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20章 帝國黃昏

第620章 帝國黃昏

    “真的沒有想到會是這樣。”

    丹德瑪的臉上流露出痛苦的神情。

    作為當年的平民階級,丹德瑪羨慕過,嫉妒過。

    作為參加了上古之戰的老兵,丹德瑪是既得利益者。

    作為珊蒂斯羽月的丈夫,丹德瑪站在瑪法里奧與泰蘭德這一邊。

    別看即使在卡洛斯面前丹德瑪瘋狂的詆毀領袖,但是只要听到召喚,他一定會義無反顧的踏上戰場。

    所以丹德瑪對于上層精靈的態度是不聞不問。

    但是丹德瑪沒有忘記當年的卡多雷帝國是何等的強盛。

    世界臣服在暗夜精靈腳下,艾薩拉可以在任何地點大手一揮高呼————這就是朕的江山。

    這曾是所有暗夜精靈的江山。

    然而埃雷薩拉斯的衰敗超出了丹德瑪的想象,觸動了他已然鈍化的神經。

    “十年前還有二十萬居民,現在已經不到五萬?”

    “嗯,他們的魔力供應是突然出現斷崖式的巨大缺口,而最近,是第二次發生這種情況。”

    “是餓死的嗎?”

    “你們暗夜精靈會餓死嗎?”

    丹德瑪沉默了,後悔了,他覺得自己不該問這個問題。

    “是魔癮發作。”

    卡洛斯無奈的搖了搖頭。

    “托塞德林無計可施了。”

    “是啊,哪怕他是托塞德林。”

    通過丹德瑪的回憶,卡洛斯得知,當年托塞德林的聲譽非常好,是一位令人信服的領袖,許多人都覺得艾薩拉的宮廷總管應該是他,而不是薩維斯。

    但是正因為托塞德林身上艾薩拉的印記太重,反而令埃雷薩拉斯與達納甦斯之間毫無緩和的余地。

    這是一個死循環。

    卡洛斯依稀記得,在“游戲”中,走投無路的埃雷薩拉斯上層精靈試圖與泰蘭德和解,然而使者整整在達納甦斯的月神殿外等了一年。

    要不是死亡之翼發動大災變重創了暗夜精靈在黑海岸的根基,可能上層精靈的使者還得等一個世紀。

    沒有記錯的話,當時的上層精靈還剩下多少?

    五百?

    一千?

    此時此刻,達納甦斯是絕無可能收留如此多“難民”的,這是關乎政治正確的問題。

    所以卡洛斯的出現一定程度上充當著救世主的角色。

    他能讓上層精靈多活下來一些。

    這是個可笑的問題。

    是要大奧術師還是平民。

    埃雷薩拉斯的枯敗,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強者太多了。

    滿足一個大奧術師所需要的魔力,可以供給數千平民。

    埃雷薩拉斯並沒有太陽井或者暗夜井,托塞德林即使遠比達斯瑪雷以及亞利桑德仁慈,也抑制不住城市的衰敗。

    至少晨光就不恨托塞德林。

    上萬年的吸食惡魔的力量,托塞德林王子依然保存著“善良”的一面,這是一個讓人恨不起來的精靈。

    “你原本的計劃是什麼?”

    “找二五仔,暗中挖人。”

    “現在呢?”

    “找二五仔牽線搭橋,我想和托塞德林談談。”

    “如果失敗了呢。”

    “再戰。”

    作為當年的主戰場,卡利姆多大陸的魔網損傷遠比當年地處蠻荒的東部王國嚴重得多。

    卡洛斯做過評估,自己的奧特蘭克理論上可以接納一萬左右的上層精靈難民。

    雖然不知道奎爾薩拉斯的態度,但是這將是一股巨大的力量。

    值得冒險。

    如果能和托塞德林談妥,將是一件雙贏的好事。

    唯一的問題在于,卡洛斯自己也明白,沒有那麼容易。

    統治者看問題的角度,和平常人是不一樣的。

    綠龍的效率非常高,從菲拉斯的群山通往界門的方向已經找到了。

    這個重大的利好消息驅散了卡洛斯內心的陰霾。

    “拔營,掃蕩開始了。”

    年代過于久遠,滄海都化作了桑田,雖然會飛的綠龍指出了正確的方向,但是卡洛斯卻得順著地形尋路。

    這需要巨量的勞動力。

    卡洛斯覺得食人魔就不錯。

    如果你比食人魔弱,食人魔就是面目猙獰的食人惡魔。

    如果你比食人魔強,那麼蠢萌蠢萌的食人魔還有點小可愛。

    為什麼東部王國連獸人戰俘都敢用,而不敢用食人魔當勞動力?

