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17章 說蒨蒨蒨膍

第617章 說蒨蒨蒨膍

    nbsp; 有個本地朋友的趕腳真好。

    雖然丹德瑪在羽月要塞暗夜精靈年輕一代中有些不受待見,但是架不住老東西朋友多啊。

    比如軍需官啊。

    比如軍需官啊。

    比如軍需官啊。

    在珊蒂斯.羽月返回羽月要塞前,按理說精靈是不會讓卡洛斯登島的。

    但是丹德瑪帶路,十幾個棒槌跟著卡洛斯好好享受了一場精靈風格的盛宴。

    “希利甦斯的情況很糟糕?”

    “不太好,泰蘭德差點把範達爾.鹿盔調回去了,幸好被她身邊的人勸阻了。”

    “糟糕到那種地步?!”

    “沒,是泰蘭德腦抽。”

    “你對領袖不敬啊。”

    “別鬧,我既不是艾露恩姐妹會的,又不是德魯伊,干嘛尊敬那個小姑娘。”

    “因為他是你干岳母啊。”

    “噗……”

    論年齡,丹德瑪確實要比泰蘭德兩口大上幾十歲,真要舔著臉叫泰蘭德一聲小姑娘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對。

    但是在倫理關系上,珊蒂斯.羽月是泰蘭德撫養成人的干女兒,丹德瑪現在個吃干飯的老痞子似乎還真沒有在泰蘭德面前顯擺的本錢。

    長生種的倫理關系不能深究,毀三觀。

    希利甦斯不太平,卡洛斯能夠想到,再過個二十年,當年設下的封印就該徹底失效了,暗夜精靈逐步加強軍力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在這個時間點,就開始抽調老兵駐防希利甦斯,是卡洛斯沒有想到的。

    果然游戲不能全信啊。

    “你沒有見識過其拉蟲人,很麻煩的玩意兒,不能佔據數量優勢,傷亡會很大。”

    按照丹德瑪的說法,一千個軍備完整配置合理暗夜精靈士兵可以做到零傷亡消滅三百個其拉蟲人,但是五百個其拉蟲人就能跟暗夜精靈打成一換一,如果是一千個其拉蟲人,暗夜精靈甚至無法跟它們同歸于盡。

    “非常可怕的對手,經過萬年的休養生息,我們暗夜精靈實際上已經從天崩地裂的那場大災變中恢復了元氣。然而一場流沙之戰,要不是巨龍的介入,呵呵。”

    丹德瑪笑著搖了搖頭。

    “怎麼防備都不為過。唯一可惜的是老朋友幾乎都被調走了,新來的小年輕們不怎麼認我這張老臉,不然還能再搞點好東西款待你。七千年釀的晨露酒,倉庫里可是有的。”

    什麼八二年的拉菲實在弱爆了……

    大名鼎鼎的珊蒂斯.羽月有公務不在羽月要塞,並且半個月內估計都回不來,卡洛斯無緣一見有些遺憾。

    但是還是開頭那句話,有個活了上萬年的地頭蛇老朋友是真的方便。

    “我當年就不是上層精靈,更沒有資格跟托塞德林王子那種大人物交朋友。但是皇家圖書館我熟啊。”

    丹德瑪糾正了卡洛斯的錯誤。

    “嚴格的來說,這個菲拉斯都是埃雷薩拉斯的一部分,當年的埃雷薩拉斯可是真的大,從東門到西門騎月刃豹需要九天,還是用厄運之槌稱呼它吧,《聖光不會告訴你的那些事兒》我看過。”

    “你興趣愛好可真廣泛……”

    “現在的厄運之槌,實際上是埃雷薩拉斯的皇家園林區,皇家圖書館,以及商業娛樂區。說白了就是中央繁華地段,那些辛德拉自娛自樂的地方。”

    “你知道他們的現況嗎?”

    “我關心那個干啥?”

    “上層精靈啊!”

    “我不是啊!”

    卡洛斯感覺跟丹德瑪說話有點累。

    “那你對界門有了解嗎?”

    “什麼東西。”

    “菲拉斯以南,安戈洛斯環形山東北偏北群山中的泰坦遺跡。”

    “有點印象。”

    “不知道的話……你知道啊。”

    “帝國還在的時候,那里是個都市傳說,據說是上古文明的遺跡,誤入其中會被傳送到莫名其妙的地方,沒有直接的生命危險,但是特麻煩。位置對的上,大概就是你說的界門咯。”

    “能從菲拉斯過去嗎?”

    “不知道,我當年是在白楊谷當差,對埃雷薩拉斯不熟悉,帝國崩潰後,更是跟上層精靈沒往來關系,帶你在羽月要塞晃悠晃悠沒問題,北邊的恐懼島打打獵也不成問題,找路這種活……不是我的風格。”

    “那你說的皇家圖書館,是怎麼一回事?”

    “哪個人年輕的時候沒點女神。當年迷上一個上層精靈,她就在埃雷薩拉斯的皇家圖書館當圖書管理員,我磨嘰了她快二十年,點兒踩的忒熟咯。”

    “你不是不待見上層精靈嗎?”

    “那不是帝國還沒有崩潰,艾薩拉還是女王嘛,娶個上層精靈當老婆少奮斗三百年啊!”

    “啊,額,咳咳……”

    說的如此有道理卡洛斯竟然無言以對。

    “最後為什麼沒成?”

    “哎,那是個悲傷的故事,事情要從……”

    “能十個字以內概括嗎?”

    “玩魔法,猝死啦。”

    “精煉……”

    回歸暗夜精靈社會的丹德瑪不復游歷人類世界時的沉默謹慎,開朗了許多。

    一場好酒好菜的招待後,真的帶著卡洛斯一行在羽月要塞玩了兩天。

    然後跟珊蒂斯.羽月的副官交代了幾句,領了一身武器裝備就跟著卡洛斯走了。

    “我之前忍著一直沒問,為什麼你會在這里。”

    “啊,我找我老婆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但是你為什麼會在這里。”

    “想我老婆了唄。”

    “說實話嘛,我不笑話你。”

    “哎,日子過不下去了唄。韓葉飄零灑落我的臉,吾妹叛逆傷透我的心,她說的話像是冰錐刺入我心底,哥哥實在很受傷……”

    “大家朋友一場,說通用語行不行。”

    “小妮子跟她狗腿子想要去希利甦斯參軍,我能量不夠,阻止不了,只能來找珊蒂斯。”

    “所以她不在羽月要塞,是幫你假公濟私去了?”

    “是去勸導小姨子去咯。”

    雖然無法從珊蒂斯.羽月那里得到幫助,但是有丹德瑪隨行也是一大助力。

    卡洛斯不是貪得無厭之人,滿足了。

    “你說在厄運之槌的皇家圖書館能找到我想要的嗎?”

    卡洛斯問道。

    “應該可以吧,作為我們暗夜精靈最古老的城市之一,埃雷薩拉斯的圖書館規模也就比艾薩拉的小一點兒。只要願意翻,肯定有線索。”

    丹德瑪想了想,自豪的說道。

    同時,卡洛斯除了自己派遣探險隊,也像萊索恩請求了幫助,界門的事情並不急迫。

    那麼暫時把精力放在搶人上吧。

    卡洛斯愉快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