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21章 誰殺了我,而我又殺了誰

第621章 誰殺了我,而我又殺了誰

    博學者基爾達斯。

    博學者德萊羅斯。

    博學者麥庫斯。

    博學者亞沃。

    曾經的埃雷薩拉斯最輝煌的時刻隸屬于辛德拉的皇家圖書館內,博學者有十九位。

    然而如今,碩果僅存的只有四位。

    加上托塞德林王子,見證過卡多雷帝國輝煌並延續著正統的上層精靈只剩下五人。

    現在其中一人還在央求卡洛斯殺了自己的王子。

    這種帝國遲暮大廈難支的荒涼心酸,令人唏噓。

    基爾達斯告訴了卡洛斯被隱藏的真相。

    一萬年來,托塞德林並非對吸食惡魔的魔力毫無顧忌,他一直保持著高度的警醒。

    但是隨著魔力饑荒的蔓延,上層精靈的魔癮愈發的難以遏制,托塞德林王子開始從被動狩獵惡魔轉變為主動召喚惡魔。

    也就是俗稱的釣魚執法。

    但是這世上哪兒有不付出代價就能品位的甘甜。

    隨著召喚儀式規模的不斷升級,埃雷薩拉斯已經引起了虛空惡魔的注意。

    恐懼魔王,哪兒都有他們的恐懼魔王已經悄悄的滲透進埃雷薩拉斯的社會結構。

    他們引誘托塞德林王子墜入了力量的深淵,在絕望的現實面前選擇了用魔力麻醉自己。

    這是條不歸路,王子已經沒有救了。

    “托塞德林王子本人甚至沒有發現自己已經出現了人格分裂,並且經常低聲的詠唱著惡魔的語言。”

    卡洛斯听到這里,瞬間想到了一個人————麥迪文。

    “如果你能幫王子得到解脫,那些我能說服其他博學者支持我的決定,埃雷薩拉斯的一切任你挑選,只要你和你的軍隊帶的走。”

    基爾達斯張開了雙臂,做出幾乎慷慨到敗家的允諾。

    但是卡洛斯能听出來,他不是在開玩笑,卡多雷帝國的底蘊實在是太雄厚了,即使是衰敗了上萬年並持續衰敗著的埃雷薩拉斯,也不是卡洛斯和他手底下一千號人能搬空的。

    基爾達斯有兌現承諾的實力。

    唯一的問題是卡洛斯不相信從天而降的好處。

    “告訴我吧,是什麼令你不惜向外人求助。”

    “托塞德林王子殿下很強……”

    “嗯?”

    “惡魔還沒有完全侵蝕王子殿下的心智,所以它們提供大量的混沌魔力任由王子殿下吸食。此時的王子正在逐步的恢復實力,我們已經無能為力了。”

    基爾達斯的神情中透露著深深的疲憊。

    然後卡洛斯想罵娘了。

    那可是暗夜精靈王子!!!

    為什麼卡洛斯敢僅僅帶一千人就來捏厄運之槌這一坨軟柿子?

    因為卡洛斯的活兒夠硬。

    長達萬年的漫長歲月,埃雷薩拉斯的大奧術師們許多人陷入永恆的沉睡,依然清醒的因為失去了與永恆之井的聯系而實力大減,即使依靠吸食惡魔魔力來緩解魔癮的發作,也掩蓋不住虛弱的本質。

    虛弱到什麼程度?

    當年的托塞德林王子可是與法羅迪斯王子同一級別的大人物,是僅次于艾薩拉女王的絕世強者,薩維斯雖然作為艾薩拉女王的頭號大臣,卡多雷帝國數一數二的實權人物,依然要向精靈王子低頭。至于現存于世的暗夜精靈強者,無論是瑪法里奧、泰蘭德、瑪維,甚至擴大範圍將銀月城的太陽王阿納斯塔里安、甦拉瑪的首席奧術師塔麗薩、大魔導師艾利桑德統統囊括進來,也只能用仰望的姿態去敬畏精靈王子。

    要知道法羅迪斯王子因為忤逆了艾薩拉而被降下詛咒成為不滅的幽靈,依然擁有一發大火球秒殺深海巨人的實力。

    要知道阿甦那的納薩拉斯學院只是面向所有上層精靈開放的奧數學員,辛德拉卻是得到了女王認可的精英才能加入的奧術師組織。

    非要衡量托塞德林王子的話,可以粗略的預計,曾經一百三十級的大佬現在踹退到了四十四級的水平。

    所以卡洛斯敢在托塞德林頭上跳,公然挖牆腳。

    但是現在基爾達斯卻告訴卡洛斯,托塞德林王子的實力正在恢復。

    卡洛斯的否認三連差點脫口而出。

    “你的王子恢復到什麼程度了?”

