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32章 永恆之井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它的能量

第632章 永恆之井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它的能量

    不只是替身使者之間會相互吸引,能量也是一樣。

    如果艾澤拉斯沒有一位叫馬太的大閑者總結出馬太效應理論,那麼就改稱卡洛斯理論吧。

    “不是魔網節點的堆疊造就了永恆之井,而是永恆之井造就了艾澤拉斯的魔網體系。”

    麥迪文曾經在解答卡洛斯一些關于魔法的困惑時這麼回答。

    越是強大的能量聚合就會吸引更多的能量加入其中。

    強者愈強,大者愈大,就是這個效應。

    永恆之井的強大,如果單純用卡多雷帝國的崛起也印證似乎有些蒼白,但是它能令薩格拉斯這種單手摧星的強者跨越位面的阻隔真身降臨,似乎就可以說明一切。

    某種意義上,卡洛斯看不起那些名為玻璃渣的命運編劇,艾澤拉斯的星魂有什麼好糾結的,億萬星辰億萬光輝,艾澤拉斯這顆星球再強大也不過只是一顆能夠孵化生命的行星。

    但是永恆之井不同,那是宇宙魔網的一部分,是放眼整個星系也極其稀有的能量聚合體。

    甚至可以認為,是現有了永恆之井的存在,才有了艾澤拉斯的特殊性。

    天予不取必受其害,艾澤拉斯的子民沒有能力充分利用保護永恆之井,所以引來了燃燒軍團的窺視,才有了後來一系列的故事。

    那麼在永恆之井大爆炸後,一切都結束了?

    並沒有,永恆之井的外在物理表象雖然崩潰了,但是它的能量並沒有流逝,依然以凡人無法理解的方式存在于艾澤拉斯。

    甦拉馬是暗夜井,奎爾丹納斯島的太陽井,甚至暗夜精靈數量眾多的月亮井,其中蘊含的能量都只是曾經永恆之井的一小部分。

    所以在听說托塞德林想要在埃雷薩拉斯重新溝通永恆之井時,卡洛斯並沒有當做是個笑話。

    按照收集到的資料分析,托塞德林王子大災變發生後統治埃雷薩拉斯的這一萬多年間,已經不是賢明兩個字能夠總結的了。

    聖人或者叫聖精靈?

    隨便了,這位托塞德林王子完全沒有任何的驕奢淫逸貪圖享樂,全心全意為自己的子民撐起一片天。

    那麼是什麼令他突然之間就轉變成基爾達斯口中那個“墮落”的人呢?

    之前,卡洛斯自以為是的理解成托塞德林被最後一根稻草壓垮了,惡魔的低語腐蝕了他的心智。

    那麼,如果說,假如,這真的單純只是一個巧合,托塞德林找到了重新連接太陽井的方法,能不能解釋之前的一切?

    不能!

    “基爾達斯,你到底在隱瞞著什麼?”

    “我沒有隱瞞任何事情!”

    “那麼你為什麼不告訴我托塞德林想要重鑄永恆之井?”

    “因為這很荒謬,能夠重鑄永恆之井我們需要等到現在?”

    基爾達斯的辯解似乎很有道理,但是卡洛斯敏銳的察覺到了漏洞。

    “這是個針對我的陰謀?”

    “你想太多了,也太高看自己了。你根本沒有見過永恆之井的光輝,也無法理解永恆之井的偉大。”

    “那為什麼你要我擊殺托塞德林!”

    “”

    因為基爾達斯的沉默,卡洛斯拔出了刀。

    “回答我,這個問題很重要,它將直接決定你的生死。”

    “因為我最尊敬的王子瘋了。”

    “這個理由不夠充分。”

    卡洛斯真的動了殺心,每個當國王的都是被害妄想癥病毒攜帶者,他也不例外。

    “你怎麼評價犧牲、奉獻這些品質。”

    基爾達斯直面卡洛斯的刀鋒,並沒有反抗的跡象,而是問了一個看起來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

    卡洛斯一時間還真不知道怎麼回答。

    基爾達斯也沒有指望卡洛斯給出什麼答案,他自顧自的說道。

    “托塞德林王子殿下失去了自我,重現卡多雷的輝煌成為了他的執念,為了這個目的他可以犧牲一切,哪怕是奉獻出他的一切,包括且不限于他的生命和靈魂。”

    “你到底想說什麼?”

    “托塞德林王子殿下深愛著艾薩拉女王啊!”

    “”

    這尼瑪

    我該露出什麼樣的表情?!

    卡洛斯這種經常充當人生導師角色的口胡王一時間居然無話可說。

    “給我一點時間。”

    基爾達斯突然表情嚴肅起來。

    “要你冒險肯定是不可能的事情,給我一點時間,我去弄清楚王子殿下在靈魂世界究竟要做什麼。”

    博學者基爾達斯突然露出殉道者特有的神情,卡洛斯看得辣眼楮。

    他最終還是收回了刀刃。

    “一天,一天之內沒有結果哪怕翻臉我也要走。”

    基爾達斯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轉身離開,卡洛斯立刻帶著人手離開了皇家圖書館。

    事情的詭異程度超出了卡洛斯的想象。哪怕那些書籍再稀有,知識再寶貴,卡洛斯也決定不帶走皇家圖書館內一丁點的東西。

    離開了鬧鬼圖書館,卡洛斯立刻與哈繆爾協商撤退事宜,然後,晨光找上了門。

    “願意離開跟著我離開的精靈名冊統計出來了嗎?”

    “還有些在考慮。”

    “我沒有時間等了,信我者得庇護,不信的愛信不信。”

    “好的。”

    “你不再勸我了?”

    “我想明白了,我不是救世主,救不了所有人,盡力而為就好。”

    “這麼想能令你快樂些。”

    “謝謝。”

    卡洛斯明白,自己與晨光之間的絕對不是愛情,他也不想說些矯情的雞湯浪費時間。

    在簡單的交流之後,又是各干各的節奏,只是埃雷薩拉斯看似平靜的表象下多了幾分的詭異。

    無所事事的時候感覺度日如年,事務繁忙的時候只想問一句時間都去了哪里。

    卡洛斯允諾基爾達斯的一天時間轉眼即過,但是當卡洛斯派人去查問情況的時候,基爾達斯和他的學徒們卻不見了蹤影。

    不是基爾達斯跑路了那種不見蹤影,而是皇家圖書館真的鬧鬼了。

    帶著一萬個不情願的丹德瑪和躍躍欲試的哈繆爾前去探查,基爾達斯的行動痕跡並不難以探尋。

    在基爾達斯和他的學徒們舉行鬼知道什麼儀式的地方,卡洛斯明白了文盲的可怕。

    鮮紅的大字就寫在地上,只是卡洛斯的手下不認識薩拉斯語。

    “必須阻止靈魂井吞噬一切。暗影後面的那句沒有寫完。”

    丹德瑪翻譯出了這段文字的含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