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18章 肖斯塔科維奇第七交響樂之名片段

第618章 肖斯塔科維奇第七交響樂之名片段

    nbsp; 古城埃雷薩拉斯,或者簡稱為厄運之槌,今天依然祥和寧靜。

    托塞德林王子雖然已經下定決心要開始血祭辛德拉們,但是事物發展的過程總需要時間。

    所以在人口大衰敗之前,食人魔與薩特只敢在古城外圍尋找機會,而不敢直面上層精靈的衛隊。

    麥迪文支付的報酬著實有夠豐厚,現階段幾乎所有魔法結社內部,都有他的眼線,作為報酬的一部分,這些眼線的聯系方式也同樣移交給了卡洛斯。

    能走流程進行交流,就不要舞刀弄槍的,卡洛斯並沒有準備和辛德拉撕破臉面。

    或者說在托塞德林瘋狂作死前,卡洛斯指望用一千號人攻打厄運之槌簡直就是純粹搞笑的行為。

    會當幕後黑手嗎?

    分化拉攏離間許願才是正常人該有的手段。

    卡洛斯認為自己是個正常人,所以他也這麼做了。

    帶領部隊向東推進了大約七十公里的距離,重新尋找了一塊方便駐扎的宿營地,卡洛斯啟用了魔法暗號,耐心等待著上層精靈二五仔前來接頭。

    然後就和丹德瑪開心的釣魚劃水。

    “卡洛斯,你認真的嗎?說實話,上層精靈可不是什麼好相處的家伙。”

    “他們都苦逼到吃人了呀。”

    “你不明白那種優越感,世界曾經臣服在他們腳下啊。說真的,我不是很看好你的行動。想要法師,你去奎爾薩拉斯找不是靠譜很多?”

    “阿納斯塔里安快死了。”

    “??!”

    丹德瑪愣了愣神,以至于魚兒掙斷了魚線也沒有在意。

    “他才兩千歲不到呀。”

    丹德瑪的呢喃自語听得卡洛斯想打人。

    一張一弛文武之道,想要搞事兒,首先得耐得下性子。

    等了足足三天,麥迪文的暗子才回饋了信息,證明他並沒有被同胞們血祭掉。

    那是一只用月桂樹的樹皮縴維編織成的紙張折疊而成的鳥兒,落在卡洛斯手上時還擬真的討要吃食。

    “華而不實的魔法。”

    丹德瑪不屑的點評道,卡洛斯白了他一眼,懶得理會。

    拆開信函,卡洛斯發出真香警告。

    “丹德瑪,你不是個好老師。”

    “我又怎麼了?”

    “你不是說我的薩拉斯語已經合格了嗎,為什麼這封信我完全看不懂。”

    丹德瑪伸頭過去看了一眼。

    “古語法嘛,我們暗夜精靈白話運動都一萬多年了,你讀不懂正常的。”

    我,你,耤A特碼,能揍你不?

    丹德瑪眼見卡洛斯逐漸暴走化,主動接過書信開始充當翻譯。

    “你先等一會,真的好久沒見過這種書寫方式了,讓我捋一捋。”

    片刻過後,丹德瑪胸有成竹的笑了起來。

    “當年混圖書館的日子沒白過啊,還行,翻譯出來了。”

    果然泡妞使人進步啊……

    卡洛斯做出洗耳恭听的樣子。

    “通篇廢話太多,我就省略了,有價值的就三句話。兩日後午夜,王宮西南廢墟月神像,面談。”

    “你認真的?這封信雖然我看不懂,還是數的出來呀,七百多個單詞,就這麼三句話?”

    卡洛斯覺得有些不靠譜。

    “不然你以為瑪法里奧為什麼要發起白話文運動,為什麼要全民掃盲?古語法就這樣啊,通篇的形容詞和修飾性補語,有內容的就這三句話。”

    丹德瑪把書信往卡洛斯手里一排,滿臉的愛信信不信滾。

    得,得,得,卡洛斯服了個軟。

    有進展總是好的。

    提前去踩點,王宮西南廢墟的月神像不難找,艾露恩的雕像不會滿大街都立,作為地標建築,還是挺好辨別的。

    唯一的問題就是這一處廢墟已經被食人魔佔領了。

    怎麼辦?

    吃飯,睡覺,打食人魔。

    卡洛斯叫上兩百多號兄弟,回憶起了第二次獸人戰爭。

    作為外來物種的成功典範,食人魔見風使舵的本事是真的強。

    東部王國的擴散就不說了,僅僅是隨著古加爾渡海前往卡利姆多的那一小部分,如今都發展壯大到能與本地強力物種爭奪生存空間,簡直能夠羞愧死克氏原螯蝦。

    佔領廢墟的食人魔並不多,斥候們粗略數了數也就十六個,誤差不會太大。

    但是食物充足的菲拉斯養人啊,一個個四米多高的傻大黑粗日子過的明顯挺滋潤。

    “不好對付啊,咱們沒有帶重型武器,你確定要正面上嗎?”

    丹德瑪暗中觀察了一陣問道。

    “沒事兒,我們有心理優勢。”

    卡洛斯自信滿滿的說道。

    然後,卡洛斯光明正大的站了出去。

    “你們已經被我包圍了,放下武器投降是唯一的出路!”

    “你認真的!!!”

    丹德瑪被卡洛斯的騷操作驚呆了。

    雖然听卡洛斯說過他在星界有奇遇,但是丹德瑪對于卡洛斯現在的個人實力並沒有直觀的認知,完全不明白這是要鬧哪樣。

    在丹德瑪眼里,對付皮糙肉厚的食人魔,弓箭槍子兒和短柄刀劍都不好用,對付他們得準備長柄和重武器,最好帶上投刃車才靠譜。

    于是在丹德瑪不信任的眼神中,卡洛斯示意手下們呈包圍陣型開始收網。

    “啊哈,是人類,好久沒有遇到了,好吃……額,好像認識,誰來著?”

    一個食人魔看著卡洛斯感覺似曾相識,愣在了原地。

    而其他食人魔則拿起了武器準備“狩獵”。

    送上門的食物不要是會遭天譴的。

    卡洛斯閑庭信步一般的走到了食人魔面前,輕松愜意的接住由一整顆青柏磨成的巨大棒槌,反手奪過來就抽在食人魔臉上。

    巨大的身軀直愣愣的倒地,發出咚的一聲,被刺激出狂性的三個食人魔試圖圍毆卡洛斯,卻統統被一拳料翻,場面陷入短暫的平靜。

    “是怪物國王!”

    曾經在部落服役的食人魔終于回想起了希爾布萊德丘陵的過往,發出了殺雞般的叫喊聲,食人魔士氣減半。

    想要逃跑的食人魔發現他們被包圍了,想動手,卻提不起勇氣,在卡洛斯的步步緊逼之下,紛紛放下武器跪地抱頭,乖巧的一逼。

    “你想干嘛?”

    丹德瑪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向正在指揮士兵捆綁俘虜的卡洛斯問道。

    “我來菲拉斯的主要目的你還記得吧。”

    “界門?”

    “對呀,不抓點苦力,難道要我的將士們去開路?”

    十多年不見,丹德瑪覺得自己需要重新認識一下卡洛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