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23章 只有窮人才做抉擇

第623章 只有窮人才做抉擇

    仁慈、博愛、睿智、慷慨……

    上位者對于下位者可以擁有無數的美德,唯獨不存在平等。

    卡洛斯可以理解,卻有些難以接受。

    看到了嗎,我屁股後面那朵蘑菇,大概在你出生前一百年它就那麼大。

    約莫就是這種感覺。

    作為半神的塞納留斯已經盡量放低姿態,目前依然是凡人的卡洛斯也努力的調節著情緒。

    但是會面的現場依然不太理想。

    卡洛斯明白問題出在自己這里,但是不想改。

    看得出來,無論是綠龍軍團還是塞納留斯,都將翡翠夢境視為必須嚴防死守的禁區。即使這次安排這次見面,塞納留斯也是跨越了小半個卡利姆多跋山涉水,並沒有通過翡翠夢境進行快速移動。

    當然,也有可能是塞納留斯順路干了點別的。

    但是對于卡洛斯想要再次借助翡翠夢境調兵的請求,塞納留斯一口回絕。

    “听說你想見我,說出你的請求吧。”

    “我想借道調兵。”

    “不行。”

    “……”

    “……”

    卡洛斯真想求助各位第四面牆後面的熱心流聊天大師,這對話該怎麼繼續。

    “听說您也想見我,有何吩咐。”

    卡洛斯實在找不到話說,活生生將塞納留斯的溫情脈脈變成了裸的利益交換。

    塞納留斯的臉色不太好。

    原本就是愛憎分明的半神,從塞納留斯對于怒風兩兄弟的差別對待就可見一斑。

    即使卡洛斯晉升半神之列,塞納留斯如果對他的所作所為不滿,一樣會惡語相向。

    但是卡洛斯又是特別的,是艾露恩親自吩咐處理的人類,即使現在還是個凡人,塞納留斯也沒有辦法用自己過去的經驗來對付卡洛斯。

    這才是兩者相見無語唯有干瞪眼的原因。

    有何吩咐,塞納留斯此刻哪兒敢有吩咐。

    原本它只是想見一見卡洛斯,套套近乎施舍恩惠,然後探探口風看看老媽艾露恩究竟想在卡洛斯那里布置些什麼。

    說好听點是憂心世界安危,說難听點不就是媽寶男的戀母情結發作了嘛。

    這能說嗎?

    這能說嗎!

    不能啊。

    本來因為在意,所以特地求索了卡洛斯的生平作為,塞納留斯對嚴于律己的聖騎士保持著中立偏友好的立場。但是半神也是生物,也會惱羞成怒,你讓我下不來台,談個。

    不自覺的,塞納留斯開始倨傲起來。

    “你拯救過世界?”

    “應該算吧。”

    “多少次。”

    “嗯……真正意義上威脅到世界存亡的,應該是兩次吧。”

    卡洛斯想了想,戰勝部落的功績屬于整個聯盟,不應該算到自己頭上,那麼阻止火焰之王拉格納羅斯降臨物質位面以及阻止阿克蒙德降臨德拉諾都算吧。

    怎麼自己拯救世界的方式都是堵門……

    “我拯救過很多次。”

    在塞納留斯眼中,聯盟與部落的沖突根本算不上什麼毀天滅地的大事件,即使拉格納羅斯號稱炎魔之王,塞納留斯也並不畏懼,所謂的拯救世界,不過是引起下文的開場白,所謂的拯救世界不過是給卡洛斯臉上貼金。

    但是卡洛斯這個兩次的如實回答在塞納留斯耳中就有些刺耳了。

    所以塞納留斯的話語也有些生硬。

    卡洛斯此時還沒有發作的想法,因為他知道塞納留斯說的也是事實。

    “我們的世界富庶、美麗,卻又那麼的脆弱。然而許多災禍都是因為凡人的貪婪所引發。艾薩拉狂妄的將自己視為神靈,但是她並沒有神靈的力量,更沒有神靈的擔當。”

    “似乎是這樣。”

    雖然塞納留斯話里話外的凡人,凡人,凡人,卡洛斯依然保持著基本的謙遜。

    “知道為什麼上層精靈無法融入現在的暗夜精靈嗎?”

    “願聞其詳。”

    “因為他們背離了自然之道。”

    不听你的話?

