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25章 大神之光點擊就送

第625章 大神之光點擊就送

    真相有些傷人,那就是卡洛斯整整失蹤了五天,卻沒有引起什麼大亂子。

    回眸一笑百媚生,從此君王不早朝。

    丹德瑪用晨光做擋箭牌,以卡洛斯下不來床出不了帳篷當借口瘋狂黑哥們兒的事兒,卡洛斯的手下居然信了。

    真的信了。

    信了。

    雖然明白,但是還是不爽啊。

    卡洛斯上位者綜合征發作,難受的一匹。

    “你是事情進展不順利吧,別拿其他人撒氣啊。”

    丹德瑪現在又不吃卡洛斯的飯,完全不受這個氣,果斷的拆穿了他的小心思。

    “好吧,是不太順利。”

    玩鬧歸玩鬧,卡洛斯也不是真的想發飆。

    界門之行暫時告一段落,接下來該全力攻略埃雷薩拉斯了。

    洛丹倫大陸那邊因為卡洛斯對詛咒教派的瘋狂打擊報復,耐奧祖的計劃進展比預計的要緩慢許多。大量被腐蝕拉攏的聯盟上層人物被迫進入潛伏狀態。

    這就給了卡洛斯更多的運作時間。

    好,也不好。

    所以卡洛斯希望能從埃雷薩拉斯招募一批立場分明屁股干淨的“計劃外”人員,不然對于已經被滲透成篩子的洛丹倫聯盟來說,自查自糾不就是“堂下何人狀告本官”的笑話嗎。

    對于上層精靈的“遺產”,卡洛斯還真沒有當一回事兒。

    最重要的資源永遠是人,在卡洛斯看來托塞德林最大的問題就是陷入了修昔底德陷阱類似的管理困境。

    魔法世界常見的套路。

    一個城市或者說國家,只有強者才能保護人民,人民盲目依賴他們的統治者,最後陷入放棄思考的盲從。

    埃雷薩拉斯將新生的達納甦斯當做了挑戰者,上層精靈不願意與曾經的平民階級妥協,奧術魔法與德魯伊之道的爭執,看似是因為濫用永恆之井的力量會迎來燃燒軍團的覬覦。但是現實是用不用,艾澤拉斯實際上都被燃燒軍團盯上了。

    不想辦法從根源上解決問題,單純的依賴慣性思維,這是上層精靈魔法文明衰敗的本質原因。

    什麼慣性思維?

    失去了與永恆之井的聯系,達斯瑪雷逐日者在奎爾薩拉斯找到了合適的魔力節點,重新造了一口太陽井。而托塞德林選擇了以惡魔為魔力源泉,靠吸。

    雖然知道用先知的眼光站在歷史的高度抨擊上層精靈實際上是很不要臉的行為,但是卡洛斯依然認為,上層精靈不思進取。

    時代不同了,上層精靈失去了與永恆之井的聯系,這是事實。

    走不出過往的榮耀,談什麼偉大復興。

    在這一點上,瑪法里奧確實做的比上層精靈要好很多。

    卡洛斯想要招攬的是幫手,不是大爺。

    實際上那些大奧術師,他一個都不想要。

    反而是那些吸食惡魔能量較少的有潛力的平民,才是他真正在意的。

    聖光絕對可以緩解魔癮的癥狀,鮮血聖騎士的出現證實了這一點。

    雖然現在並沒有什麼鮮血聖騎士……

    但是長期吸食惡魔魔力的上層精靈,受到虛空魔力的影響,實際上在潛移默化中已經傾向混沌。

    力量是有傾向性的,聖光只救有緣人。

    盲目的招攬埃雷薩拉斯的精靈,只會如同塞納留斯說的那般,得不償失。

    卡洛斯必須在行動開始前就擁有明確的計劃,貪多嚼不爛的道理就在于此。

    艾澤拉斯並不是只有人類說了算,為了上層精靈與暗夜精靈外交破裂更是愚蠢的行為。

    卡洛斯反復的與丹德瑪還有晨光進行交流,心中已經有了大概的計劃。

    距離塞納留斯的允諾過去了十天,第一批牛頭人已經抵達了菲拉斯。

    真tmd高,真尼瑪的壯。

    卡洛斯看到牛頭人的第一反應不是產生招攬的心思,而是疑惑。

    這尼瑪的強力種族,是怎麼辦到被半人馬瘋狂追殺的?

