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19章 虎兕出柙圭玉毀于櫝中

第619章 虎兕出柙圭玉毀于櫝中

    “正點啊!”

    “確實靚……”

    月缺無光,月神像下,兩個糙漢子丟光了猛男的臉。

    說點題外話,簡單的對比一下現如今存世的四大主**靈。

    排除夏多雷的蜘蛛造型,娜迦海妖的蛇形軀體,真正沿襲了精靈卡多雷帝國文明的分別是達納甦斯的暗夜精靈,甦拉瑪的夜之子,主要聚居埃雷薩拉斯的上層精靈,還有奎爾薩拉斯的高等精靈。

    暗夜精靈的美,是自然與狂野的完美協調,是神賜的恩寵。

    夜之子的美,是最正統卡多雷文化的延續,奢華而繁復。

    高等精靈的美,卡洛斯欣賞不了,說不出花q,沒法點評。

    上層精靈的美,那是真正純粹的美,就是好看。

    按道理來說,高等精靈的前身,就是上層精靈。

    但是在漫長的歲月里,達斯瑪雷帶領族人漂泊于無盡之海,飽受魔癮的困擾,一直到重建太陽井才解決這個難題。

    而這一漫長的過程中,高等精靈比自己的近親上層精靈在體格上的退化是顯而易見的。

    更加小巧的體型和短暫的壽命。

    上層精靈則不一樣,雖然拒絕了瑪法里奧的提議,依然堅持著奧術之道的上層精靈實質上依然是暗夜精靈,龍王的祝福依然影響著他們。

    雖然與達納甦斯的暗夜精靈相比,埃雷薩拉斯的上層精靈皮膚更加白皙,沒有紫羅蘭一般的健康色澤,身形也更加消瘦,個頭稍矮一些,但是渾身上下充滿著一股子仙兒氣。

    關鍵前來赴約這個上層精靈前凸後翹的身材都不點評,臉還好看的一逼。

    露出豬哥相不丟人,這叫懂得贊賞美!

    都是月亮惹的禍……

    卡洛斯想要把鍋扔給月亮,卻發現今天是月缺之夜。

    都是丹德瑪個老流氓把我給教壞了……

    這理由不錯。

    “你不是先知……”

    上層精靈女子強忍住內心的緊張,還是試圖先進行溝通再決定接下來的應對。

    “我能救你。”

    卡洛斯用聖光劃出麥迪文的印記,證明著自己的身份。

    “這是……聖光的味道?先知怎麼會有一個牧師作為追隨者。”

    呵……

    瞧瞧,什麼叫上層精靈的品位。

    這是火焰的味道,火羽山三千年的火焰精靈,熱情,奔放,有點辣。

    這是冰霜的味道,北海的萬年寒冰,凍結一切的孤寂,適合一個人獨處的時候安靜的品。

    這閃電的味道,狂放中帶著不羈,怕是風電吧……不對,又有著千折百回的柔軟,應該還參雜了三分水電。

    這奧術的味道,在品位過永恆之井後,再嘗什麼都是這樣的乏味,艾露恩啊,原諒我的貪婪。

    這聖光的味道,有點兒甜……

    “你說錯了兩點。第一,我不是牧師,第二,我不是先知的追隨者。”

    卡洛斯在美人面前的裝逼起到了反效果,上層精靈女子直接作出戰斗的姿態應對著可能發生的沖突。

    然後,大眼瞪小眼,尷尬了。

    “喂喂喂,把話說清楚,你嚇著別人了。”

    丹德瑪趕緊打圓場。

    “好吧,重新自我介紹,我叫卡洛斯巴羅夫,是一個聖騎士,記住了,是聖騎士,不是牧師。另外,你口中的先知為了拯救世界已經前往星界尋找希望,他留在艾澤拉斯的準備現在都由我繼承。你可以認為我是他的繼任者或者繼承者。”

    “你廢話真多。”

    “噗,哈哈哈哈。”

    丹德瑪直接笑場了,直不起腰那種。

    “不,這並不是廢話,合作的基礎是誠信。”

    “我道歉,那麼你呼喚我,是想要獲得什麼,而我,又能得到什麼。”

    卡洛斯雖然沒有唾面自干的本事,這點兒話術還是有的,很快就把場面圓了回來。

    “你叫什麼名字?”

    “晨光。”

    “……”

    卡洛斯看了丹德瑪一眼,而後者也停止了搞笑,直起身思索著。

    “沒有听說過,可能是名字,也可能是稱號。”

    “好吧,晨光小姐,讓我們把你的問題換個順序吧。你想從我這里得到什麼,又能給我什麼。這不是什麼敷衍試探,只是想讓你明白,我的本錢比你想象中要多得多。本王允許你坐地起價。”

    試探到底為止,卡洛斯突然直起胸膛散發出舍人心魄的氣勢。

    “我想要的,只有魔力,只要你能提供魔力,你要什麼我給什麼。”

    晨光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走到卡洛斯面前,眼神中充滿了空虛。

    卡洛斯伸手攔住丹德瑪,示意他不要發作,然後緩慢的伸手抵住晨光的額頭,聖光平靜的流淌進上層精靈干涸的身體。

    丹德瑪默數了一百三十二個數,卡洛斯收回了手。

    “如果這就是你的本錢,那麼明顯不夠。聖光雖然可以緩解身體的饑渴,卻無法填補心靈的空洞。”

    晨光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並沒有出乎卡洛斯的預料之外。

    喝了一萬年的百事,你突然改喝維他檸檬茶,不然會不適應。

    卡洛斯從腰間取出一個黑天鵝絨袋子,松開捆繩,倒提底部,一顆顆魔法寶石劃出閃亮的光澤滑落塵土。

    “我說過,我的本錢比你想象中要多得多。”

    晨光的眼中似乎被魔力的光彩注入了靈魂。

    她轉頭對丹德瑪說道。

    “我的同胞,你能暫時離開一下嗎。(算是我求你了)”

    這是類似于俗語諺語一般的句式,丹德瑪有些驚愕,卻是若有所悟。

    思索了片刻,他看了看卡洛斯。

    卡洛斯也想了想,覺得眼前這個上層精靈晨光威脅不到自己的性命,就點了點頭。

    丹德瑪很快將身形隱藏于暗夜之中。

    “你想要跟我單獨說什麼,說吧。”

    卡洛斯等待著對方開價,而晨光卻是慢慢的褪下自己的衣衫。

    “什麼意思?”

    卡洛斯看著晨光的胸部,目光慢慢下移,卻很不滿的問道。

    王者模式下的卡洛斯,在意的只有利益,只有既定目標,晨光的答復令他很不滿意。

    那一袋子魔法寶石的價值,能在奎爾薩拉斯最好的風月場所瀟灑兩個月。

    卡洛斯覺得如果晨光不是個智障,就是在侮辱自己。

    “我說過,你給我魔力,我給你一切。”

    平靜的注視著卡洛斯的眼楮,晨光在距離卡洛斯半步的位置跪了下去。

    在解開卡洛斯護襠的同時,晨光補充了一句。

    “埃雷薩拉斯的情況比你想象的還要糟糕,說實話,你給的太多了,我根本無法拒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