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28章 降智打擊準備就緒

第628章 降智打擊準備就緒

    伊莫塔爾不是什麼默默無名的小角色。

    在薩格拉斯擁抱虛空之前,扭曲虛空是混沌無序的黑暗森林,是強者肆意妄為弱者了無生趣的魔域。

    作為扭曲虛空中的強力族群恐懼魔王們,或者專業點稱它們為納斯雷茲姆一族最喜愛的寵物與幫凶,便是災厄混沌魔犬。

    與“法師殺手”恐懼獵犬不同,災厄混沌魔犬是更加上位的虛空惡魔種族。

    不知多少納斯雷茲姆在狩獵災厄混沌魔犬時反而成為它們的食物,通過這種比較可以令人快速明白這種魔物的實力。

    伊莫塔爾,正是虛空災厄魔犬中的佼佼者,強大又狡詐。

    但是就是這樣一個燃燒軍團都沒有降服的強大虛空惡魔,卻在艾澤拉斯翻了車,真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我被囚禁了一萬年,又被抓起來抽魔,現在你們居然敢踏入我的領地,這是自尋死路!”

    當卡洛斯踏入靜止監牢時,莫名其妙的自動腦補了這段台詞。

    埃雷薩拉斯的魔法防御系統建立在魔力晶塔散發的靜止立場這一基礎上。

    單個的冒險隊伍想要突入靜止監牢簡直痴人說夢,即使隊伍中有法師存在,依靠個人的魔力,連打開大門恐怕都辦不到。

    但是卡洛斯不是一個人,在他的命令下,附近所有的晶塔全部被關閉,所有拒不從命的晶塔守衛全部被繳械收押,所有反抗者統統命令投誠的精靈守衛進行排除。

    以力破巧,也是極好的方式。

    在切斷了靜止監牢的魔力網絡後,卡洛斯帶著食人魔發動了決死突襲。

    為什麼是食人魔?

    因為死了不心疼。

    靜止監牢的看守大多數都是所謂的“科研人員”,除了召喚一些奧術僕從元素生物撐場子,也就只有施放幾發奧術飛彈biu一下。

    在三大五粗的食人魔面前,沒有銀月城同胞們烈焰風暴一百連發的底氣,魔法真的不是很好的應對方法。

    尤其是在“怪物國王”的監視下,食人魔的士氣強制性不為負數。

    所以當拒不投降的監牢守衛被肅清後,卡洛斯才命令人類軍隊下來收場,順便還把哈繆爾與他的德魯伊弟子也叫了下來。

    畢竟是災厄混沌魔犬,怎麼小心也不為過,如果以游戲里那種為了版本平衡性進行等級劃分的想法輕視伊莫塔爾,會吃大虧的。

    這可是供給埃雷薩拉斯一萬年的魔力還沒有被吸干的可怕魔物。

    卡洛斯試圖用聖光探查伊莫塔爾的虛實,卻被靜止立場所阻隔。

    但是從周圍士兵們對于伊莫塔爾龐大體型與恐怖外型的畏懼來看,人海戰術是沒用的了。

    萬一脫困的伊莫塔爾起手一招恐懼靈氣爆發,卡洛斯就別打了,怕不是被自己手下坑死。

    于是,卡洛斯采用了最穩妥的方式處理。

    抽,給我狠狠的抽!

    將多余人手抽調至其他地方,靜止監牢內只剩下不到一百人手,投誠倒戈的上層精靈奧術師勉強湊了二十來人,技術不夠數量湊,又不是要他們精通氣定羊的五種起手方式,抽藍都不會可以直接去死了。

    基爾達斯在處理完自己手里的事務後也趕來了靜止監牢。

    卡洛斯不介意他幫忙(趁機補魔),卻也從中看出一些問題。

    實力相差太懸殊了。

    上層精靈抽取伊莫塔爾魔力的法術在視覺效果上體現為魔力流的吸取。

    基爾達斯一個人吸取的魔力流比其他二十個奧術師都粗,魔力流的流速也更快。

    卡洛斯真的想裝模作樣大喊一聲博學者的實力竟然恐怖如斯。

    大約十分鐘過後,基爾達斯示意其他奧術師可以停止了。

    “卡洛斯陛下,差不多了,再吸取魔力,伊莫塔爾就要回歸虛空了。”

    “很好,打開靜止結界吧,放它出來。”

    “卡洛斯陛下,您真的想清楚了?即使精疲力竭,那依然是災厄混沌魔犬,在漫長的歷史中,伊莫塔爾曾經脫困過四次,每一次我們都付出巨大的代價才重新禁錮它。”

    “打不過你可以跑,我不拉著你。”

    看著因為魔力飽滿而有些膨脹的基爾達斯,卡洛斯不準備多廢話。

    來,戰過。

    卡洛斯沒有粗暴的摧毀靜止監牢內的晶塔,而是簡單的進行了改造。

    畢竟是能力未知的敵人,不可輕易等閑視之。

    斯多姆卡與薩拉塔斯都留在了奧特蘭克國內,阿什坎迪兄弟會之劍又遺失在了星界旅行當中,雖然作為武器盔甲的收藏控,卡洛斯擁有著眾多的藏品,但是不得不說,上述三柄武器依然是他收藏品種價值最高的。

    但是作為國王,怎麼可能缺少趁手的兵器。

    在自己脫離艾澤拉斯的十年當中,鍛造工藝也是不斷進步,所以卡洛斯在回歸後重鑄了自己的第一件具有紀念價值的武器————奧金斧。

    隨著魔力供給的中斷,桎梏著伊莫塔爾的靜止結界逐漸失效。

    憤怒的災厄混沌魔犬發出了靈魂層面的怒吼,它頭頂眼柄狀的觸須帶動著功效各異的魔眼快速的掃過正前方的扇形範圍,各種魔法射線如同不要錢一般的被這股力量的主人揮霍著。

    這td是5人本的boss?