    卡洛斯有些察覺到不對勁了。

    “將艾薩拉視為神靈,那麼侍奉神靈的人又是什麼人?不是暗夜精靈的社會接受不了埃雷薩拉斯的同胞,而是上層精靈固執的保持著對于階級的優越感。”

    “您……是在告誡我什麼嗎?”

    “是,也不是。”

    “我人比較蠢,請明言。”

    “你想要去尋求艾薩拉是力量,無異于痴人說夢。听從我的規勸可以幫助你有效延長短暫的生命。但是你想要招攬一些埃雷薩拉斯的精靈,我可以提供幫助。”

    卡洛斯已經隱隱有些火氣了,深呼吸兩口,繼續對話。

    “那麼代價呢,偉大的塞納留斯,代價是什麼?”

    塞納留斯思考了片刻,d,說不出口啊,你幫我注意親媽的動向?

    “代價是當我需要你幫助的時候,你必須無條件償還這次的人情。”

    嘿,我真機智,塞納留斯默默給自己點了個贊。

    在塞納留斯看來,這已經是自己白給好處了。

    換做艾澤拉斯世界其他任何一個人,面對這樣的情況都不會拒絕,即使是逐日者家族現在的太陽王阿納斯塔里安。

    一位半神主動提供幫助,為什麼要拒絕,對于人類這樣的短生種來說,最大的可能性實際上是當塞納留斯記起卡洛斯巴羅夫還欠自己一個人情的時候,巴羅夫家族已經湮沒于歷史的長河。

    但是卡洛斯不一樣,他不是個正常的艾澤拉斯人類。

    他感受到了侮辱。

    只等一個恰當的時機,他也將踏入不作死就不會死了還能復活的半神之列。

    你這td幾個意思?

    威脅我?

    啊?

    所以說男人到死都是孩子,老鹿男也不例外。

    明明雙方都抱著善意而來,莫名其妙就到了談崩的邊緣。

    卡洛斯壓抑著跳劈的,試圖繼續進行交流。

    “如果我同意了,您會開放翡翠夢境助我調兵?”

    給自己點完贊的塞納留斯似乎智商也回歸了。

    “我想你似乎誤會了什麼。非夢境形態踏入翡翠夢境是非常危險的事情。幫助你從夢境之門通行了一千人,是伊瑟拉對于上次你幫助紅龍女王阿萊克絲塔薩脫困的回禮。在你看來似乎很簡單的一件事情,實際上是非常驚人的舉措,是只有夢境之主伊瑟拉才能辦到的事情。”

    隨著塞納留斯的解釋,卡洛斯的火氣下去了。

    這些大佬還人情還是真的只顧自己念頭通達,你不說我td哪里知道。

    “穿行翡翠夢境這麼困難?據我所知我們走的只是夢境邊緣的縫隙。”

    卡洛斯試圖進行最後的游說。

    “不僅你們很危險,對翡翠夢境本身也很危險,未知的污染總是來自凡人的靈魂。”

    塞納留斯追加了說明。

    “這樣危險的行為,也就是送你們回去的時候再做一次。綠龍軍團也已經仁至義盡了。畢竟你提的這個要求本身就有些過分。”

    “但是兵力不足的話,我無法從埃雷薩拉斯撰……拯救更多的無辜生命。”

    “我會向泰蘭德請求幫助,羽月要塞的駐軍離這里很近。”

    塞納留斯的雙重標準在這里暴露無遺。

    “你確定不是請達納甦斯的軍隊去進行大屠殺?”

    卡洛斯從丹德瑪那里了解過新生代的暗夜精靈對上層精靈是什麼態度。

    “嗯……是我有失考慮。”

    塞納留斯想了想,不以為意的說道。

    “如果你不是很急迫,我可以讓哈繆爾和他的族人向你提供幫助。但是最快也需要兩個星期。”

    大德魯伊哈繆爾和他的符文圖騰!

    “可能你不了解哈繆爾,他和他的……”

    “沒有問題,感謝您的幫助!”

    什麼侮辱什麼看輕,ntr都要來了,你塞納留斯這個朋友我卡洛斯交定了!

    “額,好的,沒事就先這樣,注意身體。”

    塞納留斯想了想,補充道。

    “我這一段時間都會在附近活動,你有需要刻意通過萊索恩聯系我。”

    “謝謝您的幫助。”

    “沒事兒你可以離開了。”

    塞納留斯下了逐客令。

    “還真有一件事兒。”

    “……說。”

    “您知道界門嗎?”

    卡洛斯問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