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37章 一百萬個可能

第637章 一百萬個可能

    nbsp; 如果沒有卡洛斯,埃雷薩拉斯的靈魂井危機該如何解決?

    藍龍。

    實際上,在諸多時間線中,這次埃雷薩拉斯的靈魂井危機並不存在,因為奧秘的守護者瑪法里奧現在還沒有瘋,一直宅在考達拉的家里密切監控著艾澤拉斯的魔網動態。

    實際上托塞德林王子的準備工作並不嚴密,早在一個月之前,藍龍王便發現了菲拉斯魔網能量的異常,並發出命令要求艾索雷葛斯立刻前往菲拉斯進行調查。

    需要說明的是一直在艾薩拉廢墟遺跡附近活動的艾索雷葛斯可不是卡雷苟斯那樣的戰五渣。

    作為新生代藍龍的標桿之一,艾索雷葛斯是奧秘守護者之一。

    雖然凡人世界對于藍龍的生態習性社會結構組成一知半解,但是不管是達拉然還是銀月城,甚至是當年的卡多雷精靈帝國,都對于奧秘守護者這個頭餃不陌生。

    它們是魔法的看守者,是瑪里苟斯意志的代行者,是藍龍軍團中的佼佼者,任何一位藍龍軍團的奧秘守護者,皆有著讓安東尼達斯跪下叫爸爸的實力。

    雖然把尊敬的安東尼達斯大法師拎出來充當戰斗力單位有些不尊敬,但是這就是奧秘守護者的實力。

    艾索雷葛斯作為成年藍龍,從艾薩拉趕往菲拉斯,不需要太長的時間,十天足矣。

    也就是說如果它順利的前往菲拉斯,以艾索雷葛斯的魔法造詣,悄無聲息的的破壞托塞德林的靈魂之井計劃其實soeasy。

    這也是為什麼眾多時間線當中根本不存在這次靈魂之井危機的原因。

    因為藍龍將危機在爆發之前便扼殺了。

    但是,這一次,艾索雷葛斯的旅途並不順利。

    他被青銅龍擋在了貧瘠之地,一步不得跨越十字路口。

    即使他是奧秘守護者,是成年藍龍中的佼佼者,在復數位的青銅龍面前,依然沒有勝算。

    甚至連逃脫也辦不到。

    “為什麼要阻擋我?”

    “你累了,在這里休息片刻吧。”

    青銅龍似乎並沒有動武的打算,只是單純的將艾索雷葛斯困在那里。

    明白青銅龍是什麼尿性的艾索雷葛斯也放棄了刨根問底的無用功,耐心的休整。

    然後,這片刻的休息便是二十二晝夜無聊的對峙。

    接著,似乎卡著時間趕場的青銅龍一言不發的離開,心急如焚的艾索雷葛斯全力趕往菲拉斯,卻已經無力阻止事態的惡化。

    埃雷薩拉斯古城下,巨大的能量漩渦已經成型,洶涌澎湃的能量如同夏日正午灼熱的陽光般刺痛著奧秘守護者的神經。

    事件大條了……

    “卡洛斯陛下,有條藍龍想要見您。”

    似乎是最近的經歷太過離奇,卡洛斯身邊的衛兵對于這些強大的存在產生了怠慢的心理。

    看,藍龍耶……大概就是這樣的語氣。

    距離逃離托塞德林的鏡子世界已經整整四十八個小時,四位博學者兩死一重傷,基爾達斯在打開離開鏡子世界的通路後也陷入了深沉的昏迷。

    這對卡洛斯來講是一個難言的抉擇。

    因為他在觸踫靈魂之井後,真實的站在了凡人與半神的境界線上。

    那是世界本身的選擇,是超越凡人的不朽,是永恆的桎梏與束縛。

    攀爬象牙塔的過程,極具象征意味,奎爾塞拉與靈魂之井的聯系遠比卡洛斯想象的緊密。

    握著這柄忠誠于勇氣的上層精靈之刃,卡洛斯艱難的登頂,這本身就是升華之道。

    不需要其他強大的存在進行引導,卡洛斯自然而然的明白,靈魂之井是危險也是機遇,只要他願意,超凡入聖就是一瞬間的事情。

    但是代價呢?

    反復的衡量利弊得失,在糾結與猶豫中,卡洛斯同意了哈繆爾.符文圖騰離開埃雷薩拉斯去尋找塞納留斯的建議,幾乎毫無作為的枯等了兩日。

    “您好,尊敬的奧特蘭克之王,我是艾索雷葛斯。”

    奧秘的守護者變化的人型是擁有著一雙挺拔龍角的暗夜精靈造型,卻擁有著白皙的皮膚,詭異的造型。

    “我似乎並不值得您將姿態放的這麼低,說明來意吧。”

    “不,您值得。即使不提您對吾王的幫助,僅僅是您在埃雷薩拉斯的努力,便挽救了整個世界。”

    “將我捧得這麼高,無非有所求,說吧,看看是不是我能接受的條件。”

    卡洛斯有些生硬的言辭令艾索雷葛斯有些意外,更多的是困惑。

    “這不是吹捧,就在那里,巨大且洶涌澎湃的力量正在不斷的匯聚,並且那股力量中,還醞釀著更加可怕的存在。如果任由它爆發,這是不啻于當初永恆之井大爆炸的災害,是您的努力彌補了我的過失。請接收我的贊譽與歉意,我來晚了。”

    艾索雷葛斯彎腰低頭行了一禮。

    “哦  ,有意思,繼續說,我愛听。”

    卡洛斯發出嘲諷的聲音,言語中的惡意沒有絲毫隱藏的意思。

    你來晚了?

    呵呵。

    這其中有問題。

    艾索雷葛斯察覺到了,他與卡洛斯的這次見面不對勁,即使不考慮自己藍龍的身份,對于能夠提供幫助的強援,任何的正常人都不會是這種態度。

    “實際上,是您延緩了……嗯,靈魂之井,你們是這麼稱呼它的吧。是您延緩了靈魂之井的爆發。”

    “我不會領取什麼並不存在的功績,你的恭維就免了吧。”

    卡洛斯的態度有所好轉,但是依然生冷。

    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會如此,明明應該熱情的籠絡眼前的藍龍,為什麼自己會如此的憤恨不平?

    “實際上……我需要一點時間進行更多的調查,不知道陛下是否能夠給予我一些便利。”

    艾索雷葛斯本來想解釋一下,但是最終沒有說出口。

    “可以。”

    卡洛斯爽快的答應。

    “對了,不知道您與青銅龍是否有過節?”

    最終,艾索雷葛斯還是沒有忍住,側面提問,似乎想要印證什麼。

    “你知道克羅米嗎?”

    卡洛斯露出了操蛋的笑容。

    “額……”

    艾索雷葛斯失去了交談的興趣。

    並不融洽的會面後,藍龍開始針對靈魂之井進行調查,而卡洛斯繼續陷入神游狀態。

    他迫切的想要回憶起自己到底忘記了什麼。

    因為內心深處,這似乎是比晉升半神更加重要的事情。