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35章 護夫寶

第635章 護夫寶

    “住手!”

    卡洛斯發出了絕望的呼喊,然而聖騎士的聲音又怎麼快的過哨兵將軍的弓箭……

    托塞德林死了……二分之一?

    “你沒事兒吧?”

    女武神一般的珊蒂斯羽月從被月神炮轟開的殘垣斷壁間躍出,謹慎中還帶著防備的問道。

    “你應該就是卡洛斯巴羅夫吧,丹德瑪在哪?”

    卡洛斯抓著奎爾塞拉的刀刃,看著化作血水融入地面的托塞德林消失在自己面前,千言萬語只能化作一句敲你嗎

    “我有沒有事兒不重要,你攤上事兒了,你攤上大事兒了。”

    “嗯?我能有什麼事兒,丹德瑪在哪里。”

    珊蒂斯羽月再次詢問自己丈夫的下落。

    “那麼簡單就殺了,我需要磨蹭這麼久?啊~~~~~~~~”

    卡洛斯是真的說不出的難受,難受到開始原地轉圈。

    “對了,忘記自我介紹了,我叫……”

    “珊蒂斯羽月,請讓我冷靜一會兒,謝謝。”

    “好的,請你告訴我丹德瑪他……”

    卡洛斯真的怒了,流血的傷口已經開始愈合,手指翻轉,刀鋒逆向,一步踏出便是十米之遙,以拖刀式的姿態斬向珊蒂斯羽月,不為傷人,單純的泄憤。

    “你想做什麼!”

    珊蒂斯羽月用雙手反架戰弓格住奎爾塞拉的刀鋒,與卡洛斯怒目相視。

    “要殺托塞德林老子殺不了,用你動手?蠢貨,你都干了什麼!”

    隨著時間的流逝,在永恆之井大爆炸後,艾露恩的祭祀們越來越難以得到月神的恩賜,但是兩個精靈例外。

    泰蘭德風語作為艾露恩的選民,被視為月神的人間化身,這也是她統治達納甦斯的基礎。

    珊蒂斯羽月雖然作為哨兵部隊的將軍一直以來以個人武力和軍事謀略見長,但是在艾露恩姐妹會內部,大家都明白,除了泰蘭德,艾露恩寵愛的孩子就是珊蒂斯。

    這些情況卡洛斯也知道,所以他絲毫不懷疑珊蒂斯羽月有呼叫月神軌道炮轟踏皇家圖書館,擊破托塞德林封閉魔法的能力。

    但是如果暴力能夠解決一切問題,還要智力搞個虐 br />
    成千上萬,也可能是數十萬的上層精靈幽魂正在咆哮,靈魂之井的騙局背後,是上古之神的反攻倒算。卡洛斯之前一直在思考該如何平息這樣的事態。

    然後……

    沒有然後了,珊蒂斯羽月一箭西來,送托塞德林解脫。

    關鍵珊蒂斯羽月滿臉的我不是為了你,不用特別感謝我的驕傲。

    我……

    燃燒軍團還招人嗎,這些隊友我帶不動啊。

    一瞬間,卡洛斯真的考慮過跳槽的可行性。

    經過短暫時間的醞釀,異變開始了。

    被珊蒂斯羽月轟踏的牆體開始自行復原,封閉魔法重新開始生效。

    “趕快離開!”

    在封閉魔法重新封閉愈合前,珊蒂斯羽月主動收力後跳,避開了卡洛斯的刀鋒。

    但是卡洛斯不僅不想理會珊蒂斯羽月,還沖她甩了記白眼。

    低下頭,卡洛斯透過地面看到了鏡面世界背面的情況,詭異的奧術魔法正在抽取辛德拉上層精靈的力量匯入靈魂之井。

    生命力,魔力,還有靈魂,甚至存在本身。

    丹德瑪、哈繆爾,還有自己的士兵們,也發出了痛苦的悲鳴。

    卡洛斯明白了丹德瑪最後那句話的意思。

    這熟悉的感覺……這個魔法的原型是伊利丹為了對抗進攻黑鴨堡壘的軍團惡魔而抽取自己戰友力量的那個魔法。

    但是另一個托塞德林依然如同沒有靈魂的木偶一般毫無動靜。

    不能走,從長計議的結果就是丹德瑪他們統統都會死。

    “現在,你有什麼辦法。整個空間重新被封閉了。”

    珊蒂斯羽月無奈的望著天花板,看著重新復原的皇家圖書館,沒好氣的問道。

    “艾露恩的教義以及泰蘭德的教育,上萬年的成長,就教會了你傲慢嗎?”

