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29章 哇,髒鼠悶棍對陣跳幣山嶺

第629章 哇,髒鼠悶棍對陣跳幣山嶺

    對待托塞德林,怎麼小心都不為過。

    這是卡洛斯的風格。

    請注意,是對待,而不是對付。

    耳听大概率虛,眼見也未必實,關于托塞德林王子的傳說听了不少,但是卡洛斯在真正與他交流之前,不願意先入為主的將他視作敵人。

    斬殺伊莫塔爾切斷魔力埃雷薩拉斯的魔力供給是第一步,肅清下城區的惡魔滲透是第二步,接下來就該推諉扯皮了。

    埃雷薩拉斯精靈目前的順從,很大意義上是內部意見分裂造成的結果。

    就好比那按兵不動的一萬多城市守備隊,就好比那旗幟鮮明負隅頑抗的“暴民”。

    不得不說部落的入侵對洛丹倫諸國來說是災難,也是財富,至少卡洛斯在處置埃雷薩拉斯這紛繁復雜的社情輿情時,絕大多數情況都有種似曾相識的即視感。

    上層精靈的物質生活真的不算貧乏。

    至少生活物資是不缺的。

    即使多了兩千多號牛頭人以及七百多食人魔,埃雷薩拉斯依然能輕易的滿足他們衣食住行的需求。

    什麼?

    卡洛斯手下的一千多號人類呢?

    在牛頭人和食人魔的食量面前,還考慮什麼人類的胃袋體積!

    自作聰明……

    看看咱們的騎士王卡洛斯陛下,艾澤拉斯偉光正代言人,就從不自作聰明。

    獵殺薩特,收集古跡,招攬人手,花天酒地,不見兔子不撒鷹。

    “卡洛斯陛下,辛德拉允許您進入埃雷薩拉斯的條件您沒有忘記吧?”

    “當然沒有。”

    “那麼您什麼時候動手。”

    “等我與另外三位尊敬的博學者會面後。”

    “您這是強人所難!托塞德林王子殿下封閉了皇家圖書館。”

    “你和我講約定,我就跟你談條件,這才叫公平。基爾達斯大師,你要我面對的可是精靈王子托塞德林,連基本的情報都不能提供,你想我去送死?”

    卡洛斯的語氣很輕快,但是指責卻十分的嚴厲。

    “您不久前剛剛手刃伊莫塔爾,您……”

    基爾達斯的吹捧根本觸踫不到卡洛斯的g點,他很沒有禮貌的打斷了博學者的話語。

    “一條被你們的托塞德林王子囚禁了一萬年的廢狗,很值得炫耀嗎?”

    “……”

    基爾達斯並非不善言辭的木訥者,但是對于卡洛斯有所期待的他,不想用雄辯的方式破壞雙方關系,一時間無話可說。

    十萬精靈真要“保家衛國”,卡洛斯和他的牛頭人朋友以及食人魔奴隸們只能含恨全部留在埃雷薩拉斯當花肥。

    但是此時的埃雷薩拉斯並不團結,甚至統治階級內部都存在巨大分歧。

    那卡洛斯著什麼急,皇帝不急太監急?

