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34章 您要我怎樣又怎樣

第634章 您要我怎樣又怎樣

    白月光,照天涯的兩端,在心上,卻不在身旁。

    當艾露恩插手其中後,卡洛斯終于勘破了真相。

    托塞德林真特碼的雞賊,啊,不是,應該用奸詐來形容呀。

    以皇家圖書館為“鏡子”,一共有三個“皇家圖書館世界”,鏡子的正面,反面,以及鏡子世界本身。

    那層籠罩整個皇家圖書館的封閉魔法,將原本的世界隔離,形成了鏡子的正面,卡洛斯以及基爾達斯後開打開缺口進去的皇家圖書館空無一人,那是因為這個獨立空間世界是鏡子的反面。

    至于卡洛斯,則被拉入了鏡子世界本身。

    也就是靈魂井。

    那處黑色的漩渦並不是靈魂井,這黑白的世界本體才是真正的靈魂井。

    艾露恩的月光映照出的道路,引導卡洛斯走出了必殺的絕路,踏入了鏡子的正面。

    “拿了你想要的就走不好嗎,為什麼要來打擾我?”

    托塞德林發出了痛苦的哀嚎。

    與卡洛斯類似,精靈王子也被月光照耀著,但是艾露恩在卡洛斯身上揮灑的是它的恩賜,籠罩著托塞德林的卻是月神的憤怒。

    這莫名的即視感,不開黑皇杖您也敢吃a杖露娜的刷新大,牛逼!

    “因為我想要和你聊一聊。”

    卡洛斯心有困惑,無視了月光的引導,沒有上前補刀托塞德林。

    “哈哈哈哈,就為了這個?”

    “這對我來說很重要。”

    之前的牛逼是嘲諷,現在這個牛逼是感慨。

    因為托塞德林真的很牛逼,他硬頂著艾露恩的憤怒,強行封閉了被月神擊穿的魔法結界,終結了自己身受的痛苦。

    “這對我並不重要,受死吧!”

    托塞德林抬手一記魔法沖擊想要索取卡洛斯的性命,卻被卡洛斯抬腳用腳底板將魔法能量踏偏了方向。

    “你太自大了,哪怕你是精靈王子,哪怕你是托塞德林,憑什麼在挨了月神的暴揍後妄圖用這樣的狀態擊殺我?看不起人也有點限度吧。”

    卡洛斯真的覺得托塞德林被艾露恩打傻了,這種不痛不癢的魔法,完全對不起他精靈王子的逼格。

    不是卡洛斯托大裝逼,而是他看穿了托塞德林的虛實。

    艾露恩只差一丁點就打出大結局,托塞德林現在是名副其實的強弩之末。

    “你想聊什麼?”

    托塞德林瘋狂使用喘氣回血打法,絲毫不掩飾自己在拖延時間的打算。

    “我的人哪里去了?”

    卡洛斯開始提問。

    “背面。”

    “我們之前所在的那個位面?”

    “對。”

    “那一開始……”

    “正面。”

    “說人話!”

    “智商不夠怪我咯。”

    卡洛斯差點暴走,他被托塞德林嘲諷了,被嘲諷了!

    “靈魂井並沒有完成,對吧。”

    “對,最後的儀式還沒有完成,艾露恩干擾了我。”

    “最後的儀式,獻祭我?”

    卡洛斯若有所思。

    “別狂妄自大了,至始至終你都在我的計劃之外,向光中之光的獻禮是屬于我托塞德林的榮耀,沒有你們人類什麼事。”

    “你是準備獻祭你自己!”

    “女王原諒了我的過錯,她將從海底歸來,卡多雷帝國將再一次崛起,為光中之光獻上靈魂!”

    雖然沒有任何證據,只是卡洛斯的單純猜測,但是他確信,托塞德林被恩佐斯忽悠瘸了。

    因為艾薩拉對靈魂沒有興趣,更沒有離開海岸線那麼遠來埃雷薩拉斯原諒托塞德林的實力。

    甚至再大膽一點推測,托塞德林听到的那些溫暖人心的艾薩拉女王話語,都是恩佐斯的觸手假扮的。

    真是個可憐的人啊。

    “艾露恩的月神軌道炮馬上就要來了,你準備怎麼做?”

    已經陷入瘋狂狀態的托塞德林明顯不是一個能夠正常交流的對象,卡洛斯進行著最後的嘗試,如果不能獲取什麼有用的情報,那麼開片兒吧。

    “那還用問,當然是完成最後的儀式,喚醒靈魂之井。即使是艾露恩,也不能正面對敵女王陛下!”

    托塞德林大喊著,拔出了自己的佩刀。

    這是……奎爾塞拉上層精靈之刃!

    卡洛斯一眼認出了刀的造型。

    這白刃,我空手入定了!!!

    一步踏出,卡洛斯確是發現事情有異,托塞德林揮刀並不是想砍殺自己,他是想要……

    強行抓住了奎爾塞拉的刀刃,不允許托塞德林自刎,但是卡洛斯的血液與托塞德林的魔力混合,令他鏈接到整個儀式當中。

    卡洛斯終于完成的看到了真相。

    有兩個托塞德林!?

    在鏡子的背面,數千上層精靈跪倒在魔法儀式上,四位博學者被束縛在皇家圖書館的四座象牙塔充當魔力節點,哈繆爾以及丹德瑪還有其他失蹤的士兵被禁錮在一旁,而托塞德林則如同失神一般的站在黑色的漩渦之上。

    鏡子本身,或者說靈魂之井內部,數萬年來上層精靈不甘的靈魂正在呼嘯,正在怒嚎,正在尋求著發泄與解脫,一個聲音高喊著————we are one。

    這音調,是上古之神沒跑了。

    去tm的重新連接永恆之井,這是要在埃雷薩拉斯開個傳送門好讓恩佐斯的海底大軍重現人間啊!

    腦洞再大一點,恩佐斯這是想和希利甦斯的克甦恩來一波聯動戰役不成?

    “艾露恩!”

    卡洛斯大喊了一聲,托塞德林面露猙獰一拳打在他的臉上。

    不是很疼。

    手有點疼。

    “艾露恩!!!”

    真的不咋疼。

    真的有點疼。

    “月神大人,我錯了,求您發了神通吧!”

    在埃雷薩拉斯之外,晨光突然心有所感,她離開室內,站在高處,望向皇家圖書館。

    只見……

    “贊美月神,贊美艾露恩。”

    不管是上層精靈還是牛頭人,都是艾露恩的泛信徒,在這近乎神跡的輝煌光影中,其余的話語都是多余的,只要贊美真神就好。

    只有食人魔陪伴著人類士兵一起瑟瑟發抖。

    距離埃雷薩拉斯不到一千公里的一處山間谷地,塞納留斯帶領著自己的兒子女兒孫子孫女還有徒子徒孫們正在清理一處薩特的聚集地。

    薩特不甘就此滅亡,惡魔化的它們不懼死亡,即使是半神塞納留斯的威名也不足以制止它們的瘋狂。

    所以戰斗進行的很激烈。

    但是當薩特所謂的底牌,整整一隊的恐懼守衛被塞納留斯撕成碎片後,戰斗也就結束了。

    突然,塞納留斯心有所感。

    “這,不是母親的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