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29章 女漢子之所以是女漢子,是因為他們吊爆了

第229章 女漢子之所以是女漢子,是因為他們吊爆了

    烏瑟爾為自己的自負付出了代價。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自己卻不得寸進。魔血之池就在前方五十米處,但是這些長相猙獰的地獄獵犬就像纏人的小妖精一般將烏瑟爾困在了原處。

    雖然能夠吞噬魔法能量的地獄獵犬對于聖光的配適性並不好,尤其是聖化狀態下烏瑟爾周身的高濃度聖光能量。但是數十只地獄獵犬,每吸收一分聖光之力,都會損害一些自身的生命力,體型都會增大一分。

    被這些已經猶如牛犢般大小的惡魔犬牽制住,烏瑟爾倍感焦急。

    撕咬,抓撲,暗影沖擊,死亡自爆。小小惡犬花招不少,雖然無法對烏瑟爾造成致命的傷害,卻異常的煩人。

    烏瑟爾利用余光看到了一路突進的提里奧.弗丁,也看到了正在和獸人酣戰的白銀之手聖騎士們舍生忘死的搏殺。

    “你們到底有多少人,三百?四百?還是五百?你們哪里來的勇氣對抗我們獸人的兩千軍隊?你們人類哪里來的勇氣對抗軍團無盡的大軍?僅僅是這些可愛的小狗狗就讓你進退維谷,你剛剛的氣勢哪里去了?哈哈哈哈,看看吧,再過一小會兒,等我激活這些地獄火,淹沒在永不熄滅的烈焰之下吧,得罪了我的家伙都得死!”

    莫拓勞.高發現了烏瑟爾的困境,立刻從驚恐中緩和下來,開啟了語言嘲諷攻擊,並且加快了為周圍地獄火灌輸邪能的進程。

    按下心頭的躁動,將怒火化作理智的冷酷,烏瑟爾緊握戰錘,專心對付眼前的地獄獵犬。

    作為地獄火發射場,奧格瑞姆自然不會完全信任古爾丹,將此處交給術士把控。夏拉塔作為發射場的督軍,除了守護地獄火的安全,還有監督術士們工作的職責。

    在地獄火發射場周圍,還有三支千人規模的獸人軍隊扼守周遭。巡邏護衛。

    原本,對于小股聯盟的滲透騷擾,夏拉塔是帶著貓捉老鼠般的戲謔在圍剿。提里奧.弗丁和亞歷山德羅.莫格萊尼以為是自己擺脫了塔拉夏的追擊,卻不知道。在高地之下,狼煙火光才是讓獸人督軍止步的主要原因。

    縱然提里奧.弗丁和亞歷山德羅.莫格萊尼舍生忘死的奮戰,解決一百人的追擊隊依然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提里奧.弗丁的佩劍更是被獸人百夫長斬斷,現在的提里奧手中提著的是獸人那粗狂風格的戰斧。

    本著給術士們找點麻煩的心思。夏拉塔沒有第一時間派遣第二波追兵,獸人督軍並不認為十來個殘兵能夠掀起什麼風浪。

    但是很快,夏拉塔就沒有精力再去關心提里奧.弗丁和亞歷山德羅.莫格萊尼,也沒有時間去關心為什麼這麼長時間沒有地獄火升上天空了。

    因為在高地下,傳來了座狼倉皇而逃的聲音。

    淒厲,恐慌,倉皇而逃。

    發生了什麼,座狼是狼騎士的第二條生命,只有戰死的狼騎士,沒有換主人的座狼。座狼作為獸人的好朋友,怎麼會發出這樣的聲音?這種程度的聲音,恐怕不是一只兩只座狼發出的。

    沒有等待多久,夏拉塔等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超過一百只做場幾乎是夾著尾巴奔出了森林,出現在被通往高地的大道下那被鏟平的森林空地。

    發生什麼了?

    夏拉塔緊緊的皺起了眉頭。

    黎明將至未至,夜色最是深沉,高台上的火盆也無法照耀到鬼影森森的樹林深處。

    揮手示意身邊的戰士安靜,夏拉塔側耳傾听。

    空氣中彌漫著不安和緊張,座狼已經登上了山道,躍過了封擋的柵欄。只想回到自己的獸人主人身邊。

    塔拉夏突然匍匐在地,聆听地面傳來的震動。

    “敵襲!聯盟的騎兵大隊!敲響警報,點燃烽火,集合人手。我們需要支援!放下寨門,準備滾石檑木,不要放座狼進來!”

    座狼是獸人的好伙伴,怎麼能夠這樣對待座狼?