    卡洛斯冷哼了一聲,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爺生天地間,從來提刀要殺人。今天,就用你這孽畜的血來映襯灑家的不世武功。

    作為卡洛斯回歸後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個強敵,與落跑的瓦里瑪薩斯不同,伊莫塔爾只能殊死一搏。

    被上層精靈抓住是我的錯咯?

    被抽了一萬年的魔而陷入虛弱狀態怪我咯?

    卡洛斯斧下不講公平只分生死,他需要用魔物的血來震懾所有人。

    甚至在發起沖鋒前,卡洛斯還分神考慮過組織所有埃雷薩拉斯的精靈來觀看伊莫塔爾的尸體進行思想修正教育。

    伊莫塔爾雖然學名為災厄混沌魔犬,但是如果卡洛斯把它當成一條狗對待,是會吃大虧的。

    災厄混沌魔犬,光分析名字就能大致猜測出它的幾種能力。

    這也是卡洛斯要改造靜止監牢內晶塔的主要原因。

    伊莫塔爾獲得自由後的第一波混沌射線被改造成魔力防護裝置的晶塔防御住,趁它暫時陷入萎靡狀態時,卡洛斯使用了所有物理系肉搏猛男都會的一招————跳劈,狠狠的砸在了伊莫塔爾頭上,斬斷了數根眼柄,帶走了魔物的大塊血肉。

    但是伊莫塔爾非但沒有露出痛苦的神色,兩只巨大的主眼甚至露出了嘲諷的神情。

    從伊莫塔爾撕裂的血肉傷口中,無視的粘稠體液化作蠕動的觸手噴薄而出包裹住卡洛斯,似乎想要用這些觸手將他拖入口中利用尖牙利齒咬成碎塊咀嚼成渣滓。

    其他人看卡洛斯被血肉觸須束縛住,急切間想要沖出晶塔的防御範圍進行救援,基爾達斯臉上露出嘲弄的神色卻沒有急著動手,似乎在思考利弊得失。

    “果然,你沒有魔力了啊。”

    卡洛斯輕聲嘀咕的,熾烈的聖光燒灼了包裹自身的血肉觸須,依附在重鑄的奧金利斧之上,卡洛斯單手持斧高舉于身後,空出一只手撕扯住伊莫塔爾的傷口邊緣,用蠻力將魔犬向自己的方向拖拽,形成小狗伸懶腰的造型。

    伊莫塔爾露出了恐懼的神情,頭頂剩余的魔眼瘋狂的揮灑著它原本就不多的魔力,各種混沌射線聚焦于卡洛斯的身體。

    體會著附體的聖光因為中和各種帶有負面效果的魔法射線而逐漸淡薄的感覺,卡洛斯感慨于全盛時期的伊莫塔爾是何等可怕的生物,沒有踏入超凡領域的自己在“量”上終究不能和這些怪物進行對比。

    但是那又如何,最終勝利的是自己。

    利斧在空中劃出好看的半圓形軌跡,巨大的沖擊損壞了監牢結實的地板,帶起混雜著魔犬血肉的塵土,呼嘯而去。

    “小心!”

    基爾達斯突然提醒。

    “災厄混沌魔犬死亡時會詛咒他的敵人,造成巨大的傷害,趕快淨化你們的陛下!”

    原來是博學者之前根本沒有考慮過卡洛斯能夠斬殺伊莫塔爾這個可能性,所以也就沒有提起這件事。

    但是當卡洛斯真的憑借一己之力完成了這項壯舉後,基爾達斯發現問題大條了。

    伊莫塔爾死亡時的災厄詛咒何其可怕,如果卡洛斯死于災厄詛咒,那放入城內的那些軍隊……

    此時的基爾達斯比誰都在意卡洛斯的生死。

    塵煙散去,卡洛斯的身形似乎動了。

    還活著,沒有當場死亡!

    基爾達斯離開晶塔的保護範圍,向卡洛斯跑去。

    然後,慢慢的,慢慢的,博學者停下來腳步,在距離卡洛斯三五米的位置停了下來。

    “災厄詛咒,你說這個嗎?”

    卡洛斯的沒有持斧的那只手掌中,虛握著一團變化著色彩的能量團,猶如鮮活的生命一般不安的亂動。

    “這不可能!即使托塞德林王子殿下也沒有這樣的能力,只有女王陛下才有可能……你到底是誰?”

    博學者基爾達斯發出了驚慌的質問。

    “切~~~~”

    卡洛斯發出不屑的冷笑。

    “時代不同了,法師。在你們故步自封滿足于過往的輝煌時,魔法的世界正在日新月異的發展。明白我為什麼看不起你們了嗎?因為你們已經落伍了。”

    湮滅掉手中的災厄能量,卡洛斯神棍了一把,張開了聖光之翼制造出刺眼的光輝。

    “信仰聖光吧!”

    大聲的喊出這句話時,卡洛斯還利用空氣共振的原理發出了鐺鐺鐺~~鐺鐺~~~鐺~~~~~鐺鐺的背景音。

    勝利者怎麼吹逼都行。

    卡洛斯將顫抖不止的手背在身後,一臉倨傲的注視著在場的所有上層精靈。

    媽蛋,要不是伊莫塔爾虛弱到這種地步,翻車了呀。

    硬接災厄詛咒,並沒有卡洛斯表現出的那麼輕松寫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