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26章 月牙鑰匙掰不彎

第626章 月牙鑰匙掰不彎

    兩周時間,令卡洛斯明白了塞納留斯的威能。

    嗯,威望與能力。

    也讓卡洛斯明白了卡利姆多大陸與東部王國的差距。

    或許顛倒一下,是東部王國與卡利姆多的差距。

    真的難以想象還未發生的海加爾山之戰與流沙之戰到底對暗夜精靈造成了怎樣的傷害,居然可以把這種天選種族消磨成需要考慮人類太君意見的附庸。

    要知道,三千多牛頭人齊刷刷的站在卡洛斯面前時,他身邊的士兵都快騷動了。

    震撼實在太大了。

    牛頭人的身高從兩米四到三米五不等,但是除了發育不良的小母牛,基本上每一個成年牛頭人的身高都比人類最強壯那批壯漢高出兩成。

    這已經是具有壓迫感的身高差。

    所以即使哈繆爾做事穩妥,先排出了先鋒部隊做鋪墊,等大軍所至,依然引起了巨大的騷動。

    反倒是食人魔的反應很平淡。

    奇怪的恐懼鏈,牛頭人對于身高最高可達四米的食人魔想當畏懼,對于能夠支配這種可怕怪物的人類感到不可思議人類對于數量是自己三倍的牛頭人感到畏懼,尤其是對于牛頭人的負重能力驚為天人,背後背著三根實木圖騰還能打仗,太可怕了吃瓜群眾食人魔對于人類感到畏懼,“怪物國王”的手下都是怪物,食人魔完全不是對手。

    真實而操蛋的聯軍生態,卡洛斯有嘬牙花子的沖動。

    然而就是這樣的牛頭人,在暗夜精靈眼中是可有可無的存在。

    瑪法里奧同意了哈繆爾加入塞納里奧議會,但是拒絕了牛頭人參與希利甦斯的戰役。

    據丹德瑪說,上層的考慮是如果牛頭人加入暗夜精靈的部隊會造成後勤供給的巨大混亂,得不償失。

    嗯?

    到底是看不上牛頭人的戰斗力還是嫌棄它們太能吃

    這是個迷。

    反正意思就是你哈繆爾符文圖騰牛逼我們瑪法里奧老大知道了,德魯伊大家一家親。

    牛頭人德魯伊非牛頭人,就好比白馬非馬,牛頭人非牛一樣的邏輯。

    在卡洛斯看來,暗夜精靈的傲慢,才是害了他們的真相。

    不過誰又說得听呢,卡洛斯自己也有著傲慢與偏見,他心知肚明。

    法律的目的是約束人們別學壞,必須人人準守,道德這玩意兒的目的是教人尚善,只能約束自己。

    當你用道德去約束別人或者別人用道德來綁架你,就是耍流氓。

    達納甦斯並沒有沒有加入聯盟,卡洛斯沒有資格和立場去談論暗夜精靈的內部問題。

    所以他和哈繆爾符文圖騰談的可開心了。

    兩人牛之間能溝通的語種是暗夜精靈的薩拉斯語,于是兩人牛用著暗夜精靈的語言瘋狂的黑暗夜精靈,感情升溫迅速。

    果然男人的交情起步于共同話題。

    此時的哈繆爾比起另一條世界線那位扎根雷霆崖的德魯伊長者年輕了二十多歲,正值當打之年,雖然依然認大體是大局,卻多了幾分盎然的生機中年牛的火氣。

    總的來說,依然是一個相當不錯的哥們。

    雖然晨光用盡各種方式侍奉卡洛斯,希望他盡快埃雷薩拉斯之行,但是卡洛斯好處全收,卻遲遲不見動靜,以至于基爾達斯也忍不住再次出面。

    然而卡洛斯依然只是應付了事。

    不排除卡洛斯確實有坐地起價的想法,更主要的原因還是部隊整合的問題。

    即使是塞納留斯牽線搭橋,哈繆爾牛格沒有問題,也掩蓋不住一個事實。

    牛頭人的勢力太強了,而卡洛斯手下的人類兵力太少,加上食人魔的隱患

    卡洛斯反復的思慮之後,得出的結論,不能急。

    自己是來撈好處的,不是來弘揚人道主義的,不進行磨合,別說從埃雷薩拉斯撈好處了,翻車都沒問題。

    于是就這麼又拖了一周的時間,卡洛斯在等待自己的手下與牛頭人熟悉,然後抓捕食人魔的行動也在繼續。

    當基爾達斯第三次來時,卡洛斯終于完成了手底勢力的初步整合。

    一千人的人類軍隊收攏聚合,重歸編制,八百食人魔被揍得服服帖帖,分成了四個行伍,三千牛頭人留下了一千看守營地防備後路,丹德瑪想辦法拉扯了一支十多個人的暗夜精靈斥候小隊也算是一方勢力。

    “這是進入埃雷薩拉斯大門的鑰匙。守備隊已經倒向我們,他們會放行的。”

    在得到卡洛斯的肯定答復後,基爾達斯也終于有所表示。

    當基爾達斯離開後,哈繆爾困惑的問道。

    “放這麼多異族軍隊進自己的城市,那個精靈瘋了嗎?”

    “你會放我的軍隊進你是部族居住地嗎?”

    卡洛斯反問。

    “會,你是哈繆爾的朋友,是塞納留斯大人尊貴的客人,符文圖騰的大門永遠向你敞開。”

    哈繆爾真誠的說道,噎了卡洛斯一口氣。

    得,跟老鹿男的小迷弟說話得繞開塞納留斯。

    “換成半人馬呢?”

    “打死吃肉。”

    “哈哈哈哈,哈繆爾,你還沒有瘋嘛。”

    “當然。”

    “但是埃雷薩拉斯的王子瘋了。”

    “原來如此。”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即使衰弱到要血祭子民的埃雷薩拉斯依然有著城市魔法防御體系。

    如果沒有帶路黨帶路,卡洛斯光靠手里那點人類軍隊還真不一定能轟開大門。

    軍隊調動物資調集這些瑣碎軍務略去,整整用了三天時間,卡洛斯才帶著聯軍抵達埃雷薩拉斯的外圍。

    這一次,他認真了,不再將自己定義為冒險者,而是一支軍隊的統帥。

    所以在使用鑰匙打開了厄運之槌的魔法大門後,卡洛斯並沒有按照博學者預想的那樣長驅直入攻打皇家圖書館,擊殺托塞德林王子,而是直接揮師平民區,準備鎮壓埃雷薩拉斯的守備部隊。

    “卡洛斯陛下,您這是什麼意思?”

    基爾達斯氣急敗壞的問道。

    “赴約而已。”

    卡洛斯淡定的回答。

    “赴約?誰的約?”

    基爾達斯說出這句話就知道自己愚蠢了。

    但是卡洛斯並不介意回答他這個問題。

    “最後一位博學者,麥庫斯。”

    “晨光,你”

    當基爾達斯回頭準備吃喝晨光時,卻發現人早已不在。

    基爾達斯準備施法傳送回皇家圖書館,卻被卡洛斯一把拉住手腕。

    “不急,我是個守信的人,咱們一步一步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