    雖然手下人眼中流露出疑惑和不滿,但是督軍的權威不容置疑,夏拉塔的命令被貫徹落實了下去。

    因為烏瑟爾和他率領的白銀之手騎士團牽扯了超過六百人的獸人守衛。夏拉塔即使點燃了烽火,短時間內手下也只有一千人不到。

    很快,普通的獸人士兵也感覺到了不對勁。

    伴隨著寨門外座狼群的哀嚎,是大地的顫抖。

    “這是什麼?”

    除了圍牆上的獸人弓箭手,大多數獸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困頓的獸人們打著哈欠小聲的說著話。

    而圍牆上的獸人弓箭手們則睜大了眼楮,顫顫巍巍的組織不出話語來。

    夏拉塔站在圍牆上,眼楮瞪成了銅鈴,一臉的不敢置信。

    這是什麼?是森之妖精嗎?

    人類的戰馬怎麼可能在這樣漆黑的夜里在森林里奔馳?

    人類的騎士怎麼可能有這樣的技巧在森林里這麼復雜的地形里乘騎!

    部落和聯盟的主力不是在北方鏖戰嗎?

    這樣規模的騎兵是哪里來的!

    不,我們還沒有準備好!

    夏拉塔真想這麼吼道,但是對手明顯不會給他整裝待發的機會。

    三十多米的高地,如果要徒手攀爬,不是件容易的事。可是連接高台和平地山道不過一百多米。全力奔馳的人類騎兵才沖出森林的陰影,轉眼已經到達了山道入口。

    “檑木準備!”

    夏拉塔發出了最正確的命令。

    正所謂深夜突襲不要命,座狼倉皇騎兵疾,滾石檑木雷霆下,奈何聯盟大炸逼。

    雖然騎射的命中率高達五個【呵呵呵】指數,但是架不住覆蓋箭雨的飽和攻擊。

    奧特蘭克軍工在國王的指示下,走上了高(喪)效(心)穩(病)定(狂)的發展道路。爆裂箭矢在第一代m4管風琴,第二代skdfz4型之後,終于定型第三代,卡洛斯.巴羅洛國王陛下親自命名————喀秋莎。

    大騎士尚格雯婕一馬當先沖在最前方,她身後是王教國立騎士團的精英骨干。

    因為【喀秋莎】的重量遠遠大于一般的箭矢,用普通弓箭很難射出一百米。所以只能用機械弩來發射。

    雖然奧特蘭克的糧食緊缺,但是鋼鐵庫存想當豐富,五百具能將【喀秋莎】射出四百米的重弩正握在國王的鷹犬手中。

    “放!”

    大騎士一聲令下,箭影飛錯。

    片刻後。雷霆轟鳴,城寨飛灰。

    雖然夏拉塔第一時間跳下了圍牆,但是爆炸的沖擊波還是將他震的頭昏腦漲。

    “士兵們,準備迎敵!”

    平衡感的缺失讓夏拉塔站不起身來,獸人督軍胸口沉悶、呼吸不暢。自以為很大聲的呼喊不過如同蚊吟一般。

    “蠢貨們,準備迎敵!”

    恍惚間看到士兵們愣頭愣腦不知所措,夏拉塔心中大怒。奈何越是急迫,越是吶喊,氣息越是不穩。

    “督軍,您說什麼?”

    有機靈的獸人沖上去攙扶夏拉塔,耳朵湊到夏拉塔嘴邊想要听清自家督軍在說什麼。

    夏拉塔一手攙扶著士兵,終于空出一只手重重捶打自己胸口。

    “咳咳!”

    一口濁氣吐出,夏拉塔深深吸了一大口塵土彌漫的空氣,渾身說不出的舒坦。

    “列隊迎敵!”

    巨大的吼叫聲震破了夏拉塔身邊可憐蟲的耳膜。然而夏拉塔已經沒有心思關心是不是恩將仇報的問題了,因為人類的騎兵已經沖上了高地。

    縱然【喀秋莎】爆炸的威力將山道炸的崎嶇不平,但是常年奔跑在奧特蘭克山區碎石曠野的馬兒可不會被這種程度的地形磕壞馬蹄。

    “你們還有多少人,一千?兩千?還是三千?是什麼給你們勇氣在奧特蘭克的土地上猖狂!”

    尚格雯婕沖進獸人之中,巨大的三頭連枷劃出半圓,掃飛了面前的獸人,放出了異常囂張的話語。

    而尚格雯婕背後,是如浪潮般不斷涌入的奧特蘭克騎兵。

    “你的對手是我,渣滓,榮幸吧。死在我的手下是你的光榮!”

