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27章 答應我做一個鋼鐵直男

第627章 答應我做一個鋼鐵直男

    基爾達斯有資格看不起卡洛斯。

    因為埃雷薩拉斯有兩萬守軍三千法師,這股力量放在哪里都是無法忽視的存在。

    僅僅靠卡洛斯和他手下的一千人,即使加上三千牛頭人,只要埃雷薩拉斯翻臉,都得統統栽到這里。

    但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紛爭。

    埃雷薩拉斯不是鐵板一塊。

    基爾達斯最大的錯誤就是不應該放晨光留在卡洛斯身邊。

    因為通過晨光的訴說,卡洛斯敏銳的發現了一個問題。

    埃雷薩拉斯的上層精靈社會實際上分化嚴重,社會沖突異常尖銳。

    很簡單的道理,埃雷薩拉斯的衰落,是魔法文明的衰落,但是埃雷薩拉斯並不是只有法師。

    一座數十萬人口的城市,也不可能只有統治階級,它同樣需要大量的民眾充當勞動力。

    這些精靈當中的平民階級實際上並沒有那麼眷戀魔法,但是辛德拉無視了他們的呼聲。

    雖然在奧術師的魔法面前這些平民精靈不值一提,但是埃雷薩拉斯的守備軍團也是從這些平民中選拔而出。

    托塞德林王子獻祭自己子民的行為帶來的恐慌遠比統治者們想象的嚴重。

    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反抗就在沉默中消亡。

    如果沒有卡洛斯的介入,埃雷薩拉斯將在未來二十年間逐漸變成一座鬼城,因為埃雷薩拉斯的普通精靈沒有反抗的力量。

    他們被奧術師階級代表了。

    如果卡洛斯按照基爾達斯的計劃完成了對托塞德林的刺殺,博學者們同樣會按照約定給予卡洛斯想要的。

    因為在辛德拉看來,卡洛斯想要的並不過分,“驕傲”的上層精靈不介意給予協助者應有的報酬。

    但是卡洛斯同樣擁有自己的驕傲,以及對這些人的偏見。

    所以卡洛斯選擇了另一種行事方針。

    四位博學者,幫助著托塞德林王子進行埃雷薩拉斯的日常管理。

    但是他們之間的立場也有著微妙的差異。

    為什麼其他包括基爾達斯在內的三位博學者沒有向卡洛斯提起過他們的第四位同僚?

    因為麥庫斯是托塞德林最堅定的支持者。

    通俗易懂的講,就是死忠。

    世界上最大的謊言與惡意便是令你相信付出就會有收獲,努力終將有回報。

    卡洛斯見過太多過程錯誤然而結果正確的事情。

    基爾達斯他們以為卡洛斯對埃雷薩拉斯一無所知,以為貪婪的人類“探險者”會畏懼古城的實力而選擇妥協合作。

    平心而論,卡洛斯在換位思考後,覺得基爾達斯的行為言辭是符合他身份學識的。但是雙方最大的認知分歧就在于卡洛斯勘破了埃雷薩拉斯虛弱的內在。

    只要控制住埃雷薩拉斯的精靈衛隊,“可怕”的三千法師將毫無作為。

    辛德拉錯誤的以為自己強大的法師力量可以震懾住外來者,但是他們根本沒有想到,真正讓卡洛斯忌諱的是埃雷薩拉斯的兩萬守備部隊。

    卡洛斯當年在電腦前苦刷《屠龍綱要》,對于厄運之槌的魔力系統簡直閉著眼楮都能捋清楚。只要破壞了奧術晶塔,斬殺了伊莫塔爾,埃雷薩拉斯整個建立在惡魔魔力之上的法術系統就將宕機。

    所以通過晨光,卡洛斯毫不猶豫的聯系了麥庫斯。

    最高領袖與四位博學者之間的分歧爭端造成的結果就是直接癱瘓了埃雷薩拉斯的統治組織能力。

    加上晨光煽動聖職者鼓吹中立,埃雷薩拉斯城市守備隊實際上處于混沌分裂的狀態。

    血祭自己的人民對上層精靈平民造成的士氣損傷是毀滅性的。

    兩萬多人馬的守備部隊,分成了二十二個千人團,駐守埃雷薩拉斯的各處,看守城門的兩個兵團直接被鎮壓,解除了武器裝備,在晨光以及她的支持者煽動下,四個兵團倒戈,十一個兵團保持著詭異的中立,剩下最後五千人,卡洛斯已經做好了打硬仗的準備。

    “叛徒,你知道你做了什麼嗎?”