    然後,牛頭人解答了卡洛斯的困惑。

    因為魔法。

    世界線的偏差。

    在青銅龍選擇的世界線中,哈繆爾符文圖騰一直到了阿克蒙德海山光速繞樹的時候,因為抗戰有功,才得到瑪法里奧的青睞,向其傳授了德魯伊之道。

    也就是說哈繆爾符文圖騰實際上是瑪法里奧怒風的學生。

    但是在卡洛斯的世界,情況有一點不同。

    向哈繆爾傳授德魯伊之道的不是瑪法里奧,是塞納留斯。

    哈繆爾符文圖騰是瑪法里奧怒風的師弟。

    產生這個差別的原因,在于瑪拉頓。

    半人馬的身世並不復雜,塞納留斯的孩子扎爾塔愛上了大地公主瑟萊德絲,同為半神的孩子,他們的後代天生強大。

    半人馬就這麼誕生了。

    擁有各種超凡力量的半人馬帶著自然與大地結合所與生俱來的狂野與憤怒。

    繼承自祖父塞納留斯那一部分的力量,使得半人馬有用類似荊棘光環的傷害反彈,自然親和的屬性;繼承自外祖母瑟拉塞恩的元素力量令半人馬擁有硬化皮膚,並且可以使用暗影的力量。

    半人馬擅長肉搏與弓箭射擊,會馴化猛獸,還擁有施法者。

    作為神二代結合的產物,與卡洛斯認為的不同,艾澤拉斯的半人馬是妥妥的富二代種族。

    但是也是印證了那具老話。

    不作死就不會死,no zuo no die why you cry。

    半人馬是天生的強力種族,也是天然的腦抽。

    因為信仰父親扎爾塔還是母親瑟萊德絲,他們內訌了,分裂了。

    你敢信?

    因為這個居然族群分裂了……

    扎爾塔與瑟萊德絲是真愛,但是信奉瑟萊德絲的半人馬殺害了自己的父親扎爾塔。

    年輕的時候哈繆爾曾經與凱恩以及瑪加薩一通在淒涼之地對抗過半人馬的暴政。

    沒錯,血蹄氏族的凱恩,恐怖圖騰的瑪加薩,再加上符文圖騰的哈繆爾,他們是舊識,甚至是童年的玩伴。

    然後理所當然的失敗了。

    牛頭人不是半人馬的對手。

    在分散逃竄中,哈繆爾誤入了半人馬的聖地,瑪拉頓。

    一路潛行……別問我牛頭人為什麼會潛行,討論這個還不如去質疑薩爾為什麼能穿板甲。

    一路潛行,哈繆爾見到了徘徊于瑪拉頓不願離去的扎爾塔之魂。

    扎爾塔的靈魂大概是覺得哈繆爾骨骼精奇,就向他提出了請求。

    然後,在扎爾塔之魂的幫助下,哈繆爾有驚無險的逃離了瑪拉頓,然後一路艱辛的橫跨了半個卡利姆多大陸從淒涼之地出發最終抵達了白楊谷,最終見到了塞納留斯。

    听聞扎爾塔的死訊,塞納留斯震怒,當場收回了對于半人馬的祝福。

    對于哈繆爾的舉動,塞納留斯非常贊賞,便詢問年輕的牛頭人想要什麼獎勵。

    哈繆爾果斷的跪了下去。

    “教練,我想當德魯伊!”

    于是,符文圖騰崛起了。

    失去了塞納留斯的那一部分祝福,半人馬只是實力衰退。

    但是當牛頭人也擁有了德魯伊,時代變了。

    曾經將牛頭人從淒涼之地一路狩獵到貧瘠之地的半人馬,在遇到哈繆爾的符文圖騰時,獵手變成了獵物。

    牛頭人永不為肉!

    這就是ntr英雄哈繆爾符文圖騰的故事。

    卡洛斯在簡單的款待了先行到來的牛頭人後,期待著與哈繆爾的見面。

    這是頭猛牛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