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31章 先祖叫個鬼啊!

第631章 先祖叫個鬼啊!

    博學者基爾達斯沒有愧對他博學者的稱號,在短暫的驚愕後,很快接受了現實並且開始分析情況。

    托塞德林王子以及他手下的辛德拉哪里去了?

    自己的三位博學者同僚哪里去了?

    排除所有的不可能,得到的結論即使再荒謬也是最後的真實。

    “他們,就在這里。”

    基爾達斯篤定的說道。

    “卡洛斯陛下,我需要一點時間進行準備。”

    “可以,你高興就好。”

    卡洛斯無所謂的點了點頭,默視了基爾達斯與他的學徒們緊張忙碌的奔走,然後隨性的在皇家圖書館內走走逛逛近乎郊游。

    基爾達斯的效率出于卡洛斯的預料之外,卡洛斯吃著午餐看著書,博學者已經有所發現。

    “找到了,找到托塞德林王子了!”

    “嗯!”

    卡洛斯松開書本放下食物站了起來,緊緊的握住了刀柄。

    “在哪里?”

    基爾達斯氣喘吁吁的樣子看來是一路疾奔而來,用了好一會兒來平復了呼吸。

    這段時間,卡洛斯也尋思出一些不對勁。

    “托塞德林王子殿下進入了靈魂世界。”

    “什麼東西?”

    卡洛斯有些不明所以。

    “所有人,王子殿下,辛德拉,那些皇家圖書館內的上層精靈,他們一直都在這里。但是與我們並不處于一個位面。我用魔法進行探查,終于找到了痕跡,可以確定,托塞德林王子將所有人帶入了靈魂世界。那個籠罩皇家圖書館的封閉結界並非單純的阻止外人進入,真該死,我居然沒有看出來。”

    “有更淺顯易懂的解釋嗎?”

    卡洛斯能夠順暢的閱讀精靈典籍,能夠听懂基爾達斯所說的每一個單詞,但是組合在一起,他覺得一臉懵逼。

    “靈質,或者說鬼魂。”

    博學者不愧是博學者,一下子就點出了重點。

    卡洛斯背後瞬間肌肉緊縮,一陣發冷。

    “把人先撤出去?”

    咨詢著基爾達斯的意見,卡洛斯已經開始考慮走人的問題。

    因為他想起了不久前與丹德瑪的一次對話。

    “丹德瑪,你看,埃雷薩拉斯的上層精靈說是上層精靈,實際上還對得起上層精靈這個稱號的,怕是就幾百人了吧,剩下的全都是和你們差不多的平民。為什麼達納甦斯不考慮收編他們?”

    “因為他們背離了自然之道。”

    “瑪法里奧這麼霸道的?四千年前逼走了達斯瑪雷逐日者,現在就因為埃雷薩拉斯不信德魯伊的教義就搞孤立?”

    “等等,我怎麼感覺你和我的認知之間出現了非常微妙的錯位,讓我想想哪里不對。”

    “你慢慢想,我不著急。”

    “啊,我想我明白了。”

    “你說。”

    “我說的自然之道可不是德魯伊之道喲。”

    “啊哈?”

    “你听說過吧,我們暗夜精靈身體死亡之後靈魂會化作小精靈回歸自然。”

    “嗯,嗯,丹德瑪,你死一個給我看看唄。”

    “滾蛋,不想听我走了。”

    “別別別,你說,你說,我不插嘴了。”

    “我們暗夜精靈生于自然長于自然,死亡之後魂歸自然,所以我們才被稱為自然之子,這個循環也就是最淺顯的自然之道。但是在卡多雷帝國末期,一些上層精靈已經開始背離了自然之道,他們開始追尋不朽。你別這樣看著我,我們暗夜精靈內部對于當年悲劇的發生是進行多深刻反思的。並不是說瑪法里奧打擊異己。你看,一萬年前,德魯伊之道就開始崛起,但是逐日者和他們的追隨者一直到四千年前才開始自我放逐。瑪法里奧並沒有公開針對過上層精靈,畢竟怒風家族本身就是上層精靈的出身,泰蘭德也不是什麼平民階級,真正的平民可當不了艾露恩的女祭司。”

    “哇,這可是猛料啊,您繼續。”

    “達斯雷瑪出走,與其說是德魯伊之道與奧術魔法斗爭的結果,不如說是權力斗爭的結果。上古之戰打的太過慘烈,卡多雷帝國的根基被打碎了,曾經的貴族老爺們想要繼續帝國時期的統治模式,遭到了嚴重的反擊,人民不希望再出現一個艾薩拉女王,這才是逐日者那批上層精靈離開的真相。瑪法里奧是個好人,這點不需要質疑。”

    “太陽王……受教了,受教了,那麼埃雷薩拉斯呢?”

    “不是告訴你了嗎,他們拒絕了自然之道。”

    “不是說了我不懂嘛。”

    “你沒說。”

    “我……我現在說了!”

    “魔法可是很邪性的,埃雷薩拉斯的上層精靈死後要麼消散于天地,要麼化作鬼魂妄圖轉化生命形式繼續不朽。實際上我們暗夜精靈死了變鬼魂的有很多,一般都是有特別強大的執念才會發生。單獨的個例不稀奇,許多經典的愛情故事都是這樣一個開始或者結局。不稀奇。但是公然將這種事情當做種族政策,這就是不把自己當自己人看啊。”

    “我似乎有點明白了。”

    “最近兩千年,風氣轉的尤為迅速,新生代那一批成年後,甚至私下喊出了上層精靈不是暗夜精靈的口號。直接否認了高等精靈和上層精靈是我們的同胞這個事實。甚至說有要反攻倒算我們這些老東西的激烈言論。”

    “果然哪兒都不安生,沒有你給我解惑,我還當你們暗夜精靈內部一片安寧祥和,只有我們人類才會勾心斗角。”

    “呵呵。”

    “哈哈哈哈哈,干杯。”

    “干杯。”

    當時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暗夜精靈的黑歷史上,卡洛斯沒有特別在意這個自然之道,現在想起來,怕是內有文章啊。

    “你想怎麼做?”

    卡洛斯沒有更多的顯露自己的無知,專業的項目還是咨詢專業的人才吧。

    “很麻煩,靈魂的世界與現實世界完全是兩個概念,托塞德林王子先一步進入其中,我能做的事情就更少了。”

    基爾達斯憂心忡忡的搖了搖頭。

    “按照我們的協議,你負責帶我找到托塞德林,我負責解決他。那麼,我是不是可以認為……”

    卡洛斯笑的有些不是個東西,但是心情卻很愉悅。

    “雖然我不知道托塞德林王子陛下到底做了些什麼,但是我知道他的最終目的。”

    基爾達斯的語氣中帶著說不出的疲憊。

    “哦,願聞其詳。”

    “重新溝通永恆之井。”

    卡洛斯笑不出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