    基爾達斯沒有想到晨光居然會為卡洛斯出賣埃雷薩拉斯,憤怒的質問。

    “我在拯救我的同胞,我的人民。”

    晨光毫不畏懼的對上基爾達斯的眼楮。

    卡洛斯看似優勢很大,甚至有席卷埃雷薩拉斯之勢,但是他並沒有膨脹。

    卡洛斯清楚的明白,眼前所謂的“優勢”不過是低層民眾不滿的一次爆發。

    不過是以晨光為代表的中下層帶路黨階級的絕望反撲,是在托塞德林白色恐怖統治下的反抗爆發。

    一但自己行差就錯,失去了“正義的形象”,瞬間就會陷入名為“厄運之槌”的泥潭深淵。

    所以他謹慎的約束著自己的部隊以及食人魔,不厭其煩的向哈繆爾解釋關節機竅。

    以上層精靈制約上層精靈,看似這座戰地是洛丹倫城三倍,是奧特蘭克城十五倍的巨大城市已經唾手可得,但是卡洛斯的目標實際上並沒有達成。

    麥庫斯放了卡洛斯鴿子。

    雖然他用實際的行動兌現了自己的諾言,壓制住了埃雷薩拉斯的衛隊,可是並沒有如約與卡洛斯會面。

    麥庫斯的爽約為卡洛斯的佔領行動增添了幾分詭異的色彩,另外兩位博學者的不見蹤影也引起了基爾達斯的警惕。

    “卡洛斯陛下,情況不對。”

    因為卡洛斯並沒有正式和基爾達斯翻臉,加上聯軍在佔領行動中一直保持著克制,這就提供了雙方繼續合作下去的可能。

    “基爾達斯大師,您說。”

    卡洛斯彬彬有禮的請教。

    “如果有麥庫斯插手,城市守備隊按兵不動我還能理解。但是城市被入侵,辛德拉居然毫無動作,這不正常。”

    沒有在意基爾達斯“入侵”的說法,但是這也是卡洛斯感到疑惑的地方。

    太順利了。

    雖然是多方協力的結果,但是依然太順利了,順利到不正常。

    卡洛斯不是個抖,非要血戰之後才能享受勝利帶來的喜悅,但是這種怎麼看都想是陷阱的“勝利”,真的令人膽顫心驚。

    “陛下,通往地下靜止間與皇家圖書館的道路都被封閉了。”

    “陛下,北區發現大量的惡魔。”

    “陛下,那些大樹,大樹活過來啦!”

    “陛下……”

    “陛下!”

    似乎昨夜的勝利都是虛妄的幻象,突然之間,埃雷薩拉斯風雲變色狀況突發。

    “難道是托塞德林王子殿下的獻祭儀式成功了?”

    基爾達斯憂心忡忡的自言自語被卡洛斯听在耳里。

    “哈繆爾兄弟,就煩勞你處理一下市區的動亂。”

    “沒問題。”

    “騎士團,抽調三個百人隊,再帶上一個食人魔編隊,去清剿惡魔。”

    “遵命。”

    卡洛斯解開了基爾達斯身上的聖光封閉。

    “尊敬的博學者閣下,就煩勞您陪我走一趟關押伊莫塔爾的監獄吧。”

    感受到魔力流通重新順暢,基爾達斯一瞬間有過逃跑的想法,卻很快壓制住自己的怯懦。

    “不先去皇家圖書館?”

    卡洛斯搖了搖頭,沉默不言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