    卡洛斯甚至沒有正眼看珊蒂斯羽月一眼,但是珊蒂斯羽月自己深呼吸了兩口,率先調整好心態。

    “我很抱歉,雖然我不知道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但是看起來我應該向你道歉。”

    驚訝于珊蒂斯羽月如此迅速的態度轉變,卡洛斯也收斂了火氣。

    然後,他用最簡單的語言解釋了當前的情況。

    “十萬上層精靈的靈魂?”

    “可能夠多。”

    “這足以炸毀整個埃雷薩拉斯!”

    “你知道上層精靈的鬼魂和你們暗夜精靈的小精靈有什麼差別嗎?”

    “呃,沒有研究過,上層精靈的鬼魂形態大概不會主動自爆吧,大概。”

    那麼,就不止是埃雷薩拉斯咯,old girl,您听說過光速繞樹的阿克蒙德嗎?

    這神神鬼鬼的鏡子世界實在惱火,令人頭大,卡洛斯握緊了奎爾薩拉,真實的感受到了自己與靈魂井的聯系仿佛又加深了那麼一丟丟。

    “你認識這把刀嗎?”

    卡洛斯隨口問道。

    “認識,只是沒有想到居然還有保存如此完好的奎爾薩拉。”

    珊蒂斯羽月注意力不在這邊,也是隨口回答。

    “你的意思,奎爾薩拉不止一把?”

    “奎爾塞拉,也被稱為上層精靈之刃,奎爾塞拉是我們暗夜精靈歷史中的一個人物故事,和你們的俚語相似,翻譯過來就是勇氣與忠誠的意思。當年帝國大勝巨魔,為了獎勵有功之臣,艾薩拉在永恆之井旁鍛造了一批功勛佩劍,這一批武器都被稱為奎爾薩拉。不過年代太過久遠,絕大多數的奎爾塞拉都已經損毀了”

    珊蒂斯羽月洋洋灑灑的解釋完,又多問了句。

    “這對解決我們當前的困境有什麼幫助嗎?”

    “當然有,至少為我提供了一個值得嘗試的方向。”

    卡洛斯低著頭踱步,找了個背面世界的空擋,然後一奎爾薩拉插在地上,以聖光之力替代魔力,催發奎爾薩拉與靈魂之井的潛在聯系。

    接著,地面產生了波紋,變得仿佛水面一樣。

    卡洛斯因為是半跪著還雙手握著奎爾塞拉,還沒有那麼尷尬,一旁亭亭玉立的珊蒂斯羽月則被突然顛倒的重力弄成了小狗趴的樣式。

    卡洛斯瞄了一眼,又瞄了一眼,嗯,朋友妻不可欺,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暈頭轉向的珊蒂斯羽月握緊腰間的月刃,快速掃視四周。

    “丹德瑪!哦,見鬼,這是什麼?”

    從地上拔出奎爾塞拉,卡洛斯松了口氣。

    賭對了,被永恆之井淬煉過的奎爾薩拉果然可以起到鑰匙的作用,這次果然來到了鏡子的背面而不是靈魂之井內部。

    數千上層精靈被儀式魔法束縛住的壯觀場景,卡洛斯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珊蒂斯,是你嗎?我的小可愛,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丹德瑪,堅持住,我馬上救你出來。”

    “沒用的,這是……”

    卡洛斯實在不願意看兩個加起來歲數約等于十個人類文明歷的老東西撒狗糧,一刀劈砍了束縛住丹德瑪的魔法荊棘,然後隨手又劈開了哈繆爾的禁錮。

    “你這是……”

    “聖騎士的破鞋斬,專破邪門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