    這麼多年走過來,當年的稚嫩小青年早就混成了政壇老油子,不急,完全不急。

    永恆之井大爆炸後艾澤拉斯魔網環境的改變,再加上以銀月城與達拉然為代表的新生代魔法技藝這麼多年的改進,埃雷薩拉斯的奧數體系真的沒有上層精靈自己認為的那麼貴重。

    但是魔法易學人才難得呀。

    作為維庫人退化而來的人類,種族魔法天賦真的與受到永恆之井滋潤了數萬年的上層精靈沒法比。

    托塞德林王子不管真實內心怎麼想的,實質上就是將埃雷薩拉斯的平民當做了負擔。

    不然絕不會發生血祭這種事情。

    作為安全區的埃雷薩拉斯也束縛住了這些精靈的反抗意識。

    通過這幾日的花(交)天(流)酒(談)地(心),卡洛斯發現了一個最基本的問題。

    那就是整個上層精靈的思想都偏向于灰暗悲觀。

    曾經的卡多雷帝國有多麼輝煌,如今的埃雷薩拉斯就有多麼的喪氣。

    不滿與憤怒在匯聚,卻遠遠沒有到達爆發的地步。

    哪怕卡洛斯帶著牛頭人與食人魔闖了進來形成對城市實質上的佔領,這種程度的刺激都不足以激化埃雷薩拉斯的爆發。

    對于私底下的串聯,卡洛斯不僅不制止,反而在推波助瀾。

    他搬不空埃雷薩拉斯的,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如果不準備一把火燒了這座古城,那麼卡洛斯就只能向熊瞎子掰苞米一樣,挑著大的來。

    直接給好處出去,上層精靈甚至會懷疑人類別有用心。

    但是換個方式,有償移民呢?

    對于埃雷薩拉斯逐漸失望的人民,何嘗不願意換個地方生活。

    雖然他們並不理解人類是怎麼來到菲拉斯的,也不太清楚東部王國與洛丹倫聯盟有什麼關系,更不知道獸人是蝦米東西。

    但是移民是怎麼個意思,還是懂的。

    不得不說塞納留斯的名號是真的好用,即使埃雷薩拉斯這種古城,即使上層精靈這些老東西,也吃老鹿男的面子果實能力。

    總結一下就是“給我大哥塞納留斯一個面子,相信我卡洛斯是個好人。”

    有償移民的事情私下里鼓搗著,許多人類士兵禍害精靈“小姑娘”什麼的,只要不用強,卡洛斯也懶得去理會。

    收受財物打包票也可以,有一技之長的技術工那沒有問題。

    熱熱鬧鬧的瞎胡鬧中,至少有三千上層精靈動了心。

    雖然與埃雷薩拉斯十萬規模的人口相比,這點數字算不上什麼,但是卡洛斯招收的可不是赤貧的苦力,而是在挖上層精靈的有產階級。

    “那平民怎麼辦?”

    晨光再一次為卡洛斯服務完後,一邊穿戴衣物,一邊想得到承諾。

    “那是你們的人民,你們不想辦法,指望我?”

    卡洛斯拔吊無情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干了,已經沒有什麼心理負擔。

    他是奧特蘭克的王,不是埃雷薩拉斯的精靈王子,要他背負上層精靈的未來,卡洛斯自認為小身板不夠結實。

    就這樣,卡洛斯一邊收拾著城里的惡魔,尤其是潛伏的薩特,一邊搜刮著好處,做著鬼知道到底該叫合法引進海外人才還是非法移民賣豬仔的活路,一邊開始轉移收獲。

    “丹德瑪,怎麼樣?”

    卡洛斯現如今是真的有自知之明,埃雷薩拉斯的好東西太多了,光靠他和他手底下的大頭兵,估計和八國聯軍沒有區別,這些事兒,還是得專業的來。

    “不愧是當年的古城,好東西是真的多。”

    丹德瑪帶著自己的手下,美其名曰是斥候小隊,實際上干的是搜刮的活兒。

    媽媽船能吸媽媽船,暗夜精靈才知道上層精靈的底細。

    在一片繁茂熱鬧虛假的欣欣向榮中,基爾達斯忍不住體型卡洛斯。

    “尊敬的陛下,您不會忘記了,這座城市的真正主人是誰吧?”

    “當然沒有忘記,是你們上層精靈。”

    卡洛斯溫和的笑到。

    “是托塞德林王子!”

    基爾達斯處于爆發的邊緣。

    “你現在獲得的一切,都是我們當初協議的一部分,我不會干涉,但是你別忘了,只要托塞德林王子動手,你的那些手下一個也別想活著離開埃雷薩拉斯!”

    “所以您是在勸我趕緊走咯?”

    卡洛斯用接近調戲的口吻說道。

    “你……”

    “是誰在破壞約定?我以為我已經證明了自己的價值,但是你依然在把我當傻子。”

    “王子殿下封閉了皇家圖書館,我根本聯系不上其他人。”

    “得不到信息,這本身也是一種信息。”

    卡洛斯搖了搖頭,這一屆的上層精靈真的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