    尚格雯婕擲出連枷阻止了夏拉塔試圖利用側身而過的機會橫斬一個奧特蘭克騎兵的動作。

    然後,女騎士翻身下馬,拔出雙手斬劍,一步步走向獸人的督軍。

    “不勝利。毋寧死!”

    夏拉塔的戰吼激發了獸人的血性,獸人們自發的組成戰陣試圖對抗奧特蘭克的騎兵。

    “那就去死吧!”

    戰爭進行了一年多,無論獸人還是人類多少都能听懂一些對方的語言,大騎士尚格雯婕發出了預告勝利的宣言。

    從地面看,黑夜尚未退卻。

    但是在三百米的高空望去,天際線已經發白。

    四十多個粗制濫造的熱氣球距離地獄火發射場已經不足一公里。風勢正順,不過片刻之後就能抵達目的地。

    “卡洛斯陛下,看來您真是眾神的寵兒,深夜奔騎,熱氣球轟炸這麼靠譜的戰術居然都成功了。而且還有聯盟的人馬幫您吸引火力,哈哈,哈哈哈。”

    每一個熱氣球上,都有超過兩百公斤的高爆炸彈,由法師提供火力控制方向,卡洛斯乘坐的這個氣球,是由索拉.碎星者控制。

    雖然擁有高精臉盲癥,但是卡洛斯認為自己已經記住了這個女精靈,因為她是個碎嘴子。

    “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

    卡洛斯淡定裝逼中。

    因為幾乎所有人都反對國王親自領軍,所以卡洛斯只好想辦法混進了熱氣球轟炸大隊。

    如果不是找不到其他願意幫自己隱瞞意圖的法師,卡洛斯打死不會和索拉.碎星者獨處。

    看來烏瑟爾有麻煩了。

    即使在三百米的高空,卡洛斯透過被邪能光芒污染的昏黃天幕依然一眼就看到了如同聖光手電筒一般耀眼的烏瑟爾。

    “給其他人發信號,準備轟炸。”

    卡洛斯說完,索拉.碎星者就用魔法通知其他的熱氣球。

    隨著火力的減小,熱氣球的高度快速下降。

    “您想干什麼?我的大團長?”

    索拉一臉好奇的看著卡洛斯,不解的問道。

    “我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真正的天命之子。”

    卡洛斯隨口開著黃腔。

    “哈?”

    索拉.碎星者完全沒有理解這句話。

    然後在女精靈的詫愕目光中,卡洛斯從兩百米的高空直接跳了下去。

    降落傘避風?

    逼格太低。

    聖光之翼?

    聲勢太小。

    聖盾術?

    正合我意!

    隨著轟隆一聲,忽如其來的煙土彌漫讓激戰中的白銀之手騎士團成員以及獸人都短暫的錯愕了片刻。

    彌漫的塵土中,一個高大的黑影走出了硝煙。

    “你們,听說過一種從天而降的掌法嗎?”

    卡洛斯這次沒有攜帶奧金斧,而是佩戴了一柄更輕的單手劍。

    劍尖朝天,炸彈隨即而至,人類氣勢如虹,獸人驚慌失措。

    “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因為含淚狂笑,索拉.碎星者忘記了拉動開關投下炸彈。

    “越來越中意你了,比老娘當年還要狂,我喜歡!”

    女精靈直接揮劍隔斷了聯結熱氣球和掛籃的繩索,隨著炸彈一同落下,在半空中為自己補了個漂浮術。

    “不!古爾丹大人會殺了我!”

    莫拓勞.高看著大量的原始地獄火被炸成碎石渣滓,痛苦不堪的哀嚎道。

    “不用擔心,古爾丹沒有那個機會了。”

    低頭看著胸口的護符碎成粉末,卡洛斯松了口氣,如同閑庭信步般的走向烏瑟爾,他的不遠處,就是狂奔中的提里奧.弗丁。

    “嗨,老伙計,來盤昆特牌嗎?”

    “哈?”

    見提里奧沒有听懂自己的冷笑話,卡洛斯搖搖頭笑了笑。

    “正義與榮耀,白銀之手!”

    卡洛斯收斂心神,準備將裝逼進行到底。

    【幸運兔腳】︰一個只有三只腳趾的白色腳掌,雖然說名叫兔腳,實際上是一種名為qb的神奇生物的前肢制成的護身符。這個附身符擁有神奇的力量,只要事件可能性不為零,可以通過許願的方式大幅度提高成功率。

    注︰這個護符上有一行微雕的小字————百分之一和百分之九十九並沒有本質的區別。

    因為qb不是自願提供前肢制作護符,所以此護符只能使用三次,因為此護符已經被使用一次,所以特價1998成就點。(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