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33章 知男而上真豪杰,萌大女乃大丈夫

第633章 知男而上真豪杰,萌大女乃大丈夫

    穿山甲到底說了啥!!!

    卡洛斯是真的想撤了,情況太過詭異,已經超出了他的理解範圍。

    上輩子的記憶給了卡洛斯先知一樣的優越感,通過情報的不對等碾壓,他可以取得很大的優勢。

    但是現在的埃雷薩拉斯,那個與記憶完全不符合的托塞德林王子,終于令卡洛斯明白了一件事情————他並不是一個可以靠智力吃飯的智者,無法輕飄飄的哼一聲凡人的智慧。

    “這不是我們能解決的問題了,叫增援吧。”

    卡洛斯最終做出了決斷。

    “誰?”

    丹德瑪疑惑的問道。

    然而卡洛斯確實扭過頭對哈繆爾符文圖騰說道。

    “向塞納留斯求援吧。這里的情況不能放任不管,但是盲目行動可能會導致嚴重的後果。”

    “嗯,明智的決定,我立刻去通知導師。”

    結果哈繆爾還沒有轉身,卡洛斯的衛兵就急急忙忙的趕了過來。

    “陛下,不好啦,陛下,入口,入口關閉了!”

    什麼?!

    之前進入皇家圖書館的入口是博學者基爾達斯破解了托塞德林王子的封閉法術後用暴力手段在外牆上打出的破口。

    在收到衛兵的報告後卡洛斯請求哈繆爾在現場分析基爾達斯的魔法儀式,自己則與丹德瑪迅速返回查看情況。

    很糟糕……

    被暴力破壞的牆體迷之復原,並且托塞德林的封閉魔法再次生效,卡洛斯即使是出星爆棄療斬站這種接近于無能狂怒的招式也不能破壞牆壁。

    哦豁,玩完。

    “或許我們可以試試從內部破壞大門。”

    丹德瑪建議道。

    “雖然我認為這個建議很蠢,但是值得一試。”

    卡洛斯嘬著牙花子走了三百六十五步路,轉到皇家圖書館的正門,再次星爆棄療斬……

    gg

    “也可能是你累了……”

    丹德瑪看著全力輸出無果的卡洛斯安慰道,卻收獲了一記你果然是白痴的眼神。

    “回去了,看看哈繆爾研究出什麼。”

    “不試試窗戶嗎?”

    丹德瑪有些不甘心的問道。

    “首先,冷靜,老兄,你的狀態不太對,這不是我認識的丹德瑪。其次,吃了搜刮,這些天你真的關心過這里嗎?皇家圖書館的封閉魔法是一體式的,翻窗戶,你一頭就撞在魔法結界上,要去試試嗎?”

    卡洛斯平復了呼吸後開導道。

    “抱歉,卡洛斯,當年黑鴉堡戰役……我,太慘了,給我點時間,我會恢復正常的。”

    卡洛斯點了點頭,又拍了拍丹德瑪的肩膀。

    這個解釋合情合理,不論是丹德瑪觸景生情想起了當年的慘烈狀況還是單純的怕鬼,至少打消了卡洛斯的疑慮。

    原路返回後,卡洛斯恰好看到哈繆爾符文圖騰正趴在地上撅著自己的大屁股認真觀察地面,牛尾巴還一掃一掃的。

    “哈繆爾,看出了什麼嗎?”

    “請暫時保持安靜,我的朋友,再給我一點時間,一點時間,一點,一點……”

    “不太對。”

    就卡洛斯側過臉對丹德瑪說話的時間,哈繆爾就在卡洛斯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見。

    “見鬼!”

    卡洛斯大叫一聲,沖到哈繆爾消失的地方,想要查看牛頭人剛才到底在看些什麼,卻被丹德瑪一把從地上拉了起來。

    “怎麼了?”

    卡洛斯問道。

    “我想起來了,這種令我不安的感覺!”

    丹德瑪臉上有種頓悟的神情。

    “不要停下,鏡面……”

    話還沒有說完,丹德瑪瞬間消失在了卡洛斯面前。

    這不魔法!

    即使是麥迪文甚至阿達爾的傳送法術也不能強大這如此無聲無息的地步。

    沒有任何的魔力波動,丹德瑪仿佛人間蒸發一樣的消失。

    不要停下……

    卡洛斯立刻快速的小碎步移動起來,並且命令其他的因為突發情況早已拔出兵刃原地警戒的士兵們移動起來。

    然而晚了一步。

    士兵們也紛紛消失在卡洛斯的視野里。

    鏡面,鏡面是什麼意思?

    卡洛斯強迫自己不要去想其他人的狀況,只有破解謎題才能解脫困境。

    空無一人的大廳,基爾達斯進行魔法儀式留下的法陣,血紅的字跡。

    必須阻止靈魂井吞噬一切。暗影啥啥。

    不要停下,鏡面啥啥。

    到底是啥啊!

    突然,卡洛斯停下了腳步,閉上了眼楮。

    再睜眼,世界已經黑白。

    想個女乃子!

    睿智王卡洛斯下線,猛漢王巴羅夫已經登錄賬號。

    有戲,感受到魔力的流動了!

    感受著黑白世界的魔力流動,卡洛斯緩步向著魔力的中心走去。

    依然是皇家圖書館,依然是熟悉的地形,卡洛斯順著魔力的流動,居然再次走到了托塞德林應該在的地方,基爾達斯舉行儀式的地方,哈繆爾、丹德瑪舉行儀式的地方,自己原本應該在的地方。

    巨大的黑色漩渦,正在地面上逆時針旋轉。

    人呢?

    什麼情況?

    既沒有自己人也沒有敵人,這是鬧哪樣?

    示意我跳下去嗎???

    搞乜S,我只是準備莽一波,又不是智商欠費,怎麼可能跳下去。

    卡洛斯想都不想,轉身就走。

    然而此時,不確定是真的有聲音響起還是出現幻听,卡洛斯听到那漆黑漩渦中傳來久遠的呼喚。

    那是……

    那是自己十四歲第一次辛特蘭揍巨魔時死在自己眼前士兵的聲音。

    那是……

    那是第一次正面對抗獸人部落,自己還只是個將軍時為自己擋刀的親衛臨終的呼喊。

    那是……

    那是艾登的聲音……他在控訴我的背叛?

    越來越多的聲音響起,似乎想要湮沒卡洛斯的意志時。

    卡洛斯听見了上古之神的低語。

    或者說,卡洛斯終于听到了克羅米的真正遺言。

    “時間流才是真正的騙局,只有耐薩里奧知道真正的世界在哪里,你懷揣著最重要的鑰匙,卡洛斯,必須在艾澤拉斯大結界碎裂之前打開大門,否則一切終將陷入無盡的輪回。”

    嗯,時間流,耐薩里奧,鑰匙,艾澤拉斯大結界,我都懂,但是搞事兒龍,你說的是個啥?

    我還揣著鑰匙?

    什麼鬼。

    鑰匙……

    我是不是忘記了什麼。

    我忘記了什麼。

    忘記了……

    突然,皎潔的月光映照在卡洛斯身上,驅散了無窮的暗影,阻隔了惡毒的低語,為卡洛斯照亮了真正前行的路。

    “艾露恩!這不公平,我們需要的時候你在哪里,為什麼要破壞我所做的一切,不是女王背叛了你,是你背叛了女王!艾露恩,我詛咒你!”

    不用猜都知道,這個聲音屬于托塞德林。

    卡洛斯暫時按壓住自己的疑問,順著月光的指引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