只不長眼的娜迦,卡洛斯順著道兒就找到了暗夜精靈的海岸營地。

    羽月要塞位于海上的一座巨大島嶼,與菲拉斯沒有道路連接,需要船舶中轉。

    “站住!”

    雖然暗夜精靈的海岸擁有三十多號人駐守,但是對于卡洛斯一行的出現,依然非常緊張。

    倒是卡洛斯手下那一幫聖光棍對于充滿暗夜精靈特色的服飾感覺非常nice,忍不住吹起了口哨。

    卡洛斯率先舉起雙手,上前兩步,用他那筆試九十分充滿希爾布萊德口音的精靈語進行交涉。

    “我是你們珊蒂斯將軍……”

    听聞卡洛斯說出珊蒂斯羽月的名號,精靈們的弓箭稍微低垂了點。

    “的丈夫丹德瑪的朋友。”

    精靈們的弓箭重新瞄準了卡洛斯。

    ???

    卡洛斯滿臉的黑人問號。

    什麼情況。

    “胡說,將軍沒有丈夫!”

    “丹德瑪那個敗類配不上將軍!!”

    “丹德瑪那雜碎就不配有妹妹!!!”

    什麼情況!!!!

    比感嘆號嗎,卡洛斯也會啊!!!!!

    眼看場面就要失控,一個暗夜精靈老兵放下武器站了出來,阻止了珊蒂斯.羽月的迷妹們繼續抹黑自己的將軍。

    示意大家都放下武器,她開口說話。

    “抱歉,讓您看笑話了。人類,請表明你的身份。”

    卡洛斯放下心來,這是要公事兒公辦咯,好說,好說。

    “我是洛丹倫聯盟奧特蘭克王國的國王卡洛斯.巴羅夫,求見珊蒂斯.羽月將軍。”

    “一位國王?”

    年長的女精靈眉頭一皺,覺得事情似乎並不簡單。

    “那麼請您稍等,我的身份似乎不夠處理這件事,我需要向將軍匯報這件事情。”

    “沒有問題。我們能到你們營地休整嗎?”

    “可以,如果你能接受我們幫忙保管武器的話。”

    “沒有問題。”

    卡洛斯又不是來和暗夜精靈打架的,同意了這個不算過分的要求。

    于是,聖光棍們紛紛將武器交給暗夜精靈,然後盡顯掃本風采。

    丟人……

    卡洛斯真想裝作不認識這幫家伙。

    海岸營地的哨兵迅速排出人手渡海前往羽月要塞通報情況,而卡洛斯則與那個暗夜精靈老兵攀談起來。

    對面明顯是見過世面的暗夜精靈,或者說暗夜精靈老妖怪實在太多,談話間對于暗夜精靈的情況一概春秋筆法蓋過,倒是令卡洛斯明白了丹德瑪是怎麼一回事兒。

    簡單的說,無妄之災。

    首先,丹德瑪曾經參加過黑鴨堡壘的戰斗,被劃分到了加洛德.影歌與伊利丹的舊部這個身份。

    其次,丹德瑪拒絕了德魯伊之道,在暗夜精靈看來不夠“男人”。

    然後,珊蒂斯.羽月近三千年來聲望漸高,屬于萬人迷的時代偶像,許多女精靈的春閨幻想對象。

    最後,就是其他同一時代的男性精靈對丹德瑪的嫉妒影響了自己的兒子女兒們,造成的結果就是丹德瑪的名譽莫名其妙就這樣。

    為什麼同一時代的男精靈會嫉妒丹德瑪?

    卡洛斯略顯八卦的問道。

    要知道,珊蒂斯.羽月在當年的大戰還只是個孩子,這樁婚事是泰蘭德.風語欽點的,不應該啊。

    作為知情人,那個名叫柯麗爾.卡特的女精靈一臉古怪的說道。

    “當年的戰爭太過慘烈,很長一段時間內我們暗夜精靈的男女比例是失衡的,丹德瑪年輕時候長得可真帥。所以,你懂的。”

    “……”

    卡洛斯無言以對,其他听八卦的女精靈也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就那妹控也叫帥?”

    “就是啊,我還是覺得瓦爾斯坦.鹿盔大人比丹德瑪有型多了。”

    “那些老東西都是直男癌晚期,審美成迷,真難看。啊呀,柯麗爾大人,我不是說您……”

    听到這里,卡洛斯突然懂了。

    丹德瑪,不是你的錯,是時代變了。

    但是接下來的爆料,卡洛斯突然覺得是自己錯了,世界是正確的。

    “而且你作為丹德瑪的朋友,應該知道他前些年在人類世界的所作所為吧。”

    “嗯哼。”

    “把他妹妹抓回來後,丹德瑪可是達納甦斯的名人啊。”

    “願聞其詳。”

    “具體過程不太清楚,但是丹德瑪可是在月神殿的正門大聲喊出了沒有關系哥哥娶你呀這樣的話,當時可是朝拜日,人山人海喲。”

    “渣男!”

    “敗類!”

    “啊呀,我也想要個這樣的哥哥。”

    “咦,不要臉,思春了。”

    听著嘰嘰喳喳的聲音,卡洛斯陷入了迷茫。

    說好的暗夜精靈都是老妖婆呢,這些女弓箭手什麼情況?!

    柯麗爾似乎看出了卡洛斯眼中些許的輕蔑,難得的解釋道。

    “因為軍事調動,這些新兵都是近千年才成長起來的,讓您見笑了。”

    卡洛斯若有所思的問了一句。

    “南邊不太平?”

    柯麗爾面色大變,但是很快又恢復平靜。

    “嗯。”

    然後再閑聊,卡洛斯確是套不出任何有簡直的情報了。

    大約一個小時後,渡船返回了海岸營地,丹德瑪一馬當前給了卡洛斯一個大大的擁抱。

    “親愛的朋友,我想死你啦!”

    “你居然在!”

    卡洛斯也是驚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