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30章 思維逐漸迪化

第630章 思維逐漸迪化

    似乎做的有點過了……

    為了方便行事,卡洛斯挑選隨行人手的唯一標準就是忠誠,刻薄一點的說法就是舔狗。

    卡洛斯所做的一切都是深謀遠慮的。

    騎士王不會犯錯,錯了也是在下一盤大棋,看不懂是我輩過于膚淺。

    陛下說啥我干啥,去死?吼啊吼啊!

    無條件的信任固然是好事,但是卡洛斯只是人不是神,他的“深謀遠慮”不過是在反復的抉擇後作出的最不壞的決定,他的“英明神武”不過是在信息不對等條件下的扮豬吃老虎。卡洛斯明白,自己也是會犯錯的。

    可是能對他進行勸誡的朋友他一個都沒有帶在身邊。

    大權獨斷雖然一時爽,但是連一個能幫忙分析分析都沒有的哥們兒,也有點頭疼。

    丹德瑪不能算。

    這暗夜精靈老痞子只有在關乎生死的戰斗當中擁有相當敏銳的判斷,除此之外,連與自己妹妹和老婆相處都各種出ど蛾子,這次的埃雷薩拉斯攻略對他來說更像一次有趣的冒險。

    向丹德瑪咨詢對策,卡洛斯甚至不如反向思考博學者基爾達斯的建議。

    現在矛盾在于貪婪的底線。

    對卡洛斯而言這次的菲拉斯之行,埃雷薩拉斯是次要目標,在界門之行以一種詭異的順利方式完成後,無論從埃雷薩拉斯獲得多少利益都只是附加價值。

    你的時間非常值錢這句話對卡洛斯是真實正確的,現在卡洛斯干什麼都必須考慮時間成本這個問題。

    即使現在就撤,收益也已經夠看,雖然這麼做有點不厚道。

    但是與靜止監牢的暴力拆遷不同,卡洛斯做出了嘗試,托塞德林用來封閉皇家圖書館的魔法異常強大,依靠他一個人的力量,想要用蠻力摧毀封印魔法不是不可以,但是難度系數已經超過了鐵杵磨成繡花針的程度,接近于愚公移山。

    非常的不劃算。

    想要依靠一千人搬空一座巔峰時期人口超過百萬級別的暗夜精靈卡多雷帝國時期古城最精華的部分,根本就是痴人說夢。

    加上兩千牛頭人也不行。

    再加上六百食人魔還是不行。

    即使再算上五千多上層精靈***依然不行。

    眼前虛假的繁榮,不過是托塞德林王子自我放逐的結果。

    沒有人知道托塞德林將自己以及辛德拉的主要成員封閉在皇家圖書館內到底在做什麼。

    但是擊殺伊莫塔爾,切斷了對皇家圖書館的魔力供給,托塞德林依然不聞不問就能看出,只要精靈王子出手,必然是大動作。

    所以卡洛斯已經心生退意。

    但是基爾達斯不可能放他走,甚至晨光都有跳反的可能。

    卡洛斯能不能承受住托塞德林的憤怒是個未知數,但是埃雷薩拉斯的精靈和基爾達斯必然是不能的。

    這就形成了僵局。

    不用去試探基爾達斯的底線,只要卡洛斯撤軍,那一萬多一直保持詭異中立態度的精靈軍隊一定會進攻。

    所以卡洛斯也不敢過于強硬。

    由基爾達斯負責破除皇家圖書館的魔法防護,卡洛斯來負責推圖,是雙方反復扯皮後達成的基本協議。

    就這樣,又是一周過去了。

    雖然說埃雷薩拉斯的上層精靈與他們奎爾薩拉斯的高等精靈遠親在魔法的道路上分道揚鑣,但並不是說上層精靈的奧術師就是落後時代的廢物。

    高等精靈擁有太陽井,土豪有土豪的玩法,上層精靈一樣在奧術的道路上推陳出新,並非一成不變固步自封。

    至少吸魔這一塊,高等精靈的手藝比起上層精靈同胞,就顯得有些粗糙。

    欺負法力浮龍算什麼本事,法力浮龍辣磨可耐,為什麼要吸法力浮龍。

    看看別家上層精靈的手藝,如狼似虎坐地吸土啊!

    基爾達斯隨著時間的流逝愈發的急躁,到最後也懶得裝老藏拙了,直接使出了真本事。

    巨大的一個皇家圖書館,高塔堡壘一般的建築,被托塞德林的魔法完全封閉成一個整體,卡洛斯調投刃車來轟都沒有點反應的防護等級,硬生生被基爾達斯吸出了個大洞,牛。

    這個案例說明什麼。

    知識就是力量?

    日防夜防家賊難防?

    卡洛斯站在自己的角度覺得說明的最大道理就是人都是逼出來的,精靈也是。

    托塞德林王子的陰影籠罩在埃雷薩拉斯上空,基爾達斯快要承受不住了。

    所以他召集了一眾學徒,親手布置了魔法陣,固化了一部分的魔法封印,然後吸出一個空洞。沒有魔法防護的牆體雖然堅固依舊,卻不再是無法摧毀的屏障。

    耗時整整三天,不眠不休的一百多位奧術師協力,托塞德林的強大魔法終于被自己人鑽了空子。

    卡洛斯也不推辭,點兵點將,準備干活。

    “真的不需要我幫忙?”

    哈繆爾短短兩周時間,明顯吃胖了,當他詢問卡洛斯的時候,卻得到肯定的答復。

    “不。我需要你保證後路的安全。我們面對的不是什麼野草雜魚,而是一萬年前便站在頂峰的精靈王子托塞德林。食人魔我也留給你,該用就用,不要在意它們的生死。保證退路的通暢,鎮壓可能發生的異動。並且,聯系你城外的同胞吧。”

    “你不看好這次行動?那不去不是更好。”

    “做人,是要講誠信的。你願意和一個沒有信用的家伙做朋友?”

    “可是那些精靈明顯在坑你,我這個牛頭人都看出來了。”

    “哪怕他們在坑我。”

    “我會替你看好後路的。”

    哈繆爾符文圖騰拍著胸膛許諾道,目送卡洛斯進入皇家圖書館。

    滿眼望去全是書籍和魔法的痕跡。

    具象化的魔力與會飛的書籍勾勒出一出奇幻的舞台劇,卡洛斯以及他的手下饒有興致的觀察著埃雷薩拉斯上層精靈皇家圖書館內部低調奢華有內涵的裝飾,選擇性的無視了基爾達斯的焦急。

    人呢?

    啊,不是,精靈呢?

    辛德拉的上層精靈奧術師都哪里去了?

    皇家圖書館曾經只是一座圖書館,但是在永恆之井大爆炸,埃雷薩拉斯與達納甦斯實質性決裂後,這座圖書館就成為了托塞德林王子的寢宮,埃雷薩拉斯的政治與魔法中心。

    原本應該擁有三千上層精靈駐守的皇家圖書館,此時的下層區空無一人,顯得鬼魅陰森充斥著未知的恐懼。

    “你在跟我開玩笑嗎?基爾達斯大師,那幾座象牙塔能裝下幾千人?”

    卡洛斯憂心忡忡的進來,一臉啊呦看得迷的看好戲。

    “恐怕是王子殿下用了什麼魔法隱藏了他的痕跡。”

    基爾達斯帶著卡洛斯趕到“理論上”托塞德林應該在的地方,卻撲了個空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