    卡洛斯本著富貴險中求的理念問道,他有些不甘心。

    “大約有三千年前的實力了。”

    “三千年前的實力大概是什麼程度。”

    “差不多有五千年前的一半吧。”

    “與當年的王子相比呢?”

    “當年的托塞德林王子太過強大,我根本不敢去揣摩他的深淺。”

    “我能揍你嗎?”

    “啊!”

    卡洛斯一拳直接糊了上去。

    倚老賣老的老不死耐揍之而不宜慣乎。

    “你真是個強大的戰士,這速度,這力道,事有可為啊!”

    基爾達斯捂住右眼眶,激動的說道。

    不僅卡洛斯驚呆了,丹德瑪都覺得不可思議。

    上層精靈都是抖嗎。

    然而就在交涉的過程中,卡洛斯突然察覺到有什麼不太對。

    他示意基爾達斯稍等,然後假裝與丹德瑪商量,利用遮擋的動作掃視了周圍。

    “我感覺有什麼在偷窺。應該在我的左手邊。”

    丹德瑪不愧是老習慣,突然提高了聲量。

    “但是……”

    卡洛斯的臨場經驗何等的豐富,果斷接話。

    “誠意懂不懂,立刻去!”

    丹德瑪在基爾達斯與晨光不解的眼神中面帶憤恨的離去。

    “不要緊,我們繼續談,剛才說到哪兒了?”

    “額……”

    基爾達斯或許是被揍出輕微腦震蕩,思維速度跟不上趟,完全對不起他博學者的稱號。

    “談到了托塞德林王子殿下的實力。”

    晨光接上了話茬。

    “嗯,關于王子的實力……”

    就在卡洛斯真誠的扯犢子同時,丹德瑪利用著暗夜精靈與生俱來的天賦在潛行狀態搜索著卡洛斯懷疑的區域。

    然後,真的讓他tab出了竊听者。

    薩特……

    對于薩特,丹德瑪沒有任何的憐憫,那些追隨薩維斯投靠軍團的暗夜精靈,不值得憐憫,更與同胞無關。

    如果對于上層精靈,丹德瑪還有著同類相惜的憐憫,對于這些由暗夜精靈轉變而來的惡魔,丹德瑪恨不得見一個殺一個。

    “留手!我要問話。”

    卡洛斯喊住了先發制人的丹德瑪,要他留後發智障的薩特一條命。

    結果那個竊听卡洛斯談話的薩特用已經變調的聲音用薩拉斯發出了最惡毒的詛咒。

    卡洛斯感覺體內的聖光有了明顯的波動,似乎洗滌淨化了什麼。

    “說,是誰派你來?”

    卡洛斯說實話還真有點怕薩維斯來搞事兒。

    “是偉大的薩格拉斯,識相的就放了我不然……”

    卡洛斯示意丹德瑪動手,直接擰斷了它的脖子。

    “埃雷薩拉斯的墮落者越來越多了,哎!”

    基爾達斯忍不住嘆了口氣。

    “陛下,請救救您未來的子民吧,他們都是因為無法忍受痛苦才墮入了魔道。”

    晨光低下了自己的頭懇求道。

    我的王國可不會給薩特頒發公民證。

    卡洛斯再次進入國王模式,坐地起價。

    “要我拯救你們的城市,可以,打開大門,我要領兵進去。”

    “這絕不……”

    基爾達斯毫不猶豫的想要拒絕。

    “可以。”

    基爾達斯身上的一個水晶掛墜突然發出聲音。

    “德萊羅斯你!!!”

    “我也認為可以。”

    “亞沃,連你也……”

    卡洛斯用疑惑的眼神看向晨光,晨光卻露出了驚恐的神情。

    “基爾達斯,我們等不起了,今天夜里,托塞德林王子要獻祭一萬人。”

    說可以的德萊羅斯補充到。

    “下城區,整整一個街區的平民消失了,甚至連埃隆巴克保護者都出現思維紊亂的跡象,惡魔對我們的滲透更深了。”

    說也可以的亞沃繼續補充到。

    卡洛斯突然覺得,基爾達斯很不靠譜,這會不會是個坑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