    因為農夫們駕馭不住,軍隊看管費力,食人魔的社會結構拳頭大就是大哥,不講其他道理。

    卡洛斯就無所謂了,很明顯,在菲拉斯這一畝三分地,除了綠龍萊索恩,應該就是他最強,哪個食人魔不听話,直接打死吃肉,不逼逼。

    很快,卡洛斯的軍團就“征召”了超過兩百個食人魔。

    整個菲拉斯明顯不止這麼點食人魔,但是埃雷薩拉斯那邊有了回信。

    卡洛斯被迫結束愉快的玩耍,重新回歸沉重的話題。

    “國王陛下,我帶來了博學者基爾達斯。”

    晨光再次離開厄運之槌與卡洛斯見面,這次身邊多了一個男性精靈。

    同情歸同情,態度一定要強硬。

    卡洛斯用倨傲的語氣問道。

    “基爾達斯,之前我問過晨光同樣的問題,現在輪到你。你想從我這里獲得什麼,又能為我帶來什麼。”

    基爾達斯沒有說話,只是淡定的看著卡洛斯。

    片刻後。

    “看夠了嗎?”

    卡洛斯收斂了倨傲,用盡量平和的語氣說道。

    “我有你想要的一切,只是看你能不能給出我滿意的價碼。”

    基爾達斯似乎太久沒有說話,談吐顯得很不流暢。

    “哦?我想要的一切……”

    卡洛斯嘴角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你的動靜太大了,也小看了辛德拉的實力。不僅托塞德林注意到了你,惡魔也同樣注意到了你。”

    基爾達斯的話語逐漸流暢起來。

    他壓了壓手掌示意卡洛斯暫時不要發作,然後接著說道。

    “你想要上層精靈為你服務,不難。萬年以來,失去了永恆之井的滋潤,許多人已經配不上上層精靈的名號,不過是一些會魔法的平民而已。這樣的上層精靈是你想要的嗎?不是。你想要的是那些強大的法師。你想要的是辛德拉。讓你身邊那個家伙給你解釋一下吧,什麼叫做博學者,什麼又是辛德拉。”

    基爾達斯雖然話語很傲氣,神情卻很悲涼。

    丹德瑪小聲在卡洛斯耳旁解釋道︰“哪怕是帝國時期,我們暗夜精靈的博學者也就一百出頭的樣子,那些都是真正的大奧術師,每一個都是活著的圖書館。”

    “抱歉,我的听力很好,不是故意的,請原諒,順便解釋一下辛德拉吧。”

    基爾達斯無形裝逼。

    丹德瑪蛋疼菊緊。

    “辛德拉,真正的含義是女王之手。我們是艾薩拉女王最忠誠的臣民,直到她背叛了自己的人民。”

    見丹德瑪不開口,基爾達斯自己解說起來。

    “與我何干?”

    卡洛斯深吸了一口氣,默念了幾遍尊老愛幼。

    “我之所以沒有將晨光的背叛匯報給王子而是來見你,不是因為我稀罕你那幾塊魔力寶石。”

    基爾達斯指了指晨光。

    “如果她不介意下城區平民的死活,不會弄成現在這樣。”

    基爾達斯又指了指自己。

    “就憑我的身份,埃雷薩拉斯的魔力永遠有我一份。”

    基爾達斯的眼角流出了淚水。

    “如果你願意幫我殺了托塞德林王子,我會幫你獲得你想要的,人類。”

    卡洛斯突然覺得惡心。

    “然後扶持你當王子?”

    “不。”

    基爾達斯搖了搖頭。

    “在我心中,埃雷薩拉斯的王子永遠只有托塞德林。”

    卡洛斯有些看不懂了,這家伙到底